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幕然会觉得自己这一次真的是亏大发了,自己好心做人做事,最后倒霉透顶的竟然是自己的腰包,要明白她现在的不但是个无业游民,并且还欠了周奕安一屁股外债,这个男人怎么不忍心的。女人委女人委屈地眨巴着眼看着面前的男人:“好,我请可以,但我必须要先确认一件事情。”。...

安幕然觉得自己这次真的是亏大发了,自己好心做人,最后倒霉的居然是自己的腰包,要知道她现在不仅是个无业游民,而且还欠了周奕安一屁股外债,这个男人怎么忍心的。

女人委屈地眨巴着眼看着面前的男人:“好,我请可以,但我必须要先确认一件事情。”

“说。”周奕安看着安慕然的样子,不禁心情大好,谁叫她刚才那么不赏脸。

“是不是只要能吃饱肚子的你都能接受?”

周奕安点了点头,并不觉得安幕然问这句话有什么意义。

安幕然看到周奕安点头,立马呼出一口气,嘿嘿,这个可是他说的。

于是,二十分钟后,安幕然就带着周奕安来到了一家路边摊。

坐在一张塑料椅子上的周奕安的脸色明显不太好,他穿着一件名贵的丝质衬衫,一条格纹的订制手工裤子,再加上一双由意大利著名设计师Cristoforo设计的全球限量版皮鞋,完全和这家脏兮兮的路边小餐馆不在一个调子上。

除了男人的穿着打扮外,他那张脸也显得和周围的人格格不入,俊朗得不像来自人世,一点都没有地气。

所以坐在周围的客人,不论男女,都频频向周奕安投去了好奇的目光。

安幕然强忍住笑,把手中的一张有点脏兮兮的菜单递给了周奕安道:“你别看这家小摊子的环境不咋的,口味真的还不错,看看有什么想吃的,随便点,这里我还是能请的起的。”

周奕安看着安幕然递过来的菜单,蹙了蹙眉头,他长这么大曾几何时到过这种路边的摊子吃饭,还有接收周围这么多三教九流人的目光,若放在平时,别说是到这种地方来吃饭了,就连看都不会看一眼。

安幕然看着周奕安半天没动作,戏虐道:“怎么,刚才周公子不是说只要能吃饱肚子就行了吗,现在嫌弃了?”

周奕安看着安幕然一脸得意的样子,嘴角慢慢地勾起,嗯,这个女人是故意的,他以为他不敢在这种地方吃饭?

好,他偏偏不能如了她的心愿。

于是,周奕安不紧不慢地接过了安幕然手中的菜单,只是淡淡一扫,就丢在了一边。

“既然你说这里的东西好吃,那就每样都来一份吧。”

男人的话音刚落下,安幕然就不可思议地张大了嘴,完全没料到周奕安会这么说。

她已经够穷困了好不好,不带这么宰她的啊!

“怎么,刚才安小姐不是说随便我点的吗,现在不乐意了?”刚才安幕然戏虐周奕安的话,现在周奕安又原封不动的还了回去。

安幕然抽了抽嘴角,果然,周奕安是只奸诈的小狐狸,她这只单纯的小白兔斗不过。

于是,女人只能咬了咬牙,叫来了老板点了所有的菜,好在这只是一家路边摊,菜品不算多,所有点上来的菜放在一起正好凑上一桌。

菜上齐后,安幕然和周奕安的这个方向再次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哇,这么个一身贵气的大帅哥和身材纤瘦的小美女居然这么能吃!

安幕然看着面前摆满的桌子,心在滴血,肉在抽痛,这里虽说不贵,但这一桌也得花上她上千块大洋。

周奕安这个超级大坑货!

想到这里,安幕然如刀子般的目光就不客气地向周奕安投了过去:“周公子,你多吃点啊,不要把自己吃撑了。”

周奕安漂亮的眸子闪过一丝笑意,不紧不慢地拿起筷子,把面前的菜一道道品尝了过来,那动作优雅的令人咋舌,愣是把地摊小吃吃出了高级餐厅的韵味,连坐在周围的客人都有一瞬间的恍惚,以为自己来到的不是路边摊,而是什么高级的西餐厅。

安幕然也静静地盯着男人优雅的动作,眸子的怒火渐渐熄灭,取而代之的是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失神。

说实话,周奕安的模样真的是太好看了,可以说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脸上一点瑕疵都没有,再加上与生俱来的贵气和全身上下散发的摄人气场,足以让无数个女人沉醉。

“是不是看我就能看饱了?”吃着菜的周奕安突然抬头看见安幕然傻傻看着自己的样子,嘴角愉快地翘起了一个弧度,紧接着,他自然地夹起几道他觉得还不错的菜送到安幕然的碗里,“这几道菜还不错,虽然制作手法有点粗俗,也没有摆盘可言,但口味倒是有亮点。”

听到周奕安的话,安幕然立马回过神来,脸上也跟着泛起了淡淡的红晕,额,她居然看周奕安看呆了,真是丢死人了。

安幕然心虚地干咳了两声,然后低着头狂吃起碗里的菜来,以掩饰自己的心虚。

“慢点,又没人和你抢。”

说着,周奕安又往安幕然的碗里夹了几道菜。

虽然是个小动作,但对周围时刻注意这桌动态的人来说,就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的瞪大了眼睛,特别是角落里的几个女生。

“哇塞,好羡慕那个女生啊,男朋友不仅帅,还这么体贴,给女朋友把这里的每道菜都一次性点了,还一直往女朋友碗里夹菜。”

“是啊,是啊,真是羡慕死人了,我要是有这么一天,死也无憾了……”

“少做梦了,你也不看看那个女生自己本身就是一个超级大美女啊,哎,真是好般配的一对啊……”

一边埋着头吃菜的安幕然被时不时传入耳朵里的议论声惊得差点被菜呛住,有没有搞错啊,这一桌菜分明是她请客的好不好,而且周奕安哪里贴心了,虽然是夹了几个菜,但都是她不怎么喜欢的啊,有哪个贴心的男朋友会不知道自己的女朋友喜欢吃什么。

安幕然在心中翻了个白眼,心情不太愉快地吃完了这顿饭,但某人却吃的很是愉快,很满意自己做了一个喊安幕然请客的决定。

第3章 受辱

2020-11-22

书评(252)

我要评论
  • 错了车&都这么

    “都说了没有,我真的是走错了车子!”安幕然直接翻了个白眼,是不是长得好看的男人都这么自恋?

  • ,胸口&如今就

    安幕然怔怔地看着自己被红酒染红的婚纱,胸口刺目的鲜红刺痛了她的眼睛,这件婚纱是她积攒了一年才凑够钱买回来的,如今就如垃圾一样被人任意践踏。

  • 不服气&错了车

    听男人这么一说,安幕然终于回过了神,她有些不服气地嘟了嘟嘴:“你别胡说,我,我只是上错了车子。”

  • 样子,&看就是

    这辆车子显然不是一般的出租车的样子,内里奢华宽敞,座椅柔软舒适,一看就是一辆豪车!

  • 都没有&现出来

    说实话,女人的脸上虽然画着浓妆,但妆容一点都没有将她的优点显现出来,反而将她的缺点无限放大,实在是有够丑的,不过她的身材倒是很好,事业线明显,包裹在抹胸婚纱下的线条若隐若现。

  • 顿觉火&大,刚

    安幕然顿觉火大,刚想再吼一声,却猛然发现周围的氛围有些不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