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仙但是谦逊了,谁人不明白张角是你的徒弟,光是那左手呼风唤雨的本领,就无人能及。” “能培养出来出张角这样的老仙,岂会是凡人?” 对此,冷羽在心底翻了翻白眼。 他否则是傻子,才能信了南华老仙的邪。 mmp!...

“老仙可是谦虚了,谁人不知道张角是你的徒弟,单单那一手呼风唤雨的本领,就无人能及。”

“能培养出张角这样的老仙,岂会是凡人?”

对此,冷羽在心底翻了翻白眼。

他除非是傻子,才会信了南华老仙的邪。

mmp!

真当我这个二十一世纪的五好青年,是那么好糊弄的不成?

“张角是谁?老道怎么不认识?”

顿时,南华老仙直接装疯卖傻起来,并不承认张角是他的徒弟。

尼玛。

除非他脑子瓦特了,才会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说出张角是他的徒弟。

如今紫微斗转,大汉的国运在逐渐回笼。

倘若他敢承认张角是他徒弟。

很好。

国运金龙第一时间,就会把他给碾死。

mmp。

在神州境内吸取天地灵气修炼,居然敢教导出准备破坏老子强盛的孽徒。

当灭,才足以消国运金龙之怒。

这也是在冷羽说出张角是南华徒弟的时候,立马反驳张角是他徒弟的事实。

否则到时候让国运金龙抓住把柄,他不仅身上的修为会烟消云散,还会被国运金龙的愤怒碾死。

金龙一怒,天崩地裂,山洪海啸。

这可不是吹嘘出来的。

“是吗,可那张角为何会太平要术啊?”

“貌似我没记错的话,那太平要术好像是老仙你鼓捣出来的吧?”

见南华老仙一口否定张角是他徒弟,冷羽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笑容,不咸不淡喝了口茶水,微微瞥了眼神色自若的南华老仙。

对此。

南华老仙脸上的笑容,越发得意了。

“什么太平要术?老道可不知道什么太平要术,小友切莫在诋毁老朽。”

他做出高风亮节,得道高人的模样,大义凛然的说道。

尼玛。

还好老夫聪明,当年并没有把那炼气法门叫做太平要术。

不然,今日便要道消身陨了。

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谁又能比老夫聪明呢?

啊哈哈。

“是吗?”放下手中的茶杯,冷羽似笑非笑的看着南华老仙,不由看的对方心底发毛,戏谑的问道。

“当然。”虽然南华老仙不知道对方还有什么隐秘,但他相信自己交给张角的东西,真正名字叫什么,眼前的青年不知道。

别说冷羽不知道,就算自己的四位好友,恐怕都不知道自己交给张角的术法,并未叫太平要术。

至于他的四位好友,都是东汉野史或正史中的人物,相信很多人都知道。

分别是:玉真子、左慈、于吉和李意。

其中。

玉真子最为神秘,乃是赵云的师祖,枪神童渊的师父。

而李意?

生于汉文帝刘恒时代,在三国时期尚存,若说他不是修炼有道,那可能吗?

扯远了,回归正题。

“太平要术,真正的名字叫天、地……”

冷羽作为后世人,自然清楚太平要术并非叫太平要术,而是叫天、地、人,三书,咄咄相逼道。

分别是张角、张梁、张宝三兄弟修炼。

张角修炼天书、张梁修炼地书、张宝修炼人书。

就在冷羽说出天、地两字时,南华老仙脸色一白,嘴角流淌出嫣红的鲜血,眼底出现怨恨,老脸上出现狰狞之色。

刚刚就因为眼前小子的话,导致他被属于大汉的国运金龙知晓,将他给反噬了,修为直接被削弱一半。

“怎么样?还要来吗?”

冷羽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眼底有着无尽阴冷与杀意,整个人仿佛是条毒蛇,注视着着南华惨白的脸色,阴森森的问道。

“你是怎么发现的?”

南华老仙捂着胸口,眼底有止不住的怨愤与杀意,语气冰冷至极,问道。

他自问自己所做的一切,天衣无缝,到底是如何被冷羽给看穿的?

“怎么发现的?”

“在我进入昆仑山附近,就感觉到有股窥视的目光,在我身上游离不定。”

“当我施展出螺旋九影时,那股游离不定的目光,陡然间变得炙热无比,仿佛要将我全身扒光,看个通透。”

“在那个时候,我就对你产生了警惕之心。”

“你可还记得我刚刚落地的刹那吗?”

冷羽并未在说下去,而是洒然一笑,脸上出现抹嘲讽之色,问道。

“当然,难道我在那时,就已经暴露了吗?”

南华如今受到国运的反噬,战斗力不足巅峰时期的一层,自然打不过冷羽。

如今的他,就像是砧板上的鱼肉,但他内心还是不甘,想要问个清楚。

“其实,在我未到达昆仑之巅时,你那个所谓的阵法,就已经在暗暗运转。”

“脚尖触地的刹那,杀阵大起,我仿佛就像是大海里的一叶孤舟,有随时覆灭的危机。”

“但我知道,你应该不会轻易杀死我。”

“毕竟,我身上可是有你梦寐以求的武道功法。”

“我就想不通,为何你个堂堂练气士,为何执着于不入流的武道功法呢?”

冷羽眼神闪烁了下,疑惑不解的问道。

“哼,武道功法的强悍,根本就不是炼气功法可以比……”

在冷羽话落,南华就嘴快将自己知道的内情道出,但在说到最后一句话时,看见冷羽眼中的玩味之色,陡然间闭嘴。

他也意识到了,自己被冷羽这家伙套话了。

“谢谢你的配合。”

冷羽满意一笑,继续讲述自己的将计就计:“在我立于阵中央不动时,你是否准备在那个时候灭杀我?”

“随后在我施展出精妙绝伦的剑法时,心中的杀意被压下,贪婪与渴望之色,越发明显。”

“大阵被我破了时,你虽然收敛的隐蔽,但依旧被我给发现。”

“在你邀请我进入这间屋子时,我就感觉到体内的真气停止了运转,很显然你这间屋子,拥有禁锢真气的能力。”

“而你给我沏茶,里面放了某种特殊药物,对吧?”

不等南华开口,冷羽继续说道:“我知道自己无法对付你,就开始诱惑你说要跟你切磋,结果你却拒绝了。”

“这不,正好落入我给你设置的圈套,引出了张角及天地人三书的存在。”

“汉末五仙,分别是玉真子、南华、左慈、于吉、李意,而他们都有个共同特点。”

“那就是依附在大汉国内修炼,并且与大汉正统结下了因果,只要你们做出危害大汉的事情,就会被大汉国运金龙攻击。”

“你安排张角创建太平道,目的就是改天换日,这触及到了大汉国运的根本,你说国运金龙不针对你,针对谁?”

“把你的修炼功法、法术神通、阵法等知识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不死。”

冷羽站起身,笑吟吟看着盘坐在蒲团上,脸色苍白,双目圆睁的南华,说道。

至于南华老仙给的茶水?

抱歉。

这都已经被他通过系统,直接传输给了穿越者杨侑的肚子内。

“死道友不死贫道”这句话,他可是铭记在心里的。

“紫微斗转,移形归位的事情,是你做的?”

第4章 买房

2020-11-22

书评(275)

我要评论
  • ,仿佛&尘内。

    身穿道袍的老者,看着静静站在阵法内,仿佛被镇住的青年,眉头微微皱起,体内的灵气缓缓注入拂尘内。

  • 氛的人&冷羽。

    率先打破这尴尬气氛的人,并非所想象中的南华老仙,而是冷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