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欣笑了一下,欣然同意地伸出手手来放到我手心里。我领着她走到舞蹈室中间面对面站着,接着我双手扶着她骨盆两边,一用劲就把她高高地托起出来。她被我这样托起出来后,就把身我就也对她笑了一下,就这样静止着,坚持把她托举在空中。这个动作是《吉赛尔》双人舞里面的一个造型,很有名,也很美丽。。...

亚欣笑了一下,欣然地伸出手来放在我手心里。我领着她走到舞蹈室中间面对面站着,然后我双手扶着她骨盆两边,一用力就把她高高地托举起来。她被我这样托举起来之后,就把身体绷直了,两个胳膊抬起来。这时候的亚欣,很安静,也很温柔,低下头看着我,无声地笑了。

我就也对她笑了一下,就这样静止着,坚持把她托举在空中。这个动作是《吉赛尔》双人舞里面的一个造型,很有名,也很美丽。

这时候大家都静静地看着我和亚欣训练,没有人再说话了,舞蹈室里安静了下来。平时舞蹈室里都比较喧闹,充斥着一股浮躁之气,只有在安静下来之后,才让人感觉到宁静的美丽。

我一个动作把亚欣托举了一会之后,就又换了个方式继续托举,我双手抓住她后腰,把她高高地举起,她身体弯过来配合着我,开始我是双手托举她,在找到了平衡点之后,我移开了一只手,只用另一只手托举着她,安静下来,尽量多坚持一会,然后又换成另外一只手,继续托举着。这时候我们的动作,与其说是在做芭蕾舞的托举基本功训练,不如说是在练习高难度的杂技。

这时候柳老师来了,她看到我们在训练,就走过来在旁边看着我们,好随时进行指导,过了片刻,她看到完全可以做得很好,就笑了一下,走到旁边去坐了下来,和大家一起看着我们。

接下来,我又换了个方式,一手托住亚欣的胯部,一手托住她一条大腿,高高地把她举在空中,她展开了修长柔软的双臂,像是一只翩翩的惊鸿,随时都要飞走。

这时候柳老师对亚欣说,“亚欣,头要抬起来,放松,目光随着胳膊投向无限的远方,那里有美妙的景色,这样气质就出来了。”

亚欣按照柳老师的话,抬起胳膊看着远方,似乎看到了美丽的景色,果然就有了一种优雅而又迷人的气质流露出来。

这样坚持了片刻之后,我和亚欣又换了个姿势,我一手托住她的臀下,一个抓住她一个脚腕保持着平衡,像是打旗一样把她直立着托举在空中。这是《斯巴达克斯》里面一段双人舞中的动作造型,有点难度,需要有良好的力量和平衡能力,还要配合默契。

我们做这个动作的时候,柳老师明显有点不放心,就让两个男生过来保护我们,避免失去平衡掉下来受伤。但我们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那两个男生又回去了。

就这样,我和亚欣一起训练着,等到结束的时候,我已经出汗了。托举一个近百斤的舞伴做这么多高难度动作,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小雨跑过来把毛巾递给我,我擦了擦汗之后,向亚欣礼貌地点了点头,然后走到一边去坐下来休息。亚欣也到一边去拿了饮料喝着。

柳老师走过来笑着对我说,“小河,你的力量越来越好了,进步很多。”

小雨说,“那当然了,小河一直都是最棒的。”

她说这话的时候,并不怕别的男生听到了妒忌。

而我却世故地笑了一下说,“其实,大家都在进步。”

柳老师说,“你可以走职业演员的路。”

我说,“如果可以,我会。”

柳老师没有再说什么,她加大了声音对大家说,“大家开始训练吧,男女自由组对,练习《天鹅湖》里面的四幕双人舞。”

在柳老师的指挥下,大家开始自由组对,男少女多,男生就有了选择权,各自都找自己喜欢的女生做舞伴。

亚欣朝我走了过来,想继续和我一起练习。

我对她说,“你刚刚训练完,先休息一下吧。”说完我就拉着小雨的手,和她一起走到舞蹈室中间,和那些组对起来的男生女生一起,准备做这段双人舞的练习。

亚欣因为被我婉拒,显得有点别扭的样子,脸上流露出不悦,但她也不好说什么,走到一边去了。

大鼻子走到亚欣跟前对她说,“亚欣,我和你一起跳。”

亚欣看了大鼻子一眼,有点厌烦地说,“你根本就不行!”说完就离开了。显然,她是宁可不跳也不和大鼻子做舞伴。

大鼻子被亚欣拒绝,有点难堪的样子,也有点恼火。

这家伙也真是,刚刚和那些家伙在一起取笑亚欣胸大,现在马上又去找人家跳舞,没心没肺的样子,热脸贴个冷屁股,被拒绝也是活该。

这时候马瑶瑶跑过来对大鼻子说,“赵宝军,我来和你一起跳。”

马瑶瑶的到来让大鼻子摆脱了尴尬,他对马瑶瑶笑了一下,有点感激的样子,拉着马瑶瑶的手一起走到中间,和大家一起跳了起来。

从入学那天起到现在,我们已经整整学了六年多的芭蕾,不合格的淘汰离开了,留下来的都是条件好,能坚持的。六年的时间里,我们慢慢地长大,已经有了扎实的基本功,现在,我们主要就是学习经典舞剧里面的著名舞段,为将来进入舞团成为专业演员做准备。柳老师说,以后我们还会排练完整的舞剧。

第2章 美妇

2020-11-22

第3章 斗富

2020-11-22

第5章 调侃

2020-11-22

第12章 逗比

2020-11-22

书评(433)

我要评论
  • 在追小&不休,

    最近,全班同学都知道黑崽这家伙在追小雨,虽然小雨见了他就躲,可他却不肯罢休,死缠烂打,纠缠不休,大有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架势。

  • &小雨一

    果然,小雨一看见黑崽,立刻就脸色有点发白,低着头快步走着要离开。

  • 种事学&就都是

    黑崽说,“你不是那天已经告过了老师了么,这种事学校又不管,告了有又什么用呢?”说着拿出一叠钞票来,在手里拍打着,有点炫耀的样子,“今天你给个面子,和我一起去吃饭,这些钱就都是你的了。”

  • 急得对&们这样

    小雨走不掉就急得对他们说,“你们这样不对的,没有强迫和人交朋友的,你们再这样,我就告老师。”

  • 种情况&家伙看

    看到这种情况,我就不敢轻举妄动,我知道我不是武功高手,不能像武打片的的英雄,以一当十,有盖世神功,可以一出手就把众多对手打得屁滚尿流,我只有咬牙含恨,把这些家伙看着。

  • 泼烂漫&们芭蕾

    小雨真是可爱,饱满的额头,头发是麻栗色的,眼睛有点蓝褐色,皮肤白得像鲜奶,翘翘的鼻尖,小小的嘴巴,一副文静秀气,活泼烂漫的样子,一看就是个混血儿,是我们芭蕾班的班花,舞蹈系的系花,也是校花。

  • 了你之&顿了一

    黑崽说,“我真的喜欢你,自从见了你之后,我就一个女人也看不上了,就是想和你好,你要是不答应,那我就:”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翻转着眼睛想了一下之后又说,“我就先杀了你,然后我再自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