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冥币好贵(求所有收藏!) “五天前,天降两道能量,一阴一阳,一阴安全降落在华夏中原城,一阳安全降落在域外美萌地域!” “这两道能量,来历非凡,粘满因果,是我的推演之道,也不能够窥破一丝!虽然,惹上它们,也没好处,并且祸害无穷...

第27章冥币好贵(求收藏!)

“十天前,天降两道能量,一阴一阳,一阴降落在华夏中原城,一阳降落在域外美萌地域!”

“这两道能量,来历非凡,沾满因果,就是我的推演之道,也不能窥破一丝!但是,招惹它们,没有好处,而且祸害无穷!”

“这也是我数日之前,警告你不要派弟子前往中原城,而且要把中原城的俗家弟子迁出来!”

“原本我老林寺在中原城没有势力,也没有能牵连因果的高等门徒在哪里,可是刚刚我推演发现,我老林寺和那一阴能量有了因果,而是大大的因果------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因果!”

白胡长眉老祖,流淌着汗水缓缓说道,“方正,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老祖,徒孙不知!”方正方丈,面色惨白,大汗淋漓。

“去调查枯荣陨落原因!”老祖怒了,“我老林弟子,寺规严明,忠于华夏,遵守世俗秩序,不做徇私枉法之事,不会有这么大的因果,但枯荣为何擅自离京前往中原城?”

华夏西部,巍峨的昆仑山中,一处地下冰窟之中,一个骨瘦如柴的须发皆白的老道士,在寒冰制作的阵盘旁走来走去!

“为何那一阴能量和我道门结下了你死我亡的因果?”

“是我道门那一门下弟子结下的因果?”

老道士,皱着眉头,拿出一块玉牌,在上面比比划划,写了一些符文,传输了一道道法旨。

华夏七大宗门,一些高级别人物,如门主长老,躲在密室里,看着完整的中原城激战视频以及那一堆的情报资料,皱着眉头,陷入沉思!

华夏六大家族,做着类似的事情,有着不同的解读和行动!

华夏京都郊外,景家、黑家、石家等一些中等家族密室里,同样研究着那中原城激战视频、秘密情报,不停的调兵遣将!

十天之后,中原城相对恢复了宁静,那块麦田禁地,也解开了禁令,无数的中原城市民走到了这里,看着这块被新土覆盖着的诡异之地。

那场大战,彻底改变人们的认知,古武真的来了,古武者开始影响到了普通人的生活了!

古武热了,人们对古武充满了矛盾态度,一方面诉求控制古武限制古武,一方面希望自己掌握武力,获取竞争优势。

卓青萍、冉美丽、赵小曼、陈荣荣、刘海兰,五个当地幸存下来的最大地头蛇家族的妖娆美女们,她们知道的更多,有了切肤之痛,她们也来了,混在人群中,徘徊在这里。

陈荣荣,面色沉重,父亲虽然已下葬、大仇得报,但失去亲人的痛不会短时就消失,心痛依旧会跟随着她。

“恩公,唉,还是死了!”陈荣荣,一声叹息,楚楚可怜。

冉美丽,流氓般的将陈荣荣搂在怀里,轻轻呵护,淡淡忧伤,“她们还是死了!”

和她们有着同感的、带着悲伤的人很多,毕竟上千人间接被舞清影她们救了,虽然她们其中一个是鬼,但她们救活了很多人。

看过视频的,获得过救助的,都非常奇怪,不知是人救了他们还是鬼救了他们!

但他们又很简单,人鬼都死了,一起烧冥币悼念吧!

看着烧冥币的人群,冉美丽叹息,“这个鬼妹子就这么走了,我们都忘记带着冥币来祭奠她了!”

“姑娘,一看你就是好人,很想给这个好鬼烧一些冥币吧!没带冥币没关系,我这有啊!”一个卖冥币的老大爷热情游说着,“不贵,一叠冥币就十块钱!”

卓青萍、冉美丽、赵小曼、陈荣荣、刘海兰,看着推销冥币的热情大爷,很是无语!

她们很想说,“三张冥币就卖十块钱,你怎么不去抢啊!”

“卖冥币了,一张冥币十块钱!”

一个一米一身高、穿着黑色运动服、带着大凉帽的清瘦男孩,背着一个鼓鼓的绿色的女式双肩背包,一边走着,一边吆喝着,在推销冥币。

“你有多少,我们都要了!”冉美丽,抓住老大爷,拿走了他全部的冥币,不等老大爷反悔抬价。

“不行,我还想涨价呢!”老大爷,黑着脸说道。

“卖了,还抬价,奸商!”赵小曼帮腔,用手机扫了一下老大爷的支付宝密码,直接付账,十万块!

“亏了!”

老大爷,哭丧着脸,推着小车跑了,“再去进点货!”

卓青萍、冉美丽、赵小曼、陈荣荣、刘海兰五女,将这一万叠冥币分成了五大堆、十小堆,点燃了,开始悼念着悼词,希望着两个舞清影,赶快去投胎。

黑色运动装的戴帽男孩,挤在人群中,一张张的卖着冥币,一张十块钱,最多一人一次只能买十张。

参观这诡异之地的人,来自华夏各地,都是看过直播的人或是在网络上看过回放视频的人,在那么多受过好鬼恩惠的人带动下,买着一叠又一叠、一张又一张的冥币,焚烧着,念道着,‘好鬼平安,好鬼有好报!’

