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难以忘怀今霄 “真的?”舞清影,不好意思的问着,“真的对不起呦,是怨恨让我蒙上了智慧的双眼,没看见你这个躲在床底下放冷枪的坏蛋!” 白小天,嘴角抽动,白衣女鬼口才也不坏啊,“行了,你该干啥就干啥去吧!” 舞清影,专心吃...

第18章难忘今宵

“真的?”舞清影,不好意思的问道,“对不起呦,是仇恨让我蒙上了智慧的双眼,没看到你这个躲在床底下放冷枪的坏蛋!”

白小天,嘴角抽搐,女鬼口才也不坏啊,“行了,你该干啥就干啥去吧!”

舞清影,专心吃鬼去了,一个个挣扎不已的魂影,被她红色长舌卷着,送进黑洞,吞噬了!

白小天,把四十个黑衣高手,搜刮了一遍,没有发现多少财物,武功秘籍一本也没有。

白小天感慨着,把四万块钱、几十块手表、数十个纯金戒指、项链,扔进了景高扬的空间戒指。

白小天,想了一下,把景高扬的空间戒指里的女人衣服、女人物品,全部扔了出来,只把贵重东西留下来了。

舞清影,看着那些女性衣服,突然发怒,浑身颤抖,最后把一件带血痂的绿色女裤撕的粉碎。

白小天,看出了一点门道,但假装不知,背上绿色背包,拉着颤抖的舞清影走了。

白小天、舞清影,一人一鬼,走出中山医院,漫步在人来人往的中山大街街头。

“终于暴露了!”白小天,叹息一声,“五星级酒店不能回了!”

“是我暴露了,好吧!”舞清影,情绪不好,反击道。

“你大仇报了,以后有什么打算?”白小天,不和她一般见识,轻轻问道。

“谁说我大仇报了?”舞清影,非常恼火,声音尖锐,“我只报了三分之一仇而已。”

“才三分之一!”白小天愣了,“你一个丫头片子,哪有那么多仇人?”

“唉,小弟弟,你不知道了吧,姐的传说多着呢!”舞清影,惨淡笑着,“今夜注定无家可归,我们索性再去干两票大的!”

中原城,西街正中,天堂夜总会。

舞清影、白小天,一人一鬼,手握着钢珠手枪,在从三楼开始扫射。

“这些人就是中原城最大的流氓组织毒狼帮的骨干,坏事做绝,死有余辜!”舞清影,手握毒钢珠手枪,果断得痛下杀手。

白小天,看着疯狂的女鬼疯狂的杀人,自己也只得充当帮凶,展开杀戮。

“钱财拿走,罪证留下?”白小天,征求舞清影的意见。

“你,财迷儿,随便!”舞清影,淡淡的说道,心中似乎是有一个天平,似乎考评着白小天的行为。

白小天,将珠宝、现金、银行卡、武功秘籍全部收走,至于账本以及一系列罪证,通通原封不动的留下。

“还有那五个保安,也是帮凶!”

一人一鬼,离开门口时,舞清影,扣动扳机,干掉了夜总会门口站着的五个保安后,凭空消失了。

“坑我!!!”

白小天,郁闷的撒腿就跑,朝着下一个目的地---南街风和日丽茶楼---冲去。

白小天,健步如飞,跑出五公里距离,就听到了警报大作,一辆辆警车冲向西街。

“坏事了!”

白小天暗道不好,等他跑到风和日丽茶楼,舞清影拍着玲珑玉手,打趣道,“小弟弟,你来晚了!”

“人,我杀完了,财,你洗劫吧!”舞清影,轻描淡写的说道,“这是中原城第二大流氓组织黑熊帮。”

白小天,没有客气的收走所有财物和武功秘籍,扭身走出。

“你在怪我吗?”舞清影,扭动腰肢,风骚得问道。

白小天,打量着这个长相清纯、卖弄风骚的小女鬼,“为什么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舞清影淡淡的说道,“他们杀那位大叔家人的时候,手段可是更残忍的!”

“哦!”白小天叹息一声,喃喃的说道,“我不知道,你做的对错与否,只是有些郁闷!”

“我理解!”舞清影轻轻说道,“如果你知道白天的遭遇,也许就不这样了!”

“白天有什么遭遇?”白小天,郑重问道。

“我杀了不少人,吞噬了他们的灵魂,我对白天的遭遇有了一个大概轮廓,就是非常凄惨!”舞清影,拉着白小天,走出茶楼,幽幽说道。

“对了,那个门卫也该死!”舞清影,回头又是一枪,这是真的热武器手枪,还不是带消声器的手枪!

寂静的黑夜,一声枪响,传出去老远,惊动着彻夜无眠的人们!

“你又来了!”

白小天,没好气的说道。

“小心眼!”

舞清影,怒怼着白小天,这次她没有直接消失,而是带着白小天东拐西拐,躲过了迎面呼啸而来的警车。

舞清影,带着白小天来到了中原城东部的一个城郊结合地带,“去租一个房间吧!”

“还是用你的身份证?”白小天,看着好似跟真人没有区别的女鬼舞清影问道。

“这里不用身份证!”舞清影白了他一眼,凭空消失了!

白小天,缓缓走进闪着粉红色光辉的‘难忘今宵’旅店,轻轻喊道,“老板,还有房间吗?”

