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清纯可人女鬼 “有点儿感冒发烧!”白小天一本正经得胡说八道,他内心很苦,无衣服穿,还一身无毛,心里直发毛啊! “对了,孩子,无须在意钱,衣服质量好得多!”白小天望着前台妹妹,一再嘱咐。 大块头保安,伸出手一只接回来双肩包,结...

第8章清纯女鬼

“有点感冒!”白小天一本正经得胡说八道,他内心很苦,无衣服穿,还一身无毛,心里发毛啊!

“对了,孩子,不必在乎钱,衣服质量要好!”白小天看着前台妹妹,再三叮嘱。

大块头保安,伸出一只接过来双肩包,结果差一点就掉在地上,“这么重?”

“大个子,要注意锻炼身体!”白小天,瞥了一眼那个保安。

“这是多少钱?”前台妹妹,惊讶道。

“几十万吧!”白小天大大咧咧的说道,“钱就交给你们了,东西要买好的,我先去睡觉了!”

白小天,打发了二人,别好门锁,无奈的回到床上。

“千忧万愁,唯有睡觉解忧愁!”白小天,倒下开始大睡,白天的身体和灵魂记忆还是在干扰着他。

前台妹妹带着保安走了,一言不发,内心犹豫,自己很可能是和鬼在做生意啊!

回到公共休息室,保安打开绿色双肩包一看,顿时傻眼,前台妹妹和七个同伴也是目瞪口呆。

“这么多钱,只是买衣服?”一个迎宾礼仪小姐尖叫道。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现金!”一个保安喃喃得说道。

“富人的境界我们不懂!”前台妹妹,想起这个辣妹的行为,很是感慨。

“对了,我们先数数这是多少钱!”前台MM郑重道,既然可能与鬼做生意,就要谨慎,不能被鬼骗了。

八个服务人员,都总觉得钱多的烫手,本来简单的任务,突然变得艰巨起来了!

“对,点一下,我们做到心里有数!”大个子保安,想到白小天可是没有告诉她具体金额有多少,也附和道。

九人分工合作,用验钞机点了好一会儿。

前台妹妹,张大嘴巴,震撼道,“60万!还全部是真钱!”

“我们十年也赚不了60万啊!”礼仪小姐和保安人员叹息着说道。

“唉,这座中西部城市还是太偏僻了,如果是在东部海城或是南部广城、抑或京都,”前台妹妹,放心下来,悠悠补刀,“在那里,你们十年不吃不喝也许能赚得到!”

“我们把钱放好,下班就去采购,我们每人可以赚到一笔不菲的佣金!”前台MM轻轻说道,内心想着可以往家里多寄一些钱了。

中山医院,住院部五楼的一间高级病房内,景高扬全身缠着白布,坐在床边,看着面前四个手下,目瞪口呆。

“景总,尤钱匾整个团队失踪了,他的办公室空空如也!”一个马脸汉子汇报道。

“周恒呢?他可是我们的人!”景高扬,大声问道。

“周恒,那小子也不见了!”

“有打开那个冷库吗?”景高扬,急促的追问。

“白天的时候,第五饮料代理厂的马厂长不让我们进门,昨晚我们刚刚潜入进去,就被保安发现了。为了不打草惊蛇,我们主动跑了出来!”

“以前,哪里安保没有这么严格的!”景高扬气愤道,“你们没有打开那个隐蔽的冷库了!”。

“景总,听保安人员骂骂咧咧的说,一晚上有三波人潜入了,都是奔冷库去的。那个马厂长安排了众多保安守护….”

“该死的,我前天刚给尤钱匾这个混蛋转账十亿华夏币,结果他就携款潜逃了!啊!”景高扬,怒不可遏,一用力,脸上的烫伤伤疤裂开了。

“老板,注意身体啊!”马脸汉子,小声说道。

“注意个屁,尤钱匾卷了老子的钱,还交不了货,东瀛、西欧、南非、北美那几个大客户都亲自跑过来催货了!”

马脸汉子等四人,面面相觑,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了。

“老板,要不我们启动另外一家交货?”

景高扬,看着四个手下,“这件事我来安排,不用你们操心。你们找人给我盯好了酷似舞清影的那个贱人,只要她一离开,就给我抓起来,我要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景高扬,被送到医院后,一番思考,再找资源确认,最终确定自己被那个小萝莉给阴了,恨得他牙痒痒的。

“还有安排人给我盯好了刘海兰、卓青萍、冉美丽、赵小曼、陈荣荣五个臭婊子,我一定要好好的拾掇她们!以前是给你们面子,不要以为我景高扬怕你们了!”

“老板,她们可是中原城五大家族的掌上明珠啊!”马脸男子小声说道,“强龙不压地头蛇!”

“一个小地方的财阀而已,等老子伤好了,一定搞的她们家破人亡,让她们生不如死!”景高扬,恨死了,自己被她们泼的热牛奶,全身上下大面积烫伤,接近毁容,他怎么能忍?

“是,老板!”四个手下,老老实实地应了一声。

“你们去吧,弄丢了那几个贱人,我废了你们!”

景高扬,脾气不好,挥挥手,轰走了四个手下,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王叔,都谁来帮我啊?”

“高扬,我和你赵叔亲自带队来帮忙,公事私事全帮你一起搞定!”一个乌鸦嚎叫般的声音从电话中传出。

“王叔,你们什么时候到啊?”

