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幕然递过来菜单的手顿了顿,顺着声源处望去,在看很清楚女人的脸后,轻轻张开嘴巴了口。说话的的是一个长相极其好看的女人,面容白皙,五官精致优雅,身材修长妙曼,穿着一身黑色的简约大气说话的是一个长相极为漂亮的女人,面容白皙,五官精致,身材纤细婀娜,穿着一身黑色的简约礼裙,将女人原本就雪白的肌肤衬托得更加白皙,一字领领设计的领口处,隐隐露出她两道诱人的锁骨和圆肩,任由大波浪的漂亮长发披散在肩头,透着无尽的魅惑和女人味。。...

安幕然接过菜单的手顿了顿,顺着声源处望去,在看清楚女人的脸后,微微张开了口。

说话的是一个长相极为漂亮的女人,面容白皙,五官精致,身材纤细婀娜,穿着一身黑色的简约礼裙,将女人原本就雪白的肌肤衬托得更加白皙,一字领领设计的领口处,隐隐露出她两道诱人的锁骨和圆肩,任由大波浪的漂亮长发披散在肩头,透着无尽的魅惑和女人味。

再加上户外柔和的月光和周围点着的几盏暖黄色的小灯,更是衬托得女人格外亮丽迷人。

楚曼盈。

安幕然在心底叫了一声楚曼盈的名字,下意识地向周奕安望去。

不出所料,周奕安在微微吃惊后,满脸温柔地看着对面的女人,那种温柔是安幕然从来没见过的,让她的心也跟着莫名抽痛了一下。

“曼盈,这么巧。”周奕安笑道。

楚曼盈微笑着点了点头,指了指坐在自己对面的女孩道:“对啊,约了朋友来吃饭,今天听说你回来了,本来还打算约你周大少出来共进晚餐的。”楚曼盈一副嗔怪的娇俏模样,“可惜你周大少是大忙人,电话都打不通。”

说完,楚曼盈的目光突然转向了安幕然:“咦,这位是?”

周奕安看了安幕然一眼,刚要开口介绍,安幕然却先他一步开了口:“我是周奕安的朋友,额,普通朋友。”

话音落,空气里莫名得沉默了一会。

周奕安抬眼看向安幕然,泫黑的眸子里涌过一丝暗流,安幕然说是自己的朋友,而且还是这么迫不及待地说出口,她就这么不想在别人面前承认他们夫妻的身份?

好,很好。

一丝冷笑浮于周奕安的唇角,但很快他就慵懒地点了点头:“没错,普通朋友。”

本来安幕然脱口而出朋友的时候心里就有些不适,现在听到周奕安也这么说,心底更是冰凉一片。

不过她有什么资格不满,楚曼盈本来就是周奕安的正牌女友,这应该是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事情吧。

想到这里,安幕然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当电灯泡了,遂立马开口道:“啊,周奕安,我突然想起来我晚上还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做,恐怕不能和你在这里吃晚饭了,要不你和楚小姐一起吃,我就先走了。”

说罢,也不等周奕安给出回应,就急急忙忙唤来服务员接着她上岸。

周奕安的脸色沉了又沉,看着女人急急忙忙远去的背影,心底涌现出一股烦躁的怒火,他带安幕然过来,本想好好和她吃一顿晚饭,没想到她不仅撇开了和他的关系,而且还这么随便地丢下他走了!

她到底把他当做什么了!

周奕安此时也没了用餐的心情,在安幕然走后,也起身唤来了服务员。

“奕安,不吃过再走吗?”一边的楚曼盈不安地看了周奕安一眼,小鹿般的眼睛,带着一抹楚楚可怜,“我们一起吃啊。”

周奕安此时却没有和楚曼盈说话的心情,匆匆丢下一句:“我不吃了,你们吃的开心。”后,便上了岸,离开了餐厅。

“曼盈,刚刚那个男人就是你经常向我提起的周奕安啊?哇塞,真是帅到爆炸啊,虽然名声不好,但是就凭那张脸估计也能让无数女人投怀送抱吧,刚才我一直都在小鹿乱撞中,竟然都没有和他说话,真是太可惜了!”坐在楚曼盈对面的短发女孩,看着周奕安远去的身影,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

楚曼盈笑了笑:“依云,下次有机会我再把奕安好好介绍给你认识。”

说着她便不紧不慢地吃起了面前的一盘牛排来,仿佛对刚才那段小插曲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不过在低头的瞬间,女人的眼底却流露出一抹复杂的情绪。

从来都没有见过周奕安如此不安的模样。

那个能轻易勾起他真实情绪的女人会是谁?

突然,一个猜想在楚曼盈的脑中出现,周奕安的新婚妻子安幕然。

安幕然从餐厅出来就有些后悔了,这个餐厅地处偏僻,而且来吃饭的客人多半都是开着豪车来的,这周围根本一辆出租车都看不到,更别说地铁或者公交车了,安幕然在路口等了半天,一辆车子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就在她犹豫是不是要来个十万五千里长征,自己徒步走回去的时候,一辆黑色的保时捷停在了她的面前。

随着车窗的缓缓摇下,露出了里面男人完美的侧脸。

“上车。”周奕安看了安幕然一眼,冷冷道。

安幕然显然没想到周奕安也会出来,愣是半天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周奕安又极度不悦地重复了一一遍“上车!”这才如梦初醒般,打开了车子的副驾驶座,坐到了周奕安的旁边。

直到车子开到了老远,车子里的两人都没有一个人说话,一时间,尴尬的氛围在空气中弥漫。

安幕然轻咳了两声,刚想问周奕安他怎么也出来了,但她肚子突然发出的极不和谐的声音却先一步打破了沉默。

开着车子的周奕安的脸色黑了黑,这个女人明明肚子很饿了,刚才还非要说有什么事情借机离开。

“呵呵。”安幕然尴尬地笑了两声,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红晕。

周奕安无奈地叹了口气,冷冷问道:“怎么,饿了?”

安幕然在心中对周奕安翻了无数个白眼,他这问的不是废话吗?

“刚才为什么说有事不吃饭?”周奕安的声音依旧冰冷。

安幕然很想大叫一声,这还不是想给你和楚曼盈创造条件在一起,真是不知好人心,但憋了半天也不敢说出口,只得讪讪地答道:“我记错了,是明天晚上有事,不是今天。”

闻言,周奕安勾了勾唇,这个女人变得可真快,也不知道她脑子里面装的都是什么。

“你的记性还真是好。”周奕安不无讽刺地说出这句话,他向窗外看了一眼,此时路边已经能看到繁华的街市,以及一家家正在营业的小餐馆,缓缓道,“我饿了,本来想请你吃饭的,你既然不领情,那现在就改让你请我吃饭好了。”

第3章 受辱

2020-11-22

书评(323)

我要评论
  • 声音在&少,倒

    直到男人淡漠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到我面前投怀送抱的女人不少,倒是没见过这么胆大的。”

  • 地垂落&身所有

    女人的手无力地垂落在了身侧,几乎是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才不至于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

  • 纱上:&直接穿

    男人的目光落在女人一身白色的婚纱上:“居然直接穿着婚纱来了。”

  • ,好!&然真是

    安幕然仰头闭上了双目,须臾才颤抖的说道:“好,好,好!我安幕然真是瞎了眼了,居然会认识你们这一对狗男女,你们听好了,我在这里诅咒你们不会有好结果!”

  • 沂到底&一点都

    江尹鑫和白苏沂到底在说什么,她为什么一点都听不明白。

  • 的头顶&来。

    瞬间,安幕然只觉得一盆冷水从她的头顶狠狠地浇了下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