一个长相奇丑的女子迎出,上下打量着白小天,“二十块一晚,住不住?”

“有没有贵一点的房间?”白小天,吭哧了半天问道,心说我前面住的酒店一晚都是一万八千多块的!

“来自苟不利的负面情绪能量,+66.”

“有,本店VIP房间,两百块一晚,独立卫生间,提供免费开水洗澡,不含早餐!”丑女老板苟不利,幽幽说道。

“来一间吧!”

白小天,叹息一声,交了两百块,领了一张房卡,来到了301室。

“这是我的闺房,不错吧?!”女老板苟不利悠悠说道,“做个好梦!”

女老板离开,白小天打量着陈旧充满灰尘的房间,感觉真是没法下脚,一米五的木床,床沿红漆脱落,床单都是灰白色,还有着密集的小窟窿。

“同是女人,苟老板怎么这么不讲究呢!”白小天,翘着脚,看了一下浴室和卫生间,同样不堪入目。

“老板娘的闺房怎么样,受不了了?”舞清影凭空出现,浮在大床上空,打趣着白小天。

“舞妹,帮忙打扫打扫房间呗?”白小天,捏着鼻子乞求道。

“为什么打扫?”舞清影,笑着说道,“你有洁癖?”

“这你都知道?”白小天,看着舞清影,“我们穿的这么好,住这样的旅店,不会引人注意吗?”

“所以我本想让你把衣服弄脏一些的!”舞清影悠悠说道,“可是你有洁癖这就难办了!”

“你又想利用我?”白小天,轻轻问道。

“不是利用,而是雇佣,我杀坏人,你劫富济贫,行侠仗义!”舞清影,看着白小天说道。

“谁是坏人?”

舞清影,看着白小天,轻轻说了一件事,让白小天陷入沉思之中。

“我知道你有洁癖,绝对不会让你去做乞丐,只需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就可以了!”舞清影,游说着白小天。

“你不会鬼话连篇吧?”白小天郑重说道。

“来自舞清影的负面情绪值,+1.”

“算了,为了表现你的诚意,帮我把浴室打扫一下,弄得干干净净的就行了!”白小天,推开窗口,从三楼跳了下去。

“今夜你去哪里?”舞清影,出现在白小天的身边,“那个大酒店不能回去了,今夜警察会守在你的房间里,守株待兔!”

“那边有个青石公园,我准备去练功!”白小天,望着没有星星的夜空,缓缓说道。

“好吧,我打扫好房间,就过来找你!”舞清影,随风而去。

白小天,三晃两晃,跑进了青石公园深处,来到了一堆青石组成的石林之间。

白小天,盘膝打坐在一块青石之上,调整心情,慢慢的四大皆空,呈现空灵之态。

白小天,探查四周,赫然发现他能看到整个青石公园的方方面面,精神力量强劲无比。

“我能探测到整个青石公园,说明我能探测一千米以内的范围,那枚悟道果果然非同凡响!”

白小天,看着远处公园游园向导图,清晰可见,幽幽说道,“我能在夜间看书,这是夜游眼吗?”

白小天,仔细听着风声,他突然再次叫道,“我的耳朵聪慧很多,能听到五百米外蚊子的叫声!”

“悟道果真是神奇,那我的理解力会不会增加很多呢?”

有了新的验证方向,白小天将从王伯当、赵唱歌、毒狼帮、黑熊帮哪里的得到了足足三十本武功书籍,打开研究。

“浮光掠影,原来王伯当和赵唱歌使用的轻功是浮光掠影!”

白小天,发现居然有三本相同的浮光掠影的轻功秘籍,显然是景高扬、王伯当、赵唱歌各自一本,“景高扬,也是高手?”

白小天,有些怀疑,但想想当时情景,断定景高扬是一个高手,只是他色胆包天精虫上脑,还没有来得及施展武功,就被五个妖娆美女镇压了。

白小天,唏嘘不已,觉得做人要谦虚,否则就是像王伯当、赵唱歌和他们的下属们,一身本事还没有施展,就被自己和舞清影联手给干掉了。

白小天,开始研究,发觉这门轻功很是高明,施展开来,堪比光影,难以捉摸,如同光影,迅捷无比。

书评(280)

我要评论
  • ,无数&洞大口

    三十三层天中,无数仙人,浑身战栗,灵魂都在颤抖,看着乌黑翻滚着云朵,呈现十张黑洞大口,环顾仙帝四周………

  • 理人生&生,白

    陨落仙帝,一丝残魂,坠落凡尘,法则所迫,入死人身,一边逃命,一边高呼,“仙帝生意,代理人生:汝钱吾花,汝妻吾养,你爹你娘,还是你的!代理人生,白天做梦!”

  • ---&---

    --------------------------------------------------------------------------------------------

  • 止任何&成员国

    地球联盟世界止兵决议,禁止任何成员国正规军动刀兵,七萌联合遵守,但依旧没有挽救世界和平,

  • (猪脚&。

    白小天(猪脚):天赋才情惊艳,为人极其自负,奸诈狡猾贱腹黑,脸厚心黑胆大心细,一脸阳光灿烂憨厚相。说话的同时喜欢小袖一甩,倒背双手,挺起胸脯,抬起下巴,摆出一副高手寂寞的样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