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了屏幕内杨侑被劈成飞灰,再看一看人物面板一栏,冷羽算明白了了。 怕是仅有等穿越众被干死,升级后经验才能及时补充上来。 至于其他的升级后条件,尚待其开发。 他站站起身,收起来严密监视穿越众的虚拟屏幕,看了眼了阴沉沉的天空。 因...

看见屏幕内杨侑被劈成飞灰,再看看人物面板一栏,冷羽算是明白了。

恐怕只有等穿越者被干死,升级经验才会补充上去。

至于其他的升级条件,有待开发。

他站起身,收起监视穿越者的虚拟屏幕,看了眼已经阴沉沉的天空。

因为系统没有交易生灵的功能,穿越者杨侑那一半奖励,冷羽也没有办法获取,但他还是给冷羽贡献了两块金饼。

两块金饼,算算价钱,应该有八万块钱吧。

毕竟。

谁让这金饼,没有官方的文书呢。

他迈步来到房间,从系统空间内取出南华老仙的须弥芥子。

静静注视着这须弥芥子,冷羽犹豫了。

不知道应不应该滴血认主。

生怕里面留着南华老仙的残魂之类。

最终。

冷羽咬了咬牙,手指并剑,真气鼓荡,轻轻在食指上一划。

一滴鲜艳欲滴,让野兽疯狂的鲜血,从他的指尖涌出,在他精妙的操控下,滴落在须弥芥子上。

由于南华已经死了,须弥芥子自然失去了主人。

在鲜血滴在须弥芥子上的刹那,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不见。

血液彻底消失后。

冷羽可以明显的感应到,自己仿佛和某个东西有了联系,但却又隐晦不明。

根据书上记载,需要凝神静气,集中精神,慢慢去感应那隐晦的牵连。

静下心来后。

他对须弥芥子的感应,越发的清晰明显。

意识中出现个小空间,看样子应该有一立方米。

里面放着五六块拇指盖大小的玉石。

如果他没有猜错,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灵石。

灵石旁边,则摆放着四本书籍。

分别是天书、地书、人书,以及推演风水命数之法。

念头微微一动,他直接将天书、地书、人书与风水命理之法,以及那灵石,给取了出来。

他好奇的翻开天书,上面记载着各种各样的术法。

比如:呼风唤雨、雷罚天赐、翻江倒海、地龙翻滚等等术法,只不过都需要法力才可以催动。

放下手中的天书,他又翻开地书,上面有着许多阵法,包括诸葛亮的八卦阵、薛仁贵的龙门阵,亦或者精妙绝伦的杀阵、困阵、幻阵、迷阵。

只不过,这些阵法最高只能困筑基巅峰。

倘若超过筑基巅峰,这阵法就对人家没有效果,来去如同吃饭喝水。

初步了解下地书,冷羽又拿起人书。

结果却是怎样救治人,耕耘的奇书。

了解完天地人三书,时间已经过去近两个小时。

他又拿起风水命理的书籍。

入眼便是:一命二运三风水。

风水,通过易经八卦,气场来判断吉凶。

途中。

不可缺少一物。

那便是风水罗盘。

不巧的是。

须弥芥子内没有罗盘,所以他就不指望什么学习风水之类的知识。

想着天地两书的内容,他缓缓闭上双目,运转九阴真经,在脑海中模拟着让两者融合。

天书和地书的内容,在被他缓缓融合,想要试图创造出部武道功法。

毕竟。

武道,来源可以追溯到太初时代。

换句话来说。

武道其实就是太古时期的炼体演变而来。

练到大成,可以劈山裂海,摘星拿月,搅动乾坤,镇压轮回。

甚至可以跟圣人抗衡而不败。

可惜。

即便他再怎么融合,促进天、地两书交织,都没有看到所谓武道功法的影子。

难道,南华老仙是忽悠他的?

可又不对劲。

按照南华老仙渴望的神情,武道功法绝对要比仙道功法恐怖。

回头一想,既然武道功法恐怖非凡,哪里岂是那么容易创造出来的。

而那些创造武道功法的存在,哪个不是武道奇才,绝顶妖孽。

比如说九阴真经的创始人黄裳,他创出了九阴真经,就是一代妖孽人杰,而冷羽自己都在修炼人家的功法,想要走出自己的道路,是何其之难。

想到此,他便不再想着融合天、地两书的事情,而是专心致志的修炼起来。

冷羽的体表散发着淡淡光韵,冷峻的脸上,出现抹神圣之意。

天地间稀薄的灵气,缓缓进入他体内,在他体内各大穴道游走,掠过经脉,渡入丹田,然后被储藏起来。

由于任督二脉被打通,加上达到先天便可以内视,气游周天的速度,比之未打通任督二脉前,要来的快很多。

只不过进入先天,战斗的消耗,也将会越发恐怖,威力也成倍增长。

当真气在体内巡回两个周后,天色已经蒙蒙亮。

他正好收敛气息,缓缓吐出口清气,睁开了眼眸,喃喃自语:“果然啊,如今这空气污染太过严重,怪不得师父他老人家要躲到深山老林中修行。”

想到自己运行九阴真经两个周天,结果还不足自己在东汉末年修炼一个时辰,这真是让人够无奈的。

“哎。”无奈一声叹息,缓缓站起身,身体微微一震,将身上飘落的尘埃震落。

洗漱过后,他迈步走出山顶别墅,悠闲自在朝着山下走去。

别看他走的慢,一步近一米,很快便消失在山顶。

清晨的薄雾,笼罩四野。

淡淡的凉风吹来,让人感觉到有些寒冷。

冷羽一袭长衫,长发披肩,面容俊逸,这还是在不化妆的情况下,倘若化妆的话,可以跟某些网红女人一比。

他的这身装扮走在大街上,回头率爆表。

来到间卖云吞,俗称“馄饨”的餐馆,抬腿走向那个徐娘半老,风韵犹存,正在为客人煮面的老板娘面前,熟练的说道:“二两馄饨,谢谢!”

“好嘞,请问客人是否需要放辣椒?”

老板娘抬起那张年轻时,也是个美人般的脸,眼角略微有些皱纹,下巴上有颗美人痣,身穿白色的衣服,身前系着围巾,看着冷羽的打扮,也没有什么惊讶之类,问道。

宾市虽说不是大城市,但还是有影视城的。

想来这位青年,应该是某部古装戏里面的主角吧。

“少放点,谢谢!”

冷羽点点头,说道。

吃馄饨若是不放辣椒,那还有什么吃法?

人吃东西,无非就两样,填饱肚子和品尝其味道。

“好嘞,那边有空桌。”

老板娘点点头,表示自己清楚了,熟练捞起锅中沸腾的面条,提醒道。

冷羽并没有应答老板娘的话,抬腿走向那张空桌子。

他在坐下后,便仔细打量起周围的布局。

很是精美漂亮,墙壁上还挂着个电视机,里面正播放着动画片。

在看看周围的大人,他们怀中都有个小孩,正目不转睛看着电视屏幕上的画面。

好吧!

难怪这家面馆生意会如此好。

不仅在幼儿园门前,而且还提供看电视,生意想要不红火都不可能。

第4章 买房

2020-11-22

书评(184)

我要评论
  • 步伐,&避开飞

    脚下施展出似鬼随行,虚幻层叠的玄妙步伐,避开飞落下来的流星。

  • 乱,即&为高深

    如今天机混乱,即便他修为高深,都推算不出这来历未知青年的身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