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确认你也不是来搞笑有趣的?” 望着唐笑了笑那古怪的动作,与自己的金雁鬼影闪相差近相差悬殊,冷羽愠怒的皱眉头地说。 的话他也没猜错,龙小芸倒是也没打她吧? 为何站个姿势,就这么遇到的困难呢? “教官,您这个动作太难了,比站军姿还得...

“你确定你不是来搞笑的?”

看着唐笑笑那怪异的动作,与自己的金雁鬼步相差悬殊,冷羽不悦的皱眉说道。

如果他没有记错,龙小云貌似没有打她吧?

为何站个姿势,就这么困难呢?

“教官,您这个动作太难了,比站军姿还要困难。”

唐笑笑哭丧着脸,将心中的话说了出来。

让她保持这个动作,还不如让她们去站八个小时的军姿呢。

实在是这动作,让她们肌肉酸痛,腿脚无力。

“别忘了你们都签过什么,既然签了那东西,死也要给我死在这里,懂了吗?”

对于她的话,冷羽只是不屑一笑,冷酷的说道。

已经签了那个合同,即便是死,你也要死在这儿。

属于他的东西,不允许流落在外。

“那个,我可以退出吗?”

见到他这个模样,唐笑笑有些害怕的试探道。

倒不是她想要退出,而是问一问坚持不住的时候,能否退出罢了。

“退出?你觉得自己还有那个机会吗?”

对此。

冷羽嗤笑一声,不屑的说道。

那个卖身契可是明明白白写着,不允许退出的条款。

现在你来问我是否允许退出?

你确定自己不是猴子请来的逗比。

“如果你坚持不住,可以不训练,就在雷电当后勤人员吧。”

突然。

他话锋一转,脸上出现玩味之色,说道。

“额……”

顿时,唐笑笑额头上出现几条黑线,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可以坚持,”

MMP,老娘熬了那么久,好不容易熬到快成为特种兵了。

你居然想用花言巧语哄老娘离开,真当老娘是傻逼啊。

“既然你可以坚持,那你废什么话?给我站标准喽。”

冷羽脸色一变,尽显阴沉之意,不满的呵斥道。

扶手而立,在人群中走来走去,看见谁做的不标准,也不动手打人,你给我安心多做十分钟就行。

哼哼。

整不死你们这群瓜皮。

时间如沙,一去不返。

一周时间,在指缝间悄然溜走。

冷羽看着正在努力练习金雁鬼步的女兵们,转头看了眼旁边的雷战,高冷的说道:

“我的任务完成了,希望这套步法别因为她们流到外界,否则别怪我做出什么事情来。”

“是,保证不让金雁鬼步流出猛虎营。”

看见远处停放,画着狼头的悍马,雷战知道自己的大舅哥要走了,连忙立正站好。

这次。

他雷电是占了大便宜。

不仅被上级把火凤凰安排到他们队,还让他们学习到了金雁鬼步,足足让他们的战斗,提升了将近一倍有余。

你们说,他雷电是不是占了大便宜?

“希望你说到做到。”

瞥了眼雷战,冷羽也没有跟女兵们打招呼的习惯,转身便朝着远处停放的悍马走去。

看着冷羽走远了,老狐狸从暗中走出来,伤感的说道:“狼王已经走了,我也该离开了。”

“老狐狸,非离开不可吗?”雷战看着老狐狸,眼中有着不舍,问道。

“我已经给上面递交了申请,上面的通知已经下来了,调到特战旅当教官。”

老狐狸略带风霜的脸上,出现抹慈祥的笑容,说道。

“不要跟他们打个招呼吗?”

雷战自然清楚留不住他,也知道他年纪大了,不适合在上战场执行任务,问道。

他口中的他们,自然是雷电突击队的成员。

老狐狸不是历史上老当益壮的黄忠,而是个普普通通的人,四十岁了,体力在逐渐走下坡路。

恐怕下一次出任务,遇到上级别的,就有可能回不来。

“不了,或者说来不及了。”

老狐狸脸上挂着抹笑容,眼底的苦涩任谁都可以看出来。

“你……”

听见他这么说,雷战这才想起,为何起床到现在都没有看见小蜜蜂等人的身影,看来是被老狐狸支开了。

“你还不走,要做什么?”

这时,冷羽的声音传来,语气中尽是不悦,不由使老狐狸脸上出现尴尬之色,伸手指了指悍马车那儿,说道:“我得走了,狼王在催了。”

“记住,你永远都是我们雷电的老狐狸。”

在他离开之际,雷战深深给了老狐狸一个熊抱,压住自己内心的情绪,脸上强行挤出抹难看的笑容,说道。

老狐狸这些年的照顾,他有目共睹。

深夜陪自己打游戏,安然出事那个任务,如果他没有猜错,都是老狐狸用自己的人脉,帮自己压下,如今才被安冷羽知道。

从而可见。

老狐狸到底照顾了他多少。

父亲为他挡的那颗子弹,人家早已经还完了,甚至还锲而不舍的照顾他,甘愿当个军士长辅助自己。

“再见了!”

话落。

老狐狸头也没回,带着自己的行礼,朝悍马车那儿走去。

“狼王,刚刚耽误你的时间了。”

来到车前,看着在后座上闭目养神的冷羽,他脸上出现抹尴尬,将行礼丢在后面的车厢内,说道。

“别说废话,上车走了。”

坐在驾驶位的龙小云白了眼老狐狸,说道。

“哟呵,没想到我居然能让少校给我当司机,真是天大的荣幸。”

老狐狸惊奇的看了眼龙小云,打开副驾驶车门做了上去,压下心底离开的情绪,笑吟吟的说道。

“去去去,一边儿去!”

龙小云自然清楚老狐狸在开玩笑,轻笑一声,一脚油门下去,悍马就像是脱了缰绳的马儿,像风一般驰骋了出去。

原地。

雷战跑了过来,看着扬起尘土,离去的汽车,他再也忍不住,眼底流出了泪水。

这些年老狐狸无微不至的照顾,让雷战知道什么叫父爱。

即便他不是自己的父亲,但他却深深将那种父爱给了他,就为了还那颗子弹情。

对方,只是大他十岁啊。

他怔怔站在原地,目视着汽车远去,才从兜里掏出卫星电话,拨出个号码。

“喂,哪位?”

电话那头,传来个威严的声音,疑惑的问道。

“旅长,是我雷战。”

他擦干脸上的泪痕,声音有些沙哑,自报家门。

“雷神你小子这是怎么了?居然有心情给我老方打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方旅长爽朗的笑声,其中带着关心与疑惑,不解的问道。

“帮我个忙……”

第4章 买房

2020-11-22

书评(264)

我要评论
  • 向青年&精妙的

    各种刁钻袭向青年的攻击,都被他用那精妙的剑法,给破解。

  • 住了般&。

    刹那间,冷羽就想清楚其中的原理,嘴角勾起抹邪魅的笑容,静静屹立在原地,仿佛已经被镇住了般。

  • 如今&便他修

    如今天机混乱,即便他修为高深,都推算不出这来历未知青年的身份。

  • 周遭的&星火。

    让老者从未见过的剑法,正大开大合,横扫着接近他周遭的星火。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