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我不征得。” 唐忆雪听到自己父亲的话,脸色宛如千百年寒冰,地说。 自己的婚姻不所以被束缚。 “你给我闭嘴。” 这一次,也不是唐天华张口,不是她的母亲刘云,她面若冰霜的望着自己大女儿,非常不满的呵斥道。 倘...

“什么,我不同意。”

唐忆雪听见自己父亲的话,脸色宛若千年寒冰,说道。

自己的婚姻不应该被束缚。

“你给我闭嘴。”

这次,不是唐天华开口,而是她的母亲刘云,她面若寒霜的看着自己大女儿,不满的呵斥道。

倘若当年不是冷羽的父母,有今日的你和我们吗?

她刘云,可不是某些小说中忘恩负义的歹毒贱妇。

在这儿。

没有你不同意的说法。

除非你想要和我们断绝关系,净身出户。

“云姨,好久不见。”

冷羽在看见刘云的刹那,笑吟吟的说道。

这些年。

刘云都在充当着自己妈妈的角色,虽然每年只有七天,但她做的已经不比真正的母亲差分毫。

“我的好孩子,三年没有见,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个子长高了,留了长头发,也长帅了。”

她连忙跑了过去,仔细打量着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激动的无法言喻,说道。

“云姨,唐叔既然不告诉我爸妈的事情,还请您不吝赐教。”

看着这个盛似母亲的女人,冷羽眼底充满了激动之色,哀求道。

原本。

他以为自己是孤儿。

可就在师父临终之际,却告诉自己,他是有爹妈的,这不由使他充满了对父母的幻想。

可师父却告诉自己。

只有每年来看望他的唐叔和云姨,才知道自己父母的消息。

所以,在为师父守孝三年后,弄完系统绑定的琐事,就急匆匆来到了宾市。

只为追求一个答案。

“相信你唐叔已经告诉你了吧?”

突然,刘云神情变得低迷,语气中略带悲伤之意,抬头看着他,哭丧的问道。

“唐叔,云姨,我就搞不懂了,你们为什么偏偏要我娶忆雪,才告诉我父母的事情。”

终于,冷羽不再沉默,爆发了,质问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要如此遮遮掩掩,不愿意告诉自己父母的事情。

“你懂什么?有些事情,根本就不是你个小孩子能懂的?”

“当然,我也不强求你和忆雪结婚生子,只要你能带个有你血脉的孩子回来,我立马告诉你父母的消息。”

唐天华猛然间拍了下钢化玻璃的茶几一下,发出“砰”的一声巨响,怒吼道。

冷家可是一脉单传,倘若告诉你,一去不回的话,他未来该如何面对冷羽的父母?

“小羽,我觉得你还是要听你唐叔叔的话,你放心,我们作为长辈的不会害你。”

刘云看见他这个模样,幽幽一声叹息,苦口婆心的说道。

实在是敌人之强大,不是人力可以抗衡。

“呼。”

听见云姨如此说,冷羽深深呼了口气,心下不由一惊。

没有想到,他的心境,居然如此就被破了。

果然呐。

亲情,是人永远无法抹去的情感,

这句话,果真如此。

他先天境界的心境,居然因此被破。

可想而知,他内心深处对亲情的渴望,有多么的饥渴,迫不及待。

“接下来,我不会再问你们,有关我父母的事情。”

“我会用我自己的力量,去找寻爸妈的消息,至于你们让我和忆雪姑娘结婚,我看还是免了吧。”

冷羽摇了摇头,并不顺从他们的意思,说道。

他的人生,不会让任何人安排。

即便是最疼爱他的唐叔和云姨也不例外。

“这个不行,你既然是忆雪的未婚夫,哪有不和未婚妻结婚的道理。”

这时。

一道苍老又威严的声音响起,

昨日在公园见到的老者,慢慢从楼梯上走下来,声音不容忤逆的说道。

此刻。

唐锡已经将冷羽是化境宗师的身份,抛掷脑外。

MMP。

老夫的化境宗师孙女婿,可千万不能跑了啊。

“爷爷。”

唐忆雪听罢,凤眸瞪大,寒霜密布的俏脸上,出现不可置信之色。

我请您老人家前来,可是为我求情,取消婚约的。

您老人家怎么帮着那个冷羽说话了啊?

我到底还是不是您孙女?

“爸妈,那个姐姐不同意,我同意啊!”

忽然。

很久未曾说话的唐忆柔小眼睛眯成月牙状,满心雀跃的说道。

帅气的小哥哥,她最喜欢了。

而且。

还是她姐夫。

如今,还有很大可能会被自己从姐姐那儿挖过来,真是棒棒哒。

“胡闹,给我滚回你房间去。”

刘云脸色一沉,不悦的呵斥道。

你才十八岁,就想着找男人,是不是皮痒了?

况且。

这还是你未来姐夫呢。

“那我要是退婚呢?”

冷羽见对方三个人,自己有点招架不住的感觉,也没有诸葛亮舌战群儒的本领,脑袋瓜一转,嘴角扬起诡异的笑容,说道。

“退婚?抱歉啊小羽,你身上没有婚书,退婚不成立。”

闻言,唐天华脸上出现抹诡异的笑容,嗤笑道,也在心中暗叹自己机制。

还好当初没有把婚书给那死老头,不然就真让你小子退婚成功。

至于学萧炎那样休妻?

你觉得,冷羽会那么干吗?

一切,都是他不占理。

“哈?”

顿时。

冷羽眼眸瞪大,眼底深处有着不可置信。

当初师父可没告诉自己,有婚书的存在啊。

“爸,妈,你们这样做,未免太无耻了吧?”

唐忆雪不悦的蹙眉,冷冷的说道。

凭什么要主宰自己的婚姻?

“等等。”

突然。

冷羽飞身扑向唐忆雪,白皙如玉的大手,直接伸进了她的领口,不由得看的众人目瞪口呆。

“卧槽,你小子不是说不喜欢我女儿吗?这就上手了?”

唐天华直接爆出口,脸上挂着满意的笑容,说道。

而刘云在见到冷羽扑向自己女儿的时候,就已经知道,那东西还是被发现了。

“啊,流氓。”

唐忆雪反应过来,满脸寒霜,声音可以穿破耳膜,试图推开抓住自己玉臂的男人。

可是不管她再怎么挣扎,都摆脱不了来自冷羽如同铁钳般的大手,眼圈逐渐变红。

实在是他用的力量太大,让自己的胳膊传来一阵阵疼痛。

“云姨,我不明白为何她跟我一样,拥有相同匹配的玉坠?”

将那块还有唐忆雪体温的玉坠,从那衣领的白皙沟壑中拿出来,冷羽面色阴沉的看着刘云和唐天华,让他们给自己一个交代。

自己跟唐忆雪有婚约在身,就很让人意外了。

没想到居然还有相同匹配的玉坠,这就耐人寻味了啊。

第4章 买房

2020-11-22

书评(283)

我要评论
  • ,眼神&气息空

    老者从蒲团上站起,眼神深邃,身上的气息空灵又缥缈,遥看帝都洛阳方向。

  • 间内拿&讽道。

    冷羽手提从系统空间内拿出来的玄铁重剑,似笑非笑,嘴角微微上扬,戏谑的嘲讽道。

  • 父,曾&传授其

    是汉末最神秘的仙人,太平道张角的师父,曾传授其太平要术,让他创造了将汉朝打残的黄巾军。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