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又发回来一句,“我想和你好。”这丫头怎么一点儿不含蓄内敛,这么直截了当的,倒让我些许很紧张了一下,我只得直接回复她说,“妈妈说了,好好的去学习,整天向下,读书学习期间,不找对象。这丫头怎么一点不含蓄,这么直截了当的,倒让我些微紧张了一下,我只好回复她说,“妈妈说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读书期间,不找对象。”。...

她又发过来一句,“我想和你好。”

这丫头怎么一点不含蓄,这么直截了当的,倒让我些微紧张了一下,我只好回复她说,“妈妈说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读书期间,不找对象。”

“哈哈,说得挺顺口的。”她显然乐了。

我没有再回复她。

她又发过来一句,“我真的喜欢你。”

我回复她说,“你的喜欢是我无法承受的重。”

“为什么?”

“因为我还没有做好对谁负责任的准备。”

“为什么?”

“我贪玩。”

“没关系啊,我也一样。”

“对不起,我要玩游戏了。”发完这句话之后我把手机放下了。其实我没有想要玩游戏,这么说不过是个借口而已。

在班上,不光是亚欣,钱小玲喜欢我,另外还有几个女生也表示过喜欢我,可我都假装不知道,这倒不是因为我多么有魅力,而是班上男女生不成比例,男生不到三分之一。学跳舞的,女生永远比男生多,所以男生比较抢手,别的男生也同样同时有几个女生追。

过了一会我拿起手机看,钱小玲刚刚在短信上问我,“你玩的什么游戏?”

但我没有回答她。

我想到了小雨,她从来都不会给我发短信,也没有打过电话,都是在课堂上和舞蹈室里见面,我们之间也从来没有向对方表示过什么,可两个人在一起就是很亲密,很纯洁,也很自然,没有任何同学关系之外的东西。

亚欣说她恨我,那就让她恨吧,钱小玲说她喜欢我,那就让她喜欢吧,我不想,不问,不解释,不负责。但在舞蹈课上,该一起跳舞就一起跳舞,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即使不是恋人,也还是同学,也还是舞伴。没有爱情,也有友情。

亚欣和钱小玲都不再主动和我说话,除了偶然一起跳舞,平时并不走近,毕竟,她们有她们的自尊。

在我看来,这样也许更好,免去了很多麻烦,毕竟,被人喜欢也并不是什么好事。

这天,在舞蹈教室里,我们全部同学在一起练功,柳老师带了一个女人来。这个女人穿着一件黑色连衣裙,长发垂在胸前,修长的身材,长长的腿,看上去苗条柔软,她坐在那里看我们训练的时候,双腿合在一起,一双黑色皮凉鞋,脚背很优美地下垂着,姿态特别的优雅,是那种女神级别的美女。我觉得她有点面熟,却一时想不起来。

这时候,我前面的大鼻子,一边做着擦地练习,一边低声问我,“小河,那女的是谁?”

我还没有开口,我后面的邓平平就开口说,“就是歌舞团那个跳芭蕾的,叫白茹蕙,上次晚会不是有她么?”

经邓平平这么一说,我马上想了起来,那是春节晚会,白茹蕙和她的男搭档舞伴表演了一段“艾丝美拉达”双人舞。

大鼻子说,“原来是大明星啊,她来干什么?”

这个问题谁也回答不了,就没有人吭声,这时候柳老师走过来说,“不要说话,注意力集中。”

我们就都专心练功,不再私下里议论了。

全班三十几个女生,十几个男生,在钢琴声中把杆擦地。舞蹈室是美女集中的地方,美女如云,美腿如林,女生们生都穿着上黑下白的紧身衣,个个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个个当真是如花似玉。帅哥靓女,舞蹈室里荡漾着青春的气息。

训练结束之后,大家开始自由活动,柳老师让大家各自进行针对性的训练,然后她把我和亚欣叫到一起,让我们两个排练天鹅湖里面的四幕双人舞。

我和亚欣一起排练的时候,那个白茹蕙也走过来站在柳老师旁边看着我们。

柳老师一边看我们排练,一边低声对白茹蕙说,“全班所有的学生里面,这两个同学是跳得最好的,男孩子叫李小河。”

白茹蕙看着我说,“看上去外形不错,托举怎么样?”

柳老师说,“小河我知道的,力量还是很好,可以和女生完成托举动作,亚欣的身高体重都超过你,托举你也应该没有问题。”

听了柳老师的话之后,白茹蕙点了点头,很认真地看我们排练。小雨和大家都在旁边看着我们,舞蹈室里很安静。

我听见了柳老师对白茹蕙说的话,我就有点明白了,好像这个白茹蕙是来找舞伴的,她担心我能不能把她托举起来。

听到柳老师这样夸奖我,我不由得心里美滋滋的。

这段四幕双人舞表现的是公主奥杰塔和王子在湖畔互诉衷曲,缠绵爱慕的情景,很有名,难度也比较大。已经排练过许多次的我们,对这段双人舞已经非常熟悉,配合也很默契,排练起来很轻松。

做拥抱动作的时候,我和亚欣目光相对,当着老师的面拥抱,两个人都有点不好意思,就无声地笑了。但亚欣脸上的羞涩一现即逝,马上就变得高傲起来,动作依然优美,表情却冷若冰霜。

这段双人舞只有五六分钟,排练完了之后,我和亚欣停了下来。亚欣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柳老师这时候就对白茹蕙说,“茹蕙,你看这学生行么?”

第2章 美妇

2020-11-22

第3章 斗富

2020-11-22

第5章 调侃

2020-11-22

第12章 逗比

2020-11-22

书评(152)

我要评论
  • 说说话&,玩玩

    黑崽走到小雨跟前说,“我又没有说一定要交男朋友,就是请你一起吃饭,说说话,玩玩而已。”

  • 全班同&都投向

    看见黑崽领着人等在这里,全班同学一下子就静了下来,目光都投向了小雨。

  • 休,死&心不死

    最近,全班同学都知道黑崽这家伙在追小雨,虽然小雨见了他就躲,可他却不肯罢休,死缠烂打,纠缠不休,大有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架势。

  • 小雨说&又要走

    小雨说,“我才不要你的钱呢,反正我不会和你交什么朋友。”说完又要走,但被那些烂仔拦住了。

  • 侧身用&就又被

    小雨一听这话转身就走,那些烂仔把她拦着,她侧身用肩膀冲开了一个缺口出去,但马上就又被围住了。

  • 低着头&快步走

    果然,小雨一看见黑崽,立刻就脸色有点发白,低着头快步走着要离开。

  • 生怕人&,要是

    我有些恼火,奶奶的,这个土包子,他老子当了个官,老娘有了点钱,就一副暴发户的摸样,到处张扬显摆,生怕人家不知道他有钱,这还不过就是个副厅长,要是当了省长部长什么的,那可怎么得了!

  • 自从见&他说到

    黑崽说,“我真的喜欢你,自从见了你之后,我就一个女人也看不上了,就是想和你好,你要是不答应,那我就:”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翻转着眼睛想了一下之后又说,“我就先杀了你,然后我再自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