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欲擒故纵(求所有收藏!) 舞清影闻言,勃发大怒,吐出红色的长舌,整整十米长,伸到了白小天的一碗豆花中,一顿搅合! “别调皮捣蛋,浪费了粮食!”白小天,望着突然撒满一桌子的豆花,恼火道。 这时,周围回来了五六个人,除了...

第20章欲擒故纵(求收藏!)

舞清影闻言,勃然大怒,吐出红色的长舌,足足十米长,伸进了白小天的一碗豆花中,一顿搅和!

“别捣蛋,浪费粮食!”白小天,看着突然洒满一桌子的豆花,郁闷道。

这时,周围过来了五六个人,还有几个不三不四的,眼光灼灼的看着钱榫子。

“众位兄台,有事吗?”所谓的小赵,发现了异常,抬头问道。

“这位兄弟,听说您在帮别人公司招工,不知招满了吗?”一个三十来岁大汉问道,“不满兄弟您说,我来中原城已经两个多月了,一直没有找到工作,坐吃山空,盘缠都快花没了。”

“这位兄弟我也是,来这已经三个月了,一直都没有找到工作。”

“我都快半年了!唉,工作难找啊,生存都是问题!大兄弟,能帮下忙不?”

“我虽来到只有一个月,但家里老爹卧病在床,一直等着钱治病呢!可我连工作都找不到!呜呜!”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小伙子,居然‘没出息’得哭了起来。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各位,不满你们说,尤老板要人,也就十来个人,我已经有了六个,加上你们六个就是十二个,超额了,而你们都很可怜,不让谁去都不合适。”

骗子小赵,欲擒故纵,拿捏起来。

众人面面相觑,有些沉默,“兄弟,您见多识广,帮帮忙,想想办法!”

白小天,假装菜鸟一枚,居然眼神一亮,热情巴结着说道,“这位大哥,你可以打电话问问哪位尤老板啊!他刚才说请你找人,没说具体人数,比之前说的多几个,应该问题不大。”

白小天,假装无意中点到了问题关键,引来一片附和声。

“这位小兄弟说的太对了,大兄弟您就帮忙打电话问问呗!”其他人也附和着。

看了众人殷切的眼神,钱榫子爽快的拨了手机:“尤老板,人找好了,只是多了几个,没问题吧?”

“没问题,多几个就多几个吧!不过快点,订单紧急,客户亲自来催货了,我们要马上开工了,越快越好!”

“对了,你们工人都在哪里?如果在一起的话,我派车去接你们!”

“有六七个在樱花路97号难忘今宵旅店前!”

“那好,半个小时后车到,司机会和你联系,一会到了顺便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再和你谈谈深度的合作事宜!”

“好,一会儿见!”钱榫子挂了电话,露出了‘善良真诚’的笑容。

“大家都听到了,半个小时后尤老板派车过来接,大家都去做准备吧,半个小时后这边集合,车到就走,过时不候!”骗子小赵,专业的叮嘱。

众人纷纷道谢后,都挺开心的做准备去了。

“这位大哥,能算我一个吗?”白小天,抓到机会问道。

“小兄弟,你这个年纪应该读书才对呀!怎么想去打工?”

“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我现在首要问题是赚钱养活自己!”白小天叹息一声,眼泪汪汪,似乎隐含着什么悲催的身世。

“既然,相逢就是缘,一起去吧!”钱榫子不动声色,表现得很真挚诚恳。

白小天,快速吃完早点,装模作样,返回难忘今宵旅店一次。

“小伙子,坏人脸上可是没贴标签的!”丑女老板苟不利,有意无意的说道。

“你是说他们是坏人?”白小天指着钱榫子问道,“他看起来可是比你老实多了!”

“呵呵!”丑女老板苟不利,没有反驳,“这个送给你吧!”

苟不利,将一个漂亮的小纽扣递给了白小天,“它能让人头脑清醒,顺便看清这个世界!”

“不客气,这个小玩意,很漂亮,我喜欢!”白小天,接过那个小纽扣塞进了口袋里,离开了难忘今宵旅店!

半小时后,一辆大卡车过来,拉上老成青年、白小天和六个工人出发了。

大卡车上,钱榫子,和众人聊着,讲着奇闻异事,逗得大家都很开心!

白小天,当着吃瓜观众,仔细倾听着,观察着四周,他准备欲擒故纵!

舞清影,白衣飘飘,站在卡车车头上,对着白小天挤眉弄眼作鬼脸。

白小天,很是感慨,舞清影白衣胜雪,美若天仙,捯饬得很漂亮,可是她不让别人看到,只给白小天看。

这个钱榫子,很是亲民,很是和谐,怎么看似乎都不是坏人,但白小天知道,他就是大坏蛋一个!

白小天,为了更逼真一些,还附和着几句,随大流拍着马屁,引来舞清影的阵阵鄙视!

谨慎、且行且观察是白小天的基本态度,他可以装的傻乎乎的,不喑世事似的,但他必须看清这个世界。

华夏大地常见的卡车,载着常见的民工数人,拐来拐去、绕来绕去的,足足耗费了几个小时,才来到了一个大门有些破旧的建筑物前!

