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懒得说理睬他们,洗完后出擦干净了,穿起衣服去食堂吃饭时。路上遇上亚欣,她也是刚洗了澡出,我们一同走着,她说,“真非常讨厌,凭什么姓白的不找别人,非要找你啊?”看路上遇到亚欣,她也是刚刚洗了澡出来,我们一起走着,她说,“真讨厌,凭什么姓白的不找别人,非要找你啊?”。...

我懒得理会他们,洗完之后出来擦干了,穿上衣服去食堂吃饭。

路上遇到亚欣,她也是刚刚洗了澡出来,我们一起走着,她说,“真讨厌,凭什么姓白的不找别人,非要找你啊?”

看到她这样有点忿忿不平的样子,我不由得好笑,故意得意洋洋地说,“这说明了我的与众不同,出类拔萃啊。”

亚欣笑着鄙视了我一下说,“抱屁股上楼,你就自己抬自己吧,小心爬的高,摔得重!”

我说,“你就损我吧,反正大家都知道你嘴巴厉害。”

亚欣也笑了,她说,“不如我和你一起上台,说不定比她演得好呢!”

我说,“放心吧,以后上台演出的机会多了去。”

她说,“我看见你和别人跳舞不舒服,要跳舞也应该我和你一起跳。”

看到她拈酸吃醋的样子,我笑了一下,宽慰她说,“白老师找我也是临时应急,等过了这几天,等她的舞伴骨头长好了就好了。”

说话间已经到了分手的地方。亚欣家在本市,平时住校,周末家里的车来接她回家。现在,她家的车已经和平时一样,在学校外面等她了。她和我挥手再见之后,就去外面上了车走了。

但接她的只是一辆普通的奥迪A4,并不是那天看见的豪车。

我朝着学校食堂走去,到了里面,全校各个系的学生都在这个时候来吃饭,所以人很多,大家都在排队。我看到大鼻子站在那里,就过去站在他后面,同时在他后脑勺上弹了一下。他朝我笑了,还给我一个脑门。我们都笑着。

我和大鼻子用快餐盘打了饭菜之后,端到桌子上去吃。

大鼻子说,“小河,今天是周末,我们一会我们去网吧,玩个通宵好不好?”

“今天不能去了。”说话的时候,我看见了那边,柳老师和白老师也打了饭菜在那桌子上吃着。

没想到白老师这时候也在看我,两个人目光相遇,她就朝我笑了一下,小小地挥了一下手,算是和我打了招呼。

我也朝她笑了笑,然后继续吃饭。

说实话,白老师真的很漂亮,明眸皓齿,天生丽质,称得上花容月貌,是那种回头率特别高的女人,周围的吃饭的人都有意无意地多看她两眼。

大鼻子也把白老师看了一下,然后他低声地“哇”了一下,“真的是大美女呢,小河,你有艳福了!”

这家伙又开始胡说八道了,我赶紧说他,“又来了,吃你的吧!”

周围的人都转过头看我们。大鼻子吐了一下舌头,就不再说话了。但他吃了片刻之后又忍不住笑着低声说,“小河,这女人挑你给她做舞伴,送上来的桃花运,你要是搞不到她,就太没用了。”

“你又在胡说了。”我鄙视他一下,“当逗比有什么意思?”

“逗比”是现在一个新词,就是逗乐的傻比的的意思。

他“嘿嘿”一笑,继续吃饭,不再多嘴了。

但他的话却让我心动起来,白老师不但这样漂亮,气质也很好,是我喜欢的类型,称得上是极品,一想到马上要和她搭档跳舞了,我不由得暗自高兴,心里有点痒痒的。

吃完饭之后,大鼻子就和二椅子,三麻子,胡子他们一起走了。周末了,去泡网吧的人很多,要早点去,不然没有位置了。

我回了一趟宿舍,然后出来在学校门口等白老师。

很快白老师和柳老师两个人就从里面出来了,她们一边走一边在说话。

白老师说,“第一次吃你们学校食堂的饭,还挺不错的!”

柳老师笑着说,“我们艺校也算是贵族学校了,当然了。”

这时候白老师看见了我,就笑着说,“小河,我们走吧。”说着她就拉住了我的手,回头又对柳老师说,“我们先走了,美莉姐,有空了去我那里啊。”

柳老师说,“好的,你们去吧,再见!”

我和白老师一起和柳老师告别,然后朝学校外面走去。柳老师回她宿舍去了。

柳老师原先也是芭蕾舞演员,舞台上跳了几年,退出后来到艺校任教,虽然她没有白老师这样花容月貌,但也绝对是个美女,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据我所知,在艺校里就有一些男生暗恋她,其中就包括大鼻子,差不多就是大众情人。

白老师拉着我的手,领着我朝学校外面走着。她的手白白的,软软的,柔滑细腻,我心里有点痒痒起来,有触电的感觉,这让我有点吃惊。但白老师这样拉着我的手,是那样随意,就像姐姐领着弟弟一样亲切自然,而我却反应过敏,这不是丢人现眼么?我有点羞愧起来。

第2章 美妇

2020-11-22

第3章 斗富

2020-11-22

第5章 调侃

2020-11-22

第12章 逗比

2020-11-22

书评(92)

我要评论
  • 他们说&这样,

    小雨走不掉就急得对他们说,“你们这样不对的,没有强迫和人交朋友的,你们再这样,我就告老师。”

  • ,一窝&外面,

    刚刚下课的时候,我们全部同学如得了大赦一般,一窝蜂涌出了教室,一到外面,就看见黑崽领着几个烂仔站在那里。

  • 意起来&烂仔说

    几个烂仔把小雨围在中间,看见小雨急得要哭的样子,他们都有些得意起来。一个烂仔说,“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 ,“我&而已。

    黑崽走到小雨跟前说,“我又没有说一定要交男朋友,就是请你一起吃饭,说说话,玩玩而已。”

  • 小雨真&花,舞

    小雨真是可爱,饱满的额头,头发是麻栗色的,眼睛有点蓝褐色,皮肤白得像鲜奶,翘翘的鼻尖,小小的嘴巴,一副文静秀气,活泼烂漫的样子,一看就是个混血儿,是我们芭蕾班的班花,舞蹈系的系花,也是校花。

  • 崽,立&开。

    果然,小雨一看见黑崽,立刻就脸色有点发白,低着头快步走着要离开。

  • 了,就&他说到

    黑崽说,“我真的喜欢你,自从见了你之后,我就一个女人也看不上了,就是想和你好,你要是不答应,那我就:”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翻转着眼睛想了一下之后又说,“我就先杀了你,然后我再自杀!”

  • &”

    小雨被这些烂仔拦住走不掉,不由得有些害怕,她说,“对不起,我已经说过了,我现在不交男朋友。”

  • &一出手

    看到这种情况,我就不敢轻举妄动,我知道我不是武功高手,不能像武打片的的英雄,以一当十,有盖世神功,可以一出手就把众多对手打得屁滚尿流,我只有咬牙含恨,把这些家伙看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