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 南华老仙心中升起来个猜想,并也没将自己的传承给冷羽,不是问到了天地大变的原因。 但是自己把天、地、人三书交到张角,但却不曾真正的教诲过他。 因为说。 张角是他徒弟的事实,不正式成立。 而大汉的国运金龙之...

这时。

南华老仙心中升起个猜测,并没有将自己的传承给冷羽,而是问起了天地大变的原因。

虽然自己把天、地、人三书交给张角,但却未曾真正教导过他。

所以说。

张角是他徒弟的事实,不成立。

而大汉的国运金龙之所以攻击他。

肯定是因为天、地、人三书。

那可是从自己手中流出去的东西。

大汉的国运金龙不攻击他,那么你来告诉我。

它应该攻击谁?

再怎么说,那也是出自他的手啊。

而逆转天道,大汉的命运。

这一点。

他都没有能力办到。

“不错,正是我干的。”

冷羽阴森森的脸上,出现抹耐人寻味的笑容,不可置否的点点头,坦坦荡荡的承认道。

虽然自己只是提点刘宏,但那也是跟自己有关。

就好比南华将天、地、人三书交给张角,引起的连锁反应一样。

通常。

这种连锁反应,被称作“因果”。

“桀桀桀桀,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做的。”

“那么你有没有想过,虽然如今我的实力,不足巅峰时刻的一层。”

“但想要杀死真气被禁锢的你,还不是轻而易举。”

“所以,你所说让老夫交出自己的修炼传承,根本不存在。”

陡然间。

南华老仙凌空摄取而来摆放的长剑,脸上出现阴冷至极的笑容,眼中出现狡黠与残忍之色,怪笑道。

话毕。

他身影宛若鬼魅般,如影随形,手中长剑直直刺出,袭向冷羽的咽喉部位。

南华眼中闪过嗜血的寒芒,暗叹:果然呐,江湖经验太少,就别出来混江湖了,真是丢脸。

此时此刻。

他仿佛看见了,强大的武道功法在向他招手。

武道。

传承于太初时期。

历史的悠久,比之仙道更加久远。

威力之强大。

可以震碎星河,使的日月颠倒,轮回更替,镇压亘古。

就在他脸上出现欣喜之色时。

他只感觉胸前传来阵钻心剧痛,嘴里喷出口鲜血,眼底难掩震惊之色。

干枯苍老的身躯,直接被恐怖的力量,裹卷着砸在坚硬的墙壁上,然后无力的躺倒在地。

“你,你不是被禁锢了真气吗?”

“怎么还可以发出如此强大的攻击?”

南华只感觉胸口传来沉闷,有些喘不上气的错觉,贪婪的吸了口气,脸上的神情,仿佛是回光返照的前兆,眼底全是难以置信,艰难的开口质问道。

这间屋子。

可是汇聚了昆仑山的龙脉,拥有镇压除了他之外,所有的修炼者。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何那个人,还可以爆发出如此强悍的力量?

这不科学。

额。

貌似修炼,才是最不科学的吧。

“南华啊南华,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我真不知道该说你天真,还是说你傻缺为好。”

看着奄奄一息躺在地上,胸前有道触目惊心剑痕,隐约可见内脏的南华老仙,冷羽嘴角扬起嘲讽的冷笑。

真以为武道失去了真气,就是废人了吗?

既然你知道武道,为何不清楚武道的力量来源?

武道第一是炼体,然后以炼体入气。

真气在体内生生不息,还能氲养这肉身,让肉身伴随着修为成长。

根本不是所谓的练气士可比。

练气士,也就是修真者,亦或修仙者。

他们都是不修炼肉身的。

谁让他们打架时,都是用法宝护住周身,这导致了肉身跟不上修为。

倘若他们体内的灵气被废了,那么整个人就彻底废了。

而武者就不一样了。

即便你废了他体内的真气,那么他还有恐怖的肉身。

肉身内蕴含的能量,不用想都知道。

“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我南华一生算计于人,没曾想终究有一日,却要陨落在自己擅长的方面。”

“真是可悲可叹。”听闻,南华这才恍然,脸上出现凄凉之色,自嘲一笑,眼睛缓缓闭合上。

呼吸也在逐渐消失,直至身体变得冰冷无比,这才让冷羽松了口气。

“小瞧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看着躺在地上,声息全无,胸前正流淌着股股鲜血,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南华,冷羽不屑一笑。

他将手中的玄铁重剑收进系统空间内,瘫软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目光瞥向南华手指上的戒指。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

南华老仙的收藏及传承,应该就是在这须弥芥子,俗称“储物戒指”里面吧。

将须弥芥子从南华老仙手指上取下来后,并没有着急去滴血认主,而是将贪婪的目光,看向了南华身上的道袍。

倘若没有猜错的话。

这件道袍,恐怕也是件非凡的法器。

否则。

南华在接下来自纯先天初期肉身力量的攻击,就应该会暴碎成血雾。

正待冷羽准备去那个啥时。

天地仿佛知道了“大能”死去,不知是高兴还是悲哀。

天空缓缓下起了蒙蒙细雨,但虚空中的昊日,仍旧高悬与空,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一股让天地哀戚的气息,充斥整个昆仑山附近。

动物们纷纷朝着昆仑山方向跪拜。

就连不是这方世界的冷羽,都感觉到股淡淡的忧伤之感。

这就像是天地在为南华哀悼。

对此。

冷羽不屑一顾,直接将南华老仙身上的道袍脱下,闪身直接消失在东汉末年世界。

在他脱下南华老仙的道袍时,四道可怕的气息,接踵而至,不由使得他惊骇万分。

每股气息,都恐怖如斯,仿佛拥有毁天灭地般的威力,让他不得不退出东汉末年世界。

这四股力量,和南华没有被大汉国运金龙重创时,一样浑厚强大。

在他离开后,昆仑之巅纷纷踏来四名老者。

他们有的乘坐仙鹤、有的御剑飞行,有的乘坐青牛,有的直接横渡虚空,可见他们修为逆天。

四位老者,穿着各式各样的长衫,其上道韵流溢,神辉逸彩,身上的空灵缥缈,比之冷羽不知道潇洒多少倍。

“天地同悲,看来南华道兄,已经陨落了。”

一名头发花白,眼神深邃宛若星辰,身上散发大恐怖的老者,感受着天地间的情况,不禁喃喃自语。

“那是他活该,居然敢跟国运金龙争辉,抢夺气运,他不死谁死。”

“想来,他肯定被国运金龙给反噬了。”

另一位老者撇撇嘴,不慎在意般的说道。

看样子。

这位老神仙,跟南华老仙有仇啊。

“如今紫微归位,光芒更胜秦皇一统六合之功,汉武开疆扩土,西征蛮夷之能。”

“南华敢参与其中,也是走错了路。”

“毕竟,拿了大汉的东西,却想着算计大汉,真是不该。”

第4章 买房

2020-11-22

书评(494)

我要评论
  • &小友的

    “讨教?以小友的实力,已经可以傲视群雄,即便飞将吕布,都不是你的对手,何来讨教一说?”

  • 在之地&砸来。

    只见天空中降落下颗流星,带着熊熊尾焰,撕裂了空间,朝着他所在之地砸来。

  • &客气的

    为了搬回自己“仙人”的颜面,他向冷羽发出邀请,客气的说道。

  • &笑吟吟

    随后,他便响起对方来昆仑,肯定有事情,也没有着急开口,静静品茶,笑吟吟的看着冷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