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苏沂暗暗捏紧了自己手中的玻璃杯子。本来在报名参加聚餐前,她推断自己会是昨天这场同学会的女主角,没想起竟然会被安幕然这个女人抢了风头,并且江尹鑫的目光也总是会不时地原本在参加聚会前,她断定自己会是今天这场同学会的女主角,没想到居然会被安幕然这个女人抢了风头,而且江尹鑫的目光也总是时不时地朝着安幕然瞟去,那眼神分明是对安幕然又重新燃起了兴趣。。...

白苏沂暗自捏紧了自己手中的玻璃杯子。

原本在参加聚会前,她断定自己会是今天这场同学会的女主角,没想到居然会被安幕然这个女人抢了风头,而且江尹鑫的目光也总是时不时地朝着安幕然瞟去,那眼神分明是对安幕然又重新燃起了兴趣。

男人是不是都是这么善变,吃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

白苏沂越想越气,抬眼看着安幕然众星捧月的模样,冷哼一声道:“幕然,没想到那天我在服装店遇到的人真是你啊,你怎么不早说啊,要不然我不就把那条裙子让给你了,免得你花十倍的价钱买了。”

此言一出,安幕然的嘴角立即闪过一抹冷笑,看来白苏沂又要开始挑事了。

在座的同学听到白苏沂这么说,都向安幕然投去了好奇的目光。

林珊珊第一个开口问道:“幕然,你之前和白苏沂见过面?什么十倍的价钱买衣服啊。”

安幕然还没开口回答,白苏沂就先她一步开了口:“你们可能不知道,就在前不久,我碰到过幕然一次,当时没把她认出来,那个时候我正好看中了一条价值一万块的裙子,幕然也看中了,当时她还说要以十倍的价格买下我的裙子呢。”

“哇塞,你这么霸气啊。”林珊珊完全没找到白苏沂说这句话的重点,还夸赞了安幕然一句。

反而是其它的女生不可思议地说道:“一万块的十倍不就是十万块,幕然,你现在居然这么有钱了啊,出手这么大方,十万块的裙子我可是想都不敢想啊。”

“是啊,当时我也很意外,如果没记错的话,幕然之前还在各种打零工吧,月薪几千块怎么可能说拿十万就拿十万,现在想必是找到更好的地方高就了,月薪怎么说都得大几万块了吧,要不然……。”白苏沂故意顿了顿,漫不经心地喝了口手中的红酒,“会让人误以为你被什么男人包养了呢。”

白苏沂状似无意的话却充满了满满的恶意,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的向安幕然看去,眸子中也都飘上了几丝怀疑,包括江尹鑫在内。

江尹鑫犹豫了一下,也开口问道:“对了,幕然,你现在在哪里工作呢?”

白苏沂轻瞥了江尹鑫一眼,这是江尹鑫到现在为止和安幕然主动说过的第一句话,但不知为何,她就是觉得江尹鑫这种看似平常的语气里,透着几分急切和紧张,让她的心里又多了几分对安幕然的怨恨。

“白苏沂,你自己想被男人包养是你自己的事情,少在这边乱说话!”林珊珊不服气地嚷嚷了一句,安幕然的事情她都知道,包括她和周奕安协议结婚,然后辞去了所有的工作改造逆袭的事情,她们之前就商量好了,先不把这件事情透露出去,找到合适的机会在打脸渣男和小三,所以也自然知道安幕然资金的来源。“我们幕然就不能有点积蓄了,女人花点钱给自己买条好点的裙子怎么了。”

“话是这么说,但幕然当时是先打了电话才拿出钱的,还真是不得不让人想多啊……”白苏沂继续讽刺道。

“啪”得一声,林珊珊直接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你这个女人还真会挑事,思想也真够肮脏的,人家出去打个电话就是被包养了啊,那我待会出去打个电话,然后甩十万块到你头上是不是也被包养了?”

“你给我等着。”说罢,林珊珊就雷厉风行地拿起桌上的手机,试图往门口走,却被安幕然一把拉了回来。

安幕然有些无语地摇了摇头,这个珊珊也真是的,现在的造型虽然女人了,但是脾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暴。

她把林珊珊重新按在椅子上,这才从容地扫视了一圈神情各异的同学一眼,微笑道:“各位,我还没来得及和大家说,我现在在,嗯,周氏财团工作。”

就在刚刚,安幕然偷偷给周奕安发了一条短信,短信的内容是“能不能借用你们周氏财团一个职位,冒充你们的一个员工?”

很快就得到了周奕安的回复。

“随便,哦,对了,你本来就在替我做事,也不算冒充。”

所以安幕然就大胆的这么说了出来,虽然她的心里也有点小心虚。

“周氏财团!”在一片安静中,邱祥惊叫出声,“哇塞,这是我做梦都想进入的公司!”

在整个安林市,谁不知道周氏财团就是神祇般的存在,能进入周氏的全都是不可小觑的人才,公司待遇福利也极好,就连一个普通的小员工也是月薪过万,但也是因为这样的公司太好,筛选员工的标准也格外的苛刻,想进去简直比登天还难,就连隶属周氏旗下安云集团的江尹鑫如今也还没能够到这扇高高在上的大门。

顿时,不大的包间里开始议论纷纷起来,看向安幕然的目光也多了几分高看。

江尹鑫也将神色复杂的目光落在安幕然的身上。

现在的安幕然真的变了很多,不仅时髦漂亮,而且也更加自信,举止投足间都透着迷人的味道,让人想移都移不开目光,而且她居然进入了周氏财团,还真是令人意外。

想到这里,江尹鑫心中突然涌上一阵不适,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身边的正牌女友白苏沂,和现在的安幕然比起来,白苏沂淡的就像一杯白开水。

而此时的白苏沂正死死地盯着安幕然,想从女人身上找出什么说谎的漏洞,但安幕然表现得太从容,也太淡定,竟然一点漏洞都找不到,不禁让她恨得直咬牙,过了半晌,她才不服气地说道:“哟,说的好像真的一样,你说你是周氏财团的员工你就是啦,那我还说我也在周氏财团工作呢,安幕然,周氏财团的员工证你有没有,我听说他们员工每个人的手机里可都会备份一份员工证电子档,你既然是周氏财团的员工,也应该有的吧。”

第3章 受辱

2020-11-22

书评(342)

我要评论
  • &还在向

    她的问话一出口,回答她的不是江尹鑫,而是十分钟前还在向她道贺的闺蜜白苏沂。

  • 臾才颤&瞎了眼

    安幕然仰头闭上了双目,须臾才颤抖的说道:“好,好,好!我安幕然真是瞎了眼了,居然会认识你们这一对狗男女,你们听好了,我在这里诅咒你们不会有好结果!”

  • &子!”

    “都说了没有,我真的是走错了车子!”安幕然直接翻了个白眼,是不是长得好看的男人都这么自恋?

  • 江尹鑫&为什么

    江尹鑫和白苏沂到底在说什么,她为什么一点都听不明白。

  • 直到男&前投怀

    直到男人淡漠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到我面前投怀送抱的女人不少,倒是没见过这么胆大的。”

  • 刺目的&她积攒

    安幕然怔怔地看着自己被红酒染红的婚纱,胸口刺目的鲜红刺痛了她的眼睛,这件婚纱是她积攒了一年才凑够钱买回来的,如今就如垃圾一样被人任意践踏。

  • &江尹鑫

    “幕然,对不起,我不能和你结婚。”婚礼现场,当穿着婚礼礼服的安幕然满脸含笑地走近新郎江尹鑫时,就听见了江尹鑫这么一句无情的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