在这悼念的人群中,混杂着气质非常的男男女女,他们五官敏锐,心思如电,有意无意的搜索着。

在这麦田禁地中,吃瓜群众们慷慨的祭祀着,居然一直持续了十天。

黑色运动装的男孩,不停的与不同的人员卖着冥币,一张十元,还限购,一人限买十张。

非常气质的男男女女们,买着冥币,露着苦笑,这个男孩倒是挺特殊,只是太小了,和情报非常不一样,指纹不符!

冉美丽等五个妖娆美女,尾随着奇怪少年,仔细打量了好久,或许心里装着女鬼,或许没有发现异常,或许她们不想让他暴露。

卖了十天的冥币,直到再没有大规模的祭祀人群出现,男孩才绕西绕,甩开尾巴,溜回到了中原城西面郊边一栋空着的豪华别墅里。

黑运动装男孩走进别墅,小心翼翼的锁好门窗,拉上窗帘,然后摘掉大大的帽子,踢掉垫的高高的鞋子,随后露出一个光秃秃的脑袋,没有眉毛,也没有睫毛。这是一个浑身雪白的小男孩,他就像是一个大号的、雪白的晶莹剔透的人参娃娃!

“嘤嘤嘤,白小天,抱我出来!”鼓鼓的绿色背包里传来清脆的童音!

小男孩,没错这个小男孩,就是白小天,他放下绿色双肩背包,扔在真皮沙发上,漫不经心的说道,“舞清影,你自己不会出来啊?”

“嘤嘤嘤,白小天,我,我,卡住了,出不来了!”绿色双肩包在真皮沙发上滚动着,尖叫着。

“卡住了?”白小天,露出惊讶神色,随后大怒道,“你把烤鹅都吃了?”

小男孩版白小天,冲到沙发旁,打开绿色双肩包,赫然发现一团白色的东西,吞着一只只剩骨头的烤鹅,烤鹅骨头卡在拉链上。

“我的烤鹅!”白小天,白白的俊脸扭曲了,探出一只手,抓出了那团白色球状东西,扔在沙发上。

“白小天,你变了,吃你一只烤鹅,你就这样!嘤嘤嘤!”那团白色球状东西,滚动着,噗噗吐出好多鹅骨头,然后化作一个一尺长的可爱小女婴,拿着一条红色丝巾围在腰间,跳跃着,数落着白小天。

“是一只烤鹅的事吗?”小男孩白小天黑着脸,“你的那份你自己吃了,你说好的,帮我抱着我的,结果也被你吃了!”

“嘤嘤嘤,还不是一只烤鹅的事!”小女婴舞清影,抬起雪白小手,指着白小天,咿咿呀呀的数落。

“和你说不清楚!”

“嘤嘤嘤!”

白小天,郁闷了,“还好,我这还有德州扒鸡呢!”

白小天,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一只金灿灿的香喷喷的德州扒鸡,放在嘴边啃着。

“嘤嘤嘤,白小天,给我!”雪白的小女婴,在沙发上着急了,跳跃着,流着口水,伸着雪白的小手。

“给你?”白小天冷哼一声,“那是不可能的!”

“嘤嘤嘤,哥哥!”小女婴,叫了好一会儿,见白小天不理她,急忙改口,拉着长音喊哥哥。

她弯弯的大眼睛,眨啊眨,眨啊眨,明眸善睐,举着两只小手,冲着小男孩喊着,“嘤嘤嘤,哥哥!”

“抱抱!”

“举高高!”

“嘤嘤嘤!”

白小天,哐当,一个趔趄栽倒在地,看着满脸胶原蛋白稚嫩可爱的大号人参娃娃小女婴,本能的将扒鸡放在一旁,抱起小女婴,托着她的两条小胳膊,举得高高的,高过头顶,然后突然落下,抱在怀里。

“嘻嘻!”

“哈哈!”

“呵呵!”

小女婴舞清影,满脸笑容,开心的笑着,十足的古灵精怪,十足的萌娃宝宝!

白小天,看着笑得纯真美丽的小女婴,缓缓笑了,笑得很开心!

“舞妹,我们吃大餐!”

白小天抱着小女婴舞清影,小女婴舞清影手里抱着跟她个头差不多的扒鸡,开心的啃着。

二人,来到餐厅,坐在巨大的餐桌旁,白小天从空间戒指里取出卖回来的熟食,足足有一百份,放了满满的一桌子,准备着大餐!

书评(172)

我要评论
  • 一副高&手寂寞

    白小天(猪脚):天赋才情惊艳,为人极其自负,奸诈狡猾贱腹黑,脸厚心黑胆大心细,一脸阳光灿烂憨厚相。说话的同时喜欢小袖一甩,倒背双手,挺起胸脯,抬起下巴,摆出一副高手寂寞的样子。

  • 已经签&酸梨保

    《代理人生》已经签约,公映期间,一天一更,更新时间不定,上架之后,酸梨保证一天1~2更,不断更,有爆发,敬请广大书友支持!!!

  • 残魂,&理不同

    看古怪残魂,如何代理不同人生,如何演绎另类灵异事件,于惊悚搞笑中前行…..

  • ,综合&、经济

    公元3050年,华夏祖国,综合国力,排名世界第一,科技、政治、军事、经济、都是空前超前,位居世界第一,为应对华夏祖国,其他世界区域,纷纷结成盟团,美萌、欧萌、俄萌、阿萌、啦萌、非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