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奕安眼底的火花愈发浓,动作也愈发异常激烈,她了不能满足于对女人唇上的占据,滚热的掌心顺着女人的脖颈一路大幅下滑,探入了安幕然粉色的连衣裙领口,就在将要遇上女人胸前的周奕安皱了皱眉,本来并不打算理睬,但打电话的人却像有什么急事一样不依不饶,刺耳的铃声一刻都没有停歇过。。...

周奕安眼底的火花越来越浓,动作也越发激烈,她已经不满足于对女人唇上的占有,滚热的掌心顺着女人的脖颈一路下滑,探入了安幕然粉色的连衣裙领口,就在即将碰上女人胸前的饱满时,车子内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

周奕安皱了皱眉,本来并不打算理睬,但打电话的人却像有什么急事一样不依不饶,刺耳的铃声一刻都没有停歇过。

男人的心里涌上一阵烦躁,他伸手拿起手机,正准备按下关机键,却在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人名后,收了手。

楚曼盈。

看到这个名字,周奕安浑浑噩噩的大脑终于清醒了不少,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挂断了电话。

这个时候还是安幕然比较要紧。

他扔了手机,重新把目光凝在了面前犹如罂粟般吸引人的女人身上,安幕然的双颊绯红,朱唇微张,带着致命的吸引力。

周奕安深吸了口气,刚才被那个电话一搅和,他体内的燥火褪了大半,这才能把体内的欲望勉强压了下去,然后叹了一口气,抱起了安幕然,朝着屋子里的浴室走去。

很快,周奕安便打开了淋浴的喷洒开关,拿着淋浴头朝着安幕然的身上浇了上去。

感觉到冰冷的水浇在自己的身上,迷迷糊糊的安幕然瞬间清醒了不少,她的眼睛缓缓睁开,看向了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首先入眼的是个被深蓝色衬衫包裹的结实胸膛,顺着胸膛向上看去,安幕然便看到了周奕安一张近乎完美的脸,不过看起来有点不高兴。

他当然不高兴,安幕然被人下药了他不高兴,而自己身为安幕然的丈夫,却不能对她做什么,更让他更不高兴!

“啊!周奕安,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刚才不是……”安幕然的脑中突然回忆起了李安杰对自己下药的事情,吓得立马低下头查看自己的衣服,好在自己的衣服完好的穿在自己身上,只是被冷水浸透了,薄薄的衣料下展现出自己傲人的好身材。

安幕然瞥了周奕安一眼,立即抬起双手挡在了胸前,这才猛得舒出一口气。

幸好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她拍了拍胸口,一丝后怕的情绪在胸口蔓延。

一旁的周奕安有些好笑的看着安幕然的动作,语带戏虐道:“现在知道怕了?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你早就被李安杰给办了!”说到这里,男人暗黑的眸子突然流淌过一抹浓烈的怒火。

安幕然咬了咬唇,低声问道:“周奕安,是你救了我?”

周奕安看着安幕然,那表情分明在说“要不然你以为呢?”

“你不说这几天在美国吗,怎么会突然跑到佘玉丽的别墅去了?”问到这里的时候,安幕然心里突然有了一个令她心跳的想法,周奕安不会是因为不放心她,特地从美国赶回来了吧,但想想又觉得不可能,周奕安在乎的人只有楚曼盈,她只不过是她的协议妻子,他又怎么会为了她回来。

果不其然,只见周奕安随口说道:“哦,那边的事情办好就提早回来了,正巧路过佘玉丽的别墅,就顺便去看一看,正好就撞见了李安杰抱着你的那一幕。”

“原来是这样啊。”虽然早猜想到了这样的事实,但安幕然的心底还是涌上了一阵失望,“还真是巧啊,看来老天爷也在帮我,这次真是谢谢你了周奕安。”安幕然努力扯出了一个微笑。

周奕安耸了耸肩,算是回应了安幕然。

两人之间有短暂的沉默,周奕安的目光锁在安幕然的脸上,看见女人原本樱红的唇畔开始有些微的泛白,他立马开口道:“安幕然,别呆坐在浴缸里了,如果觉得清醒一些了,赶紧洗个热水澡,免得着凉。”言语间流露出他自己都未察觉的关切。

安幕然怔了怔,抬头吃惊地向周奕安看去,这家伙是在关心她?

但这个想法才产生两秒,周奕安接下来说的话又让安幕然只想翻白眼。

“或者你是想让我帮你洗?”周奕安挑了挑眉,戏虐道。

果然,关心什么的都是幻觉。

“不劳烦周二少,我自己来。”安幕然做了个请周奕安出去的动作。

周奕安也不再说什么,心情大好地朝着门外走去,一边走,一边像突然想到什么一样说道:“对了,待会你洗过出来我带你出去吃饭。”

安幕然换了身简单的T恤和短裤就从浴室出来了,本来以为周奕安说带她出去吃饭,只是随便去一家附近的餐馆,没想到却带着她到了一个极具情调,而且又非常高大上的地方。

这是一家立于湖泊上的水上餐厅,不像常规的厅一样,把餐桌椅放在室内,而是把桌子做成了小船的造型,让它们直接漂浮在湖面上,吃饭的同时,也可以欣赏湖面的洌滟波光,还有周围的自然景观,好不惬意舒适。

就连送菜的服务员也不用走着送菜,而是驾着小船在客桌间游走,像是威尼斯的商人,嘴里还哼着意大利的小曲儿。

安幕然看着眼前梦幻般的餐厅,以及用餐客人高贵的举止仪态,就知道这是一家非一般人能来得起的餐厅。

“周奕安,我们随便吃吃就好了嘛,再不济我也可以下厨给你做饭啊,干嘛要来这里,这里一看就很贵啊。”安幕然“啧啧”了两声,周奕安这个有钱公子哥还真是铺张浪费。

听到安幕然这么说,周奕安的眉角扬了扬,这个女人,真不知道是该说她好,还是不说她好,经常都考虑这种为他省钱的问题。

他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直接拉着安幕然在一艘临岸的小木船上坐了下来。

“想吃什么就点吧,不用替我省钱。”说着,周奕安把菜单递给了安幕然。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小船上突然响起了一道女人惊喜的声音:“奕安,你也在这里啊。”

第3章 受辱

2020-11-22

书评(255)

我要评论
  • 同江尹&了五年

    安幕然同江尹鑫交往了五年,他有没有说谎,一眼便能看出。

  • 她有些&婚礼马

    她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半晌才挤出一个笑容道:“尹鑫,你是在和我看玩笑吧,别闹了,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 条柔和&。

    这是一个长相俊朗的男人,五官如刀削般精致,面容白皙,线条柔和,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高贵的气质。

  • 嫁了,&业界有

    今天她就要出嫁了,但她一点都不开心,因为嫁的人不仅不是她喜欢的,而且还是业界有名的花花公子。

  • 杯子,&里滚出

    白苏沂举着手中的空杯子,面上满是恶毒的嘲弄:“安幕然,你若是还想要点脸面,就赶紧从这里滚出去,从此以后都不要来纠缠尹鑫。”

  • 安幕然&浇了下

    瞬间,安幕然只觉得一盆冷水从她的头顶狠狠地浇了下来。

  • &碰到江

    但还没碰到江尹鑫的衣袖,一杯冰冷的红酒就从她的头顶“哗啦”一下浇了下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