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个子高,多几斤没有关系,丰腴一点儿或许更很好看。”“那样你就托起不动了。”“几斤的重量算什么,多点少点都觉得将近。”“赵云和就不行啊。”“你的那个舞伴么,他看上来“那样你就托举不动了。”。...

“你个子高,多几斤没有关系,丰满一点也许更好看。”

“那样你就托举不动了。”

“几斤的重量算什么,多点少点都感觉不到。”

“赵云和就不行。”

“你的那个舞伴么,他看上去挺强壮的,怎么会不行呢?”

“他看上去强壮,骨头架子大,但力量并不好,托举我都吃力,还比不了你呢,你看上去单薄瘦弱的样子,可力量很好。”

我有点好笑,“我还单薄瘦弱啊,我一百三十多斤,比你多出差不多四十斤呢!”

她笑着说,“反正你还没有长大。”

“人的大小不能光看生理年龄,还要看心理年龄。”

她笑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我继续用力给她扳着,片刻她额头上就出汗了,却依然坚持着。

我问她,“换条腿么?”

她“嗯”了一声。

我就把她这条腿松开,她扶着我的胳膊把这条已经有点麻木的腿甩了几下,活动好了之后,又抱住我的腰,把另外一条腿朝后抬起来。我双手给她扳住,慢慢地用力,感觉已经到了极限,就停下来稳定住,同时观察她的表情,看看她是不是会感觉到疼痛。

她把我的腰抱得紧紧的,眉头皱了一下,却又笑了,喘着气说,“很好,就这样。”

我笑着说,“其实,你的软度已经很好了。”

她说,“可必须每天坚持练一会,不然保持不住,会慢慢退步。”

“那个赵云和会帮你练么?”

“开始有的,可他很笨,我不喜欢,宁可自己一个人练,也不用他帮。”

我不由得笑了,她一说到那个姓赵的就会贬低,看不起他的样子,这让我很开心。

我看了看周围,很多演员都在进行演出前的准备,有的在热身,有的在化妆,显得忙碌而又有序,没有人留意我们的存在。

因为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她的头就在我的嘴巴跟前,我就忍不住在她润白的脑门上亲吻了一下。

她先是笑了一下,马上就做出不悦的表情说,“练功的时候不可以这样。”

“为什么?”我笑着问。

“因为这是在工作,人总得敬业对不对?”

我不再和她说笑了,认真地帮她扳了一会,然后停下来,她又活动了一下,然后我们又开始做旋转练习。我扶着她原地旋转了片刻,又做了几次托举大跳,我发现她的力量很好,大跳的时候跳得很高,很有力,而且落地的稳定性很好。记得以前我和班上女生排练这段双人舞的时候,一些女生的大跳就达不到要求,亚欣最好,刚健有力;小雨就比较轻飘。男生里面能做好旋转跳跃的也就五六个,大部分都达不到要求,大鼻子就更是差劲,经常被老师骂。

接下来,我又扶着她做了几个单腿向前跳跃动作,这个动作有点像蜻蜓点水,完了之后把她托举起来,要求一下子就举得高高的,动作连贯流畅。一连试了几次都没有问题,我们就停下来。

她依然和以前那样笑着夸奖我说,“小河,你真的很棒!”完了依然亲我一下,但都是亲脸颊或者脑门,还有腮帮这些地方,从来不亲嘴唇。显然,这是一种礼节性的,赞赏性质的亲吻,与爱情无关。

被她亲过之后,我笑了一下。这个漂亮的女人,真是聪慧可爱,和她在一起,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让人心情愉快。

这时候演出开始了,舞台调度让大家都到舞台上去集体亮相,我和白老师也到舞台上去,大家开始站位置,我和白老师站在了大家后面,白老师对我说,“马上开幕了,小河,来,把我托举起来。”

我一手托住她的胯部,一手托住她一条大腿下面,一用力把她高高地托举起来;她在空中抬起双臂昂首挺胸,摆出一个优美的造型,像是一只飞翔的天鹅。就在这时,大幕拉开了,演员们都向观众行礼,聚光灯照得人睁不开眼睛。

台下一片掌声。

我一动不动地把白老师高高地托举着,坚持了片刻之后,大幕又徐徐合上,我这才把她放下来,她对我笑了一下,然后我们和大家一起到后面去准备。

开始的节目是走秀,歌舞,杂技这些,下面就要轮到我和白老师上场了。我们抓紧时间又排练了一下,同时也是热身。

我悄悄朝观众席上看了一下,观众来了好多,我不由得有点紧张。以前,我曾经参加过多次演出,但大部分都是汇报演出和公益晚会,像今天这样的商业演出,还是第一次。

白老师看出来我的紧张,她就扶着我的胳膊轻轻地对我说,“完全没有必要紧张,不过是一次普通的演出而已,你很棒,不会有任何问题的,要相信自己有足够的实力。”

她这么一说,我反而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学演出的,无论舞蹈,戏剧,还是别的类型的表演,最基本的就是克服怯场,你学的就是这些,就是为了演给人看,干嘛还要怯场呢?在她的鼓励和安慰下,我做了一个深呼吸,让自己安定下来。

这时舞台调度向我们说,“天鹅湖双人舞,该你们了,准备好了么?”

第2章 美妇

2020-11-22

第3章 斗富

2020-11-22

第5章 调侃

2020-11-22

第12章 逗比

2020-11-22

书评(147)

我要评论
  • 听这话&走,那

    小雨一听这话转身就走,那些烂仔把她拦着,她侧身用肩膀冲开了一个缺口出去,但马上就又被围住了。

  • 不起,&些烂仔

    小雨怯怯地说,“对不起,我要回去做功课。”说完就要离开。但那些烂仔把她拦住了。

  • 看见黑&崽,立

    果然,小雨一看见黑崽,立刻就脸色有点发白,低着头快步走着要离开。

  • 了,就&这里停

    黑崽说,“我真的喜欢你,自从见了你之后,我就一个女人也看不上了,就是想和你好,你要是不答应,那我就:”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翻转着眼睛想了一下之后又说,“我就先杀了你,然后我再自杀!”

  • 这里,&子就静

    看见黑崽领着人等在这里,全班同学一下子就静了下来,目光都投向了小雨。

  • 出一叠&你的了

    黑崽说,“你不是那天已经告过了老师了么,这种事学校又不管,告了有又什么用呢?”说着拿出一叠钞票来,在手里拍打着,有点炫耀的样子,“今天你给个面子,和我一起去吃饭,这些钱就都是你的了。”

  • 蜂涌出&了教室

    刚刚下课的时候,我们全部同学如得了大赦一般,一窝蜂涌出了教室,一到外面,就看见黑崽领着几个烂仔站在那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