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羽满腔愤怒,手中捏着那有微微体温,鼻间传来淡淡发香的玉坠,责问。 “冷羽,你给我松绑。” 唐忆雪见他跟自己如此贴合,冷峻如霜的脸上,愈发冰冷、铁青,喝斥道。 长这么大,她还也没和除父亲与爷爷外的男人如此贴合,啊...

冷羽满腔愤怒,手中捏着那有微微体温,鼻间传来淡淡体香的玉坠,质问。

“冷羽,你给我放开。”

唐忆雪见他跟自己如此贴近,冷峻如霜的脸上,越发冰冷、阴沉,呵斥道。

长这么大,她还没有和除父亲与爷爷外的男人如此贴近,真是混蛋无比。

“那是你爸爸给他儿媳妇的东西。”

见到这块带有历史沧桑的玉坠,唐天华这才想起来两块玉坠的来历,说道。

这可是冷家的东西,只有嫡系和儿媳妇才能戴。

嘿嘿,老子看你如何拒绝。

“什么?”

“什么?”

闻言。

两者不可置信的惊呼出声,其中唐忆雪反应最大。

“爸,你确定你不是在骗我?我可没有见过什么冷叔叔,而且这块玉坠也是妈妈在两岁时,交给我的。”

她眼底除了惊骇就是难以置信,不信的摇摇头,说道。

即便是唐老爷子,也有些意外。

尼玛。

这两个人到底在搞些什么?

居然连老头子都瞒了二十年,简直可恨。

“那个,这的确是冷羽的传家宝,你们俩每人一块,在戴上的刹那,你便是冷家媳妇儿,这点毋庸置疑。”

“……”

刘云也点点头,将其中的事情,巴拉巴拉给众人解释了个遍。

最终。

她霸气的说道:“从今天开始,你在公司的身份被解雇了,好好在家跟小羽培养感情。”

“不行。”

冷羽摇摇头,拒绝道。

笑话。

他个主宰穿越者的大佬,居然要被安排人生。

这实在不能忍。

即便对方是绝代美人有如何?

最重要的就是,他怕别人发现自己的秘密。

“爷爷。”

唐忆雪看见爸妈两人的坚决,将目光投向了自己请来的大佬,大眼睛中全是期盼,等着他老人家开口求情。

在她印象中,爸妈可是非常听老爷子话的。

可接下来老爷子的话,颠覆了她对自家爷爷的认知。

“你妈说的对,在家相夫教子,才是你正确的打开方式。”

唐锡老爷子一本正经的点点头,说道。

废话。

老夫岂能为了你个小丫头,放弃个疑是抱丹真人的孙女婿。

除非老夫老眼昏花,才会去做那蠢事。

所以啊。

乖孙女,辛苦了。

“小羽,看你也是刚到宾市,想必还没有住处,就在这儿住下吧。”

唐天华见他们把冷羽说的哑口无言,乘胜追击,和蔼可亲的说道。

这样的话,两者相处的机会,越来越多。

产生感情的几率,也会越发巨大。

他们夫妻俩,也能达成自已和冷羽父母的心愿,何乐而不为呢。

“不必了,我已经把房子买了山顶。”

对此。

冷羽淡漠的丢下一句话,转身便离开,放在茶几上的千年人参,则是他给唐家的见面礼。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次来唐家,居然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一根千年人参,本以为可以换取到父母的消息,结果却不料换了个美女未婚妻,父母的消息根本就不告诉自己。

这真的让他无语。

而且他的秘密,也有暴露的风险。

早知如此。

就不该来拜访唐家。

但想到人家二十年的照顾,他又感觉自己不来拜访,会失了礼数。

中国。

可是礼仪之邦,讲究人情世故的国度。

倘若不来拜访两位叔婶,那么名声还要不要了?

“他买了我家的楼王?”

