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此刻被李文丽抱在怀中的安幕然力气越发小,全身也躁热得感觉要火大,理智说她所以要远离它这个搂住自己的男人,但身体却不由自主地想靠上他,想找寻这一处清凉舒爽。看见看到女人如小猫一样在自己怀里乱蹭着,长而密的浓眉扑闪扑闪,粉嫩的脸颊在药物的作用下泛着迷人的红晕,更让李安杰原本就开始躁动的身体,禁不住泛起一股又一股的热流。迫不及待地想要把安幕然带到车里。。...

此刻被李安杰抱在怀中的安幕然力气越来越小,全身也燥热得感觉要冒火,理智告诉她应该要远离这个抱住自己的男人,但身体却不由自主地想要靠上他,想要寻觅这一处清凉。

看到女人如小猫一样在自己怀里乱蹭着,长而密的浓眉扑闪扑闪,粉嫩的脸颊在药物的作用下泛着迷人的红晕,更让李安杰原本就开始躁动的身体,禁不住泛起一股又一股的热流。迫不及待地想要把安幕然带到车里。

但就在他的手即将触到门把手的前一刻,一道阴寒的声音突然在他的耳边响起。

“杰少爷,我要是没看错的话,你手上抱着的好像是我的老婆吧?”

闻言,李安杰的身体一僵,有些不敢相信的将头转向了声源处。

周奕安怎么会在这里?!

他刚才明明让他的手下去打听了,周奕安前两天去美国鬼混去了,一时半是不会回来的,难道他提前回来了?

但是即使回来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不成是为了……

李安杰看了自己怀中的女人一眼,心中产生了一抹疑惑,周奕安对这个女人是认真的?

不过疑惑只是一瞬间,李安杰很快就平静了下来,看到又怎么样,别说他还没拿安幕然怎么样,即使他已经把她办了,周奕安又能拿他如何?

虽然周家在安林市的地位举足轻重,但周奕安在周家却没有什么地位,谁不知道他是一个废材少爷,整天就只知道玩女人,他的父亲周晋风也极度不喜欢他的这个二儿子,在周氏只给了他一个挂名职位,而周氏真正的接班人是他的表姐夫周奕辰。

李安杰故作惊讶道:“这不是我们的周家二公子吗,来的还真是巧啊,你老婆喝醉了,我正准备送她回家呢。”

虽然李安杰不把周奕安放在眼里,但被人抓了个正着,他也不能表现得过于明显,毕竟还是要给周家几分面子,况且佘玉丽之前也和他打过招呼,不能把事情闹得太大。

他在说话的同时,手还有意无意地在安幕然的手上游走着,眼底闪过一丝不甘心。

周奕安看着李安杰不安分的手,眼中的寒意又多了几分,全身都散发着骇人的冰冷气场。

不知为何,李安杰觉得今日的周奕安有些不一样,平时见到他多半是玩世不恭的模样,但今日却莫名给了他一种压迫感,无形中让人喘不过气来。

就在李安杰震惊间,他只觉得手上一空,安幕然已经被抱在了周奕安的手中。

此时的安幕然早已在药物的状况下不清醒起来,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想往紧靠着自己的清凉贴去。

周奕安的脸不易察觉地沉了沉,李安杰居然大胆到对安幕然下了药!

但面上却淡淡说道:“还真是多谢杰少爷了,我老婆就由我自己带回家就好,不劳烦您大驾了。”

听到周奕安的声音,李安杰终于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周奕安又似乎与往常一样,脸上挂着一抹无所谓的笑容,哪里还有什么摄人魂魄的气场,刚才肯定是他感觉出了问题。

李安杰有些懊恼地轻嗤了一声,随即语带挑衅道:“哦,那好吧,既然正主来了,那就物归原主好了,不过说起来,安少你的福分还真是不小啊,你老婆的手感还真不错。”男人说话间,脸上扬起一丝淫秽的笑容。

周奕安抱着安幕然的手紧了紧,深邃的黑眸寒光阵阵,但很快又无所谓地道:“是吗?不过她是我的老婆,这也只能是我来享受的,奉劝杰少爷一句,还是不要有一些不该有的想法,有些人不是你的,你想都不要想!”

说罢,便再也不看李安杰一眼,转身大步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

身后的李安杰不爽地咒骂了一声:“什么东西!周奕安,你就给本少爷等着瞧吧,看看我是敢想还是不敢想!”随即也骂骂咧咧地上了自己的玛莎拉蒂,猛得踩下油门扬长而去。

而上车后的周奕安,直接拨打了一个号码。

“喂,你之前是不是和我说过李安杰正在和人合开一个公司,听好了,我要这个公司在一个月内消失,无论用什么办法!”

男人愤怒地甩出一句话后,就挂断了电话,阴沉的脸终于有所缓解。

他看着坐在副驾驶座的女人一眼,眉头紧紧锁了起来,此时的安幕然嘟着红唇,看起来极为痛苦,小手不安分地扒拉着自己的衣服,好像很是燥热的样子,那傲人的曲线也在她的动作下若隐若现。

周奕安的目光情不自禁落在女人吹弹可破的肌肤上,咽了咽口水。

安幕然这个该死的女人,如果要是他今天不来,后果还真是不敢想象。早知道就不给她找什么造型师改造了,变漂亮了也不一定是什么好事!

想到这里,一声柔美的低吟声突然从安幕然的口中溢出,撩拨着车内人的心弦。

周奕安感觉自己更烦躁了,身体突然像燃烧了一把火一样,他咒骂了一声,强忍着自己的冲动,踩下车子的油门,朝着远处开了出去。

一路上,安幕然都在周奕安的旁边扭动着纤细的身躯,连衣裙也被她扒拉得越来越下,嘴里还不停地喊着热。

周奕安无奈,只能中途下车给她买了两瓶冰镇饮料,让她暂时抱着缓解缓解,这才加快了油门,向着他们家的方向驶去。

本来至少要花上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在周奕安的一路狂奔下硬是缩短了半个小时。

就在他即将抱起安幕然要下车的时候,女人雪白滑嫩的胳膊突然缠上了周奕安的脖颈,下一秒,两片娇艳欲滴的唇便贴上了周奕安的唇。

突如其来的香软,让周奕安瞬间僵硬在了原地,片刻之后,周奕安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反客为主地对着投欢送抱的女人激烈地吻了起来。

安幕然小声“唔”了一声,模模糊糊的觉得有些难受,但又控制不住的想要找寻这抹清凉,完全没有意识到她和周奕安之间到底在干什么。

第3章 受辱

2020-11-22

书评(466)

我要评论
  • 胡说,&只是上

    听男人这么一说,安幕然终于回过了神,她有些不服气地嘟了嘟嘴:“你别胡说,我,我只是上错了车子。”

  • &这里诅

    安幕然仰头闭上了双目,须臾才颤抖的说道:“好,好,好!我安幕然真是瞎了眼了,居然会认识你们这一对狗男女,你们听好了,我在这里诅咒你们不会有好结果!”

  • 安幕然&子。

    安幕然瞬间愣住了,肯定是自己刚才浑浑噩噩上错了车子。

  • 在了身&侧,几

    女人的手无力地垂落在了身侧,几乎是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才不至于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

  • &和白苏

    江尹鑫和白苏沂到底在说什么,她为什么一点都听不明白。

  • 顺着长&而上,

    她僵硬地侧过脑袋向身旁的人看去,首先入眼的是两条被深灰色西装裤包裹的笔直长腿,顺着长腿一路而上,安幕然便看到了一张几乎完美的面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