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一路行进中,开了左右半个小时左右,终于等到驶出了一条清幽的大道。安幕然抬首看了看窗外,抬头一看道路两旁一座座着风格朴质简约大气的独幢别墅,但是设计风格很低调,但也不很难看处细安幕然抬首看了看窗外,只见道路两旁林立着风格质朴简约的独幢别墅,虽然设计风格很低调,但也不难看处细节中的精致与用心。。...

车子一路行进,开了大约一个小时左右,终于驶入了一条幽静的大道。

安幕然抬首看了看窗外,只见道路两旁林立着风格质朴简约的独幢别墅,虽然设计风格很低调,但也不难看处细节中的精致与用心。

再加上整个别墅群被一片山林围绕,一些老树的枝丫将别墅掩盖在其中,更是让人有了一种远离城市喧嚣,心神荡漾的感觉。

若不是心里有事情,安幕然还真想下车在这里好好转转的。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捏紧了手中的手包,勒令自己平静下来。

车子在转了一个弯后,终于在一扇白色的铁门前缓缓停下。

安幕然一抬眼,就看到了门边上的金色门牌号:风扬雅居6栋。

这里正是佘玉丽之前和她约定好开Party的地方。

“二夫人,我们到了。”司机小王已经把车子停好,从后门帮安幕然打开了车门,又绅士地将手背贴靠在上门沿上,示意安幕然下车。

安幕然道了一声谢,便踏着十五公分高的银色高跟鞋从车内走了下来。

因为别墅处在郊外的原因,所以气温要比市内明显低了一些,此时正巧刮起了一阵冷风,吹起了安幕然海藻般深棕色的长发,也吹起了她粉色的连衣裙。

不过这阵风并没有把女人吹得凌乱不堪,反倒给她平添了一抹媚色,让她成为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以至于让不远处车上的男人不禁愣了愣神。

安幕然这个女人,自从大改造后,还真是漂亮的不像样了。

周奕安轻咳了一声,将身上莫名涌起的一阵躁动强 压了下去,抬首看了一眼手表。

现在是下午的一点十五分,自己昨夜刚把美国那边的项目结束,就马不停蹄地坐了最早的一班飞机,回到了安林市,甚至连早饭都没有来得及吃。

他的情绪从来没有被任何一个人牵绊过,这次居然会因为安幕然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第一次破了规则。

周奕安有些烦躁地皱了皱眉头,暗骂自己的同时,又忍不住朝着远处的女人看去。

此时,安幕然已经走到了别墅的大门口,等着里面的人出来开门。

没过一会,一个佣人打扮的中年女人便开了门。

佣人看着安幕然明显一愣,有些不确定地问道:“请问你是……”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娇俏妩媚的声音打断了:“哟,我来看看是谁来了,是不是我们二弟新娶回来的那个如花似玉的媳妇。”

伴随着这道声音,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便传到了安幕然的耳中,听起来好像还不只一个人,似乎有好几个。

没过一会,安幕然就看到了佘玉丽的那张熟悉的脸,她今天似乎刻意打扮了一番,比安幕然那天见到的时候更漂亮了一些,一身高档的皮裙将她的好身材完美的包裹在一起,若隐若现露出了一条引人遐想的乳沟,妩媚妖娆。

佘玉丽的脸色本来挂着一抹讥讽的笑容,但在看清安幕然脸的那一刻,那个笑容便瞬间僵硬在了脸上。

“你是什么人?”佘玉丽狐疑地上下打量着安幕然,眼中闪过一丝不敢相信。

看到佘玉丽的样子,安幕然原本紧张的情绪莫名的一扫而空,她自信地上前两步,笑道:“大嫂,你怎么连你的弟妹都不记得了?”说罢,安幕然故作伤心地撇了撇嘴。

闻言,佘玉丽惊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不可置信地叫道:“你,你,你,怎么可能,你是安幕然?”

安幕然嘴角一勾,点了点头:“是啊,不过也难怪大嫂不记得我,毕竟我们只见过一次。”

她说完,目光扫向紧随着佘玉丽而来,神色各异的几个富家名媛,礼貌道:“各位好,我是周奕安的妻子安幕然,初次见面,还请多多指教。”

空气里安静了几秒,紧接着就想起了女人们叽叽喳喳的声音。

“啊,原来你就是周奕安的老婆啊。”

“没想到这么年轻漂亮啊。”

“周奕安可真有福气。”

“哟,这好像和玉丽说得可不一样啊。”

“……”

一边的佘玉丽的脸色暗沉到了极点,看向安幕然的目光仍旧透着不可置信,除此之外,还闪过一丝恶毒。

过了半晌,佘玉丽才勉强挤出一抹笑容道:“哟,弟妹,你是不是找了什么厉害的化妆师啊,脸上的妆容和我上次见到的时候大不一样啊,都说女人的脸没有化妆师改变不了的,这看来还真不假。”

安幕然自然能听出佘玉丽的言下之意,无非就是说她的模样参假,但是不是参假,安幕然心里最清楚了,遂无所谓地笑道:“大嫂要是感兴趣的话,我也可以把我的化妆师介绍给你啊。”

听到安幕然如此坦然的话,佘玉丽更加得意地扬了扬眉:“不用了,我这张脸还真不需要技术多厉害的化妆师,随便化化就可以了,你还是留给自己用吧。”

佘玉丽话音刚落,也不知道谁带头轻笑了一声,紧接着所有人都发出了不善的笑声,讥诮地看着安幕然的脸。

安幕然也不在意,随着众人走进了别墅内部。

别墅内被布置成了Party的样子,一张木纹色的长桌摆放在客厅的正中央,上面放置了各种精致的点心和饮料,一盏华丽的水晶吊灯悬挂在长桌的正上方,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一边的沙发上也坐了不少年轻男女,看到安幕然进来,都向她投去了好奇的目光。

“哟,这个美女是谁?”从角