“明天中午就到!”

“太好了!”景高扬,关掉电话,兴奋起来,“哈哈,我的帮手来了,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咚咚!”

两声敲门声响起,随后门被推开了,走进了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娇小清纯护士!

“31号,打消炎针了!”

“这么早?”景高扬奇怪道,“护士小妹妹,你怎么看着眼熟呢?”

“色狼见到漂亮女孩都说眼熟!”娇小清纯的小护士,冷冷的说道。

景高扬,撇撇嘴,趴在床上,准备脱裤子!

“不打屁股,把右胳膊伸过来!”小护士,命令道。

“右胳膊,不是有伤吗?”

“这点小伤不碍事,死不了人的!”小护士粗鲁的,拉起景高扬的胳膊给戳了一针。

“哎呦,好疼!”景高扬,尖叫起来。

“哼,懦夫!”小护士很凶,拔起针筒,摇曳着单薄的娇躯走了。

“奇怪,这个贱人怎么和舞清影很像呢?”景高扬,瞟了一眼小护士背影,喃喃说道。

“啊!”

景高扬,尖叫一声,倒在床上,翻滚着大声嚎叫,他的皮肤开始龟裂,鲜血慢慢渗透出来!

清纯小护士,随手将针筒扔进垃圾桶,朝着更衣间走去,“想让我生不如死,就先让你受尽折磨,生不如死!”

清纯小护士,走进更衣间,一套护士服凭空落在地上,那个小护士就像是凭空化作了空气一样,诡异的消失不见了。

白小天,一丝不挂,躺在超级大床上,四仰八叉,睡得呼啦呼啦的。

白小天,笑容满面,口水横流,他似乎正在做着美梦!

在梦境之中,白小天开心极了,自己居然又长出了头发和眉毛,一头披肩黑的发亮长发,两道浓浓的霸气剑眉,让他不禁得意忘形,喜笑颜开,甚至有点放浪形骸。

“仙后,我帅吗?”白小天,一反常态,走到离名义上的妻子面前两米远的距离,傲然而立,死皮赖脸的问道。

“俺家的仙帝老公,当然帅了!”那个美丽与智慧并重,武力值排在仙界第二的绝色仙后,面露诧异,但嫣然笑道。

“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白小天,看着可爱的妻子,流着口水赞美着,仙后的美能融进他的心灵里。

“唉,倾城倾国之貌又如何,终归走不进你的心灵!”美丽仙后,黯然叹息,“我们是夫妻,可是在一起数万年,却没有夫妻之实,反而更像是姐弟!”

“仙后,对不起!”白小天,不由自主的倒退几步,惨淡的说道,“是我负了你!”

“小天,你没有负我!”仙后郑重说道,“你没和我有夫妻之实,但有姐弟之情,其他的妃子呢,你没和她们有过夫妻之实,只是像是闺中密友,偌大的仙界,你更没有一丝男女之事的绯闻!”

美丽仙后,明眸善睐,看着白小天,七分真情,三分幽怨,幽幽说道,“我知道你肯定是有原因的,但能告诉我们吗?让我们和你一起来面对!”

“我,我,我有….”

“嘻嘻,白小天,你果然没死,还逃到了银河域太阳系!”

不等白小天说完,一道尖锐刺耳的声音传来,一只遮天蔽日的吞天雀朝他扑来。

“啊!”

白小天,尖叫一声,骨碌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

白小天,赤身裸体,身体剧烈颤抖着,一滴滴汗水从头上滴下,沿着身体流下!他紧张的凝视四周:还是熟悉的至尊总统套房,虽然拉着窗帘,但还是有微弱的光线照进来,显示天已经亮了!

“恶梦醒来是早晨!”

白小天,气喘吁吁的跳下床,赤着脚,打开灯,冲进了浴室!

“我真的长头发了!”

“我真的长眉毛了!”

白小天,看着镜子中黑色长发披肩、浓黑剑眉的自己,本来应该高兴的,但那个噩梦,让他皱紧了眉头,无法高兴起来。

“看来梦境是真的!”

书评(169)

我要评论
  • 队伍、&财团,

    而雇佣兵、古武者、修炼者、散修队伍、保镖、民团、财团,均成为了七萌之间斗法的基本工具;

  • 仙帝生&代理人

    陨落仙帝,一丝残魂,坠落凡尘,法则所迫,入死人身,一边逃命,一边高呼,“仙帝生意,代理人生:汝钱吾花,汝妻吾养,你爹你娘,还是你的!代理人生,白天做梦!”

  • 小的黑&色麻雀

    “以死换伤?”身高万丈,气势磅礴的黑袍主宰灭天,看着身体炸裂、五彩能量四射,即将灰飞烟灭的不朽仙帝,惊讶出声,突然他开始缩小,慢慢变化,化出本体,一只拳头大小的黑色麻雀,吞天雀!

  • 公元3&华夏祖

    公元3050年,华夏祖国,综合国力,排名世界第一,科技、政治、军事、经济、都是空前超前,位居世界第一,为应对华夏祖国,其他世界区域,纷纷结成盟团,美萌、欧萌、俄萌、阿萌、啦萌、非萌。

  • 聋的的&”

    吞天雀,发出震耳欲聋的的声音,“儿郎们,吞噬仙界,毁灭众生,吞天----永恒!”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