一直都当透明人,在旁边打王者荣耀的小姑娘,听见自己那个姐夫,居然买了自己家的楼王,眼底冒着小星星,也没有在看屏幕,说道。

“不清楚。”

唐天华和刘云由于没有管理公司,自然不清楚怎么回事,但唐忆雪懂啊。

她没有想到,买自家楼王的家伙。

居然是自己的未婚夫。

这真是……

“阿华,送大小姐去山顶别墅。”

忽然。

唐老爷子借题发挥,眼珠一转,气沉丹田,说道。

话毕。

一位壮硕的中年大汉,浑身散发着彪悍之气,从门外走进来,目光冰冷,没有感情,注视着唐忆雪,语气生硬:“大小姐,请。”

“这,爷爷,您老人家在干什么啊?”

唐忆雪眼中充满着愤怒与委屈,你可是我请过来了,为何要帮倒忙?

“去吧,这小子绝对是你的良配,有钱有实力,绝对可以保障你的生命安全。”

老爷子神情忽而变的冷漠无比,不带感情的说道。

想到最近莫名其妙的刺杀,他就感觉整个人非常的无力。

倘若不是如此多军人在暗中守护你,恐怕你已经香消玉殒了。

如今。

有个超越化境宗师的老公不要,你这是在作死啊。

“阿华,你听不懂我的命令吗?”

他将目光转向阿华,沉声问道。

“是,首长。”

阿华点点头,朝唐锡老爷子敬了个礼,说道:“大小姐,得罪了。”

他话落。

手臂肌肉鼓起,浑身散发出股彪悍凌厉的气息,伸手朝着唐忆雪抓去。

“等等,我自己走。”

就在阿华的大手要落在自己身上时,唐忆雪憋屈的说了一声,迈步朝冷羽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最近的刺杀,她怎么会不清楚。

既然爷爷说冷羽有保证她的实力,去和他同居又何妨。

旁边坐在沙发上的唐忆柔,看见自家姐姐去未来姐夫家了,眼底出现小窃喜。

如此。

她的资金就不用姐姐把持了,啊哈哈。

“没事我要回部队了,那儿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我呢。”

唐老爷子伸手抓起茶几上的千年人参,潇洒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去。

“爸,等一等。”

在他刚刚准备走出别墅大门时,唐天华的声音响起,不由使他止住步伐。

“怎么了?还有事情吗?”

老爷子不解的问道。

“爸,那是小羽孝敬我的东西,你给我拿去不合适吧?”

唐天华指了指老爷子手中拿的锦盒,嘴角抽了抽,说道。

不带您这么无耻的。

居然明目张胆拿人家孝敬给我的东西,确实你不是土匪?

“怎么,老子拿点东西,你有意见?”

老爷子虎目一瞪,杀气四溢,不满的质问道。

你是老子的种,拿你点东西怎么了?

网上不是在说这么一句话吗?

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您少说也给我留点啊。”

看见父亲如此霸道,唐天华有些畏惧的低声说道。

“滚蛋。”

第4章 买房

2020-11-22

书评(126)

我要评论
  • 形一动&在崇高

    他身形一动,螺旋九影施展,在空气中留下道道残影,宛如蜻蜓点水般,在崇高峻岭的巍峨山脉中飞跃,身形如仙临尘,轻盈飘逸。

  • 咳,老&!”

    “咳咳,老朽只是试探试探小友的实力,若有冒昧之处,还请海涵!”

  • 他向冷&说道。

    为了搬回自己“仙人”的颜面,他向冷羽发出邀请,客气的说道。

  • 末最神&平道张

    是汉末最神秘的仙人,太平道张角的师父,曾传授其太平要术,让他创造了将汉朝打残的黄巾军。

  • 注入拂&尘内。

    身穿道袍的老者,看着静静站在阵法内,仿佛被镇住的青年,眉头微微皱起,体内的灵气缓缓注入拂尘内。

  • 上借力&气奔腾

    脚尖在树梢上借力,下一刻,体内的真气奔腾,将他给助推着飞去出很远很远。

  • &响起对

    随后,他便响起对方来昆仑,肯定有事情,也没有着急开口,静静品茶,笑吟吟的看着冷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