白小天,方位感非常强烈,他明显感觉卡车绕了八圈,更是三过家门而不入,这让他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

白小天,看着建筑物上隐隐约约的几个字,好像是‘宏源五金厂(代理部件外包业务)’。

众人下了车,跟着老成青年往里走,白小天左顾右盼,尽力熟悉这里环境,几颗歪脖枣树,在烈日之下,枝叶蔫蔫的,有气无力;鸣蝉高声鸣唱着;到处都有苍蝇蚊虫飞舞着。

这个环境真的是不怎么样!

白小天,仔细观察着琢磨着,这里还真不是一个善地!

钱榫子,一边往里走,一边打着手机,似乎在交谈,但他的手机根本没接通啊!

一会功夫儿,建筑里走出两个穿花裤衩的大汉,和钱榫子交谈了几句后,便带领众人走进里面的建筑。

白小天被钱榫子叫着,一起朝另外的建筑走去。

二人来到一座五层小楼的二楼,一道破旧的门前,钱榫子敲了敲门。

“进来!”一道挺有威严的声音顺着有些破败的门传出。

钱榫子,推开门走了进去,对一个四十来岁、相貌丑陋、神情凶残的肥胖男人说道:“尤老板,你好,人带来了!”

“就是他?”白小天,有些诧异,这尤老板声音和手机里的尤老板声音略有不同。

“嗯!”钱榫子回答道,然后看了一下白小天说道:“小老弟,这位就是尤添寿尤老板,好好和他干,我先走了。”

“嗯,谢谢大哥,你慢走!”白小天,假意道谢,示意舞清影跟着他!

白小天,有些膨胀,艺高身胆大,觉得自己还是可以应付的,是不是可以骗骗子,对流氓耍耍流氓啥的!

“小赵,慢走,带我向高哥问声好,有空一起聚聚!”

“好的,我一定带到,尤老板再见!”钱榫子走了。

白小天感觉到了他们的随意,尤老板他们似乎都不想演戏了,没付中介费,连水也没有让小赵喝,也没有深入交流合作事宜!

“小阳,听说你不上学,就出来打工了?”尤添寿,有些藐视白小天的一米五小身板、光秃无毛的怪模样,“打工可是挺辛苦的,你行吗?”

“那个胖老板,我不叫小阳,我叫大阳!”白小天,中气十足得说道。

“来自尤添寿的负面情绪能量,+266.”

“哦,大阳啊,那是小赵弄错了!”尤添寿,看着白小天,本想凶相毕露,细想觉得不妥,憋了半天,吭哧道。

“唉,那个小赵,连个人名都记不住,真是废物!”白小天,口诛笔伐,指桑骂槐。

“好啦,不多说了,你的工作简单轻松,只是有些风吹日晒而已。小方,带大阳下去先休息一下,等另外三个同事过来,一起吃顿午饭,再让他们开工。”

一个一只手的小青年走了进来,领着白小天来到一楼一个满是通铺床、又脏又乱的房间。

“随便休息一下吧!”

“一会过来叫你吃午饭!”

独臂小青年,冷冷得吩咐几句,施施然走了。

白小天,皱紧了眉头,这是什么情况?

“强盗窝?”

“还是骗子窝?”

关键是这里好脏啊,让有着洁癖的他,浑身不舒服!

不论这里是强盗窝,还是骗子窝,显然这里不是一个好地方,更不可能是一家正规的工厂。

“这会不会也是一个卖智慧生物零部件的地方?”白小天突然想到这里,开始释放神识,笼罩住方圆一公里的区域。

“这里是一个要饭花子集散中心?”白小天,看到了成百上千的要饭花子进进出出,居然有丐帮总部的架势。

“这里的产业,一切以叫花子为中心,展开横向纵向经营。”白小天喃喃自语道,他探测到了很多他不该看到的东西。

有的地方,在人为制造着残废的乞丐,有的地方在鞭刑没有达标的乞丐,有的地方在冷冻着乞丐的躯体,有的地方在肢解着高级生物的躯体。

那些巡逻的,那些执掌鞭刑,那些手握屠刀的,都是骨骼健硕,素质不凡,明显是练过武功的高手。

“好多高手啊!”

白小天,数了一下,发觉足足有百名高手!

白小天,有些担心了,收拾小流氓他还可以,可是这么多凶残的高手,都是老江湖、杀人不眨眼的高手,他头皮有些发麻!

书评(399)

我要评论
  • 止任何&联合遵

    地球联盟世界止兵决议,禁止任何成员国正规军动刀兵,七萌联合遵守,但依旧没有挽救世界和平,

  • ,奸诈&的样子

    白小天(猪脚):天赋才情惊艳,为人极其自负,奸诈狡猾贱腹黑,脸厚心黑胆大心细,一脸阳光灿烂憨厚相。说话的同时喜欢小袖一甩,倒背双手,挺起胸脯,抬起下巴,摆出一副高手寂寞的样子。

  • 众生,&”

    吞天雀,发出震耳欲聋的的声音,“儿郎们,吞噬仙界,毁灭众生,吞天----永恒!”

  • 奉上倾&收藏、

    魔幻大酸梨,奉上倾心佳作,请您收藏、阅读、推荐、点评!

  • ---&---

    --------------------------------------------------------------------------------------------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