我和白老师此外举了一下手,动作差不多完全一致,有点儿像纳粹军人行军礼。调度指挥是个头顶秃亮的中年人男人,他向我们挥了一下手,让工作人员赶快更换过舞台背景,让灯光和音乐也赶快准备好调度是个头顶秃亮的中年男人,他向我们挥了一下手,让工作人员赶快更换舞台背景,让灯光和音乐也赶紧准备。。...

我和白老师同时举了一下手,动作差不多一致,有点像纳粹军人敬礼。

调度是个头顶秃亮的中年男人,他向我们挥了一下手,让工作人员赶快更换舞台背景,让灯光和音乐也赶紧准备。

开始上场了,大幕拉开,音乐响起,白老师先是拥抱了我一下,然后鼓励我上场。我抖擞精神,先一个人出场,在舞台上来回走动,寻找天鹅的踪影。接着和白老师也出场了,立起脚尖,挥动柔软的双臂,像是天鹅一样降落在湖面上,静静地栖息在那里;我走过去拉着她的双手,把她扶起来,开始了我们的表演。

开始上场前我还有些紧张,可一旦出场之后,就进入了状态,因为已经没了任何余地,只有全力以赴完成演出。

几分钟的演出结束之后,台下响起了掌声,我如释重负,知道第一次的演出获得了成功,至少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接下来就是我和白老师一起谢幕,她迈着优美的舞步上去,向观众款款地施礼;台下掌声更加激烈了;她的脸上也出现了如释重负的笑容,然后牵着我的手,轻盈地从舞台上下来。

掌声依然在响着,我和她到了后台,两个人庆贺似地互相拥抱了一下。有演员过来向我们祝贺,我们礼貌地致谢,然后回后面休息室里去。

这时候,魏团长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了出来,他笑着对我和白老师说,“不错,真不错!”他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小伙子,你跳得不错啊!”

然后他又和我握手,朝我伸出大拇指。

我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白老师笑着对魏团长说,“是啊,我和小河合作起来挺顺手的,才认识几个小时就可以上台,的确是不错。”

魏团长笑着说,“这样我就放心了,小白啊,你很厉害啊,这么快就找到了一个合格的舞伴,演出成功,算是为团里立了一功。”

白老师问,“立了功有奖金没有啊?”

魏团长笑着说,“一开口就要奖金,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团里很困难,不然也不会让你们到这里来演出了。”

白老师笑着说,“你们这些当领导的,就知道哭穷!”说完就拉着我离开。

魏团长朝着旁边看热闹的人笑了,手指头把白老师点着,怪声怪气地说,“看见了吧,一开口就要钱,这年头,领导难当不是?”

大家都笑了,然后就都走开。

我跟着白老师到了休息室里,她拿了个饮料打开给我,我接过来喝了一些交给她,她也喝了一些又还给我,我接过来都喝了,完了坐在那里休息。

她也坐下来休息着。她那五五分的发型很漂亮,给人的感觉活泼而又妩媚,带着几分高贵和优雅,特别是她坐在那里,两条长腿搭在一起,穿着舞鞋的脚尖下垂着,不但显得腿特别的长,而且姿态特别的优雅迷人。我就把她欣赏着。

她看见我看着她,就略带羞涩地朝我笑了一下。

我有点不好意思,为了掩饰自己,就没话找话地问她,“老师,你原先的舞伴受了伤,这个节目取消不就行了么,为什么一定要急着找人替代呢?”

她说,“歌舞团和剧院是有合同的,如果单方面取消节目,就会带来经济上的损失,他们会要求违约赔偿。”

“原来是这样啊。”我说完又问,“你原来的舞伴是怎么出的车祸呢?”

她见我问这个,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想了一下之后才说,“他骑自行车,在晚上演出完了回去的路上,被车撞了。”

“哦,那撞他的人呢?”

“警方正在找。”

“他不知道是谁撞了他的么?”

“他说,撞他的车是从后面来的,又是晚上,他没有看清。”

我“哦”了一下不再说什么了。

我本来是随便说的,没想到她听了之后却有点震动的样子,眉头拧了起来,好像在努力地思考着什么,在休息室里走来走去,有点心神不宁的样子。

我看见她这样,就有点奇怪地看着她,心里充满了疑惑。莫非那个赵云和出车祸,里面有什么隐情?休息室里人比较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也不好再问她什么。

等到十点一刻,整台演出结束之后,我和白老师就同大家一起去进行集体谢幕。

谢完幕之后,今天的演出就结束了,大家都开始卸妆准备离开。

我和白老师也卸了妆,换了衣服,然后到外面上了她的车,她开车送我回学校。

我在车里对她说,“白老师,我家住在花园小区,你送我去那里吧。”

她有点意外,“你不是住校生么?”

“我在学校有宿舍,但大部分时间都回家住,今天又是周末。”

她就不再去学校了,开车朝着花园小区方向而去。看得出她对这个城市很熟悉。

她把我送到小区门口之后停下车,看了一下表对我说,“明天晚上晚饭后八点,我开车来接你。对了,你有手机么,把号码给我。”

第2章 美妇

2020-11-22

第3章 斗富

2020-11-22

第5章 调侃

2020-11-22

第12章 逗比

2020-11-22

书评(252)

我要评论
  • 最近,&不肯罢

    最近,全班同学都知道黑崽这家伙在追小雨,虽然小雨见了他就躲,可他却不肯罢休,死缠烂打,纠缠不休,大有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架势。

  • 小雨说&呢,反

    小雨说,“我才不要你的钱呢,反正我不会和你交什么朋友。”说完又要走,但被那些烂仔拦住了。

  • 小雨一&出去,

    小雨一听这话转身就走,那些烂仔把她拦着,她侧身用肩膀冲开了一个缺口出去,但马上就又被围住了。

  • 的额头&的鼻尖

    小雨真是可爱,饱满的额头,头发是麻栗色的,眼睛有点蓝褐色,皮肤白得像鲜奶,翘翘的鼻尖,小小的嘴巴,一副文静秀气,活泼烂漫的样子,一看就是个混血儿,是我们芭蕾班的班花,舞蹈系的系花,也是校花。

  • ,这个&家不知

    我有些恼火,奶奶的,这个土包子,他老子当了个官,老娘有了点钱,就一副暴发户的摸样,到处张扬显摆,生怕人家不知道他有钱,这还不过就是个副厅长,要是当了省长部长什么的,那可怎么得了!

  • 中间,&要哭的

    几个烂仔把小雨围在中间,看见小雨急得要哭的样子,他们都有些得意起来。一个烂仔说,“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 小雨一&看见黑

    果然,小雨一看见黑崽,立刻就脸色有点发白,低着头快步走着要离开。

  • 自从见&就一个

    黑崽说,“我真的喜欢你,自从见了你之后,我就一个女人也看不上了,就是想和你好,你要是不答应,那我就:”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翻转着眼睛想了一下之后又说,“我就先杀了你,然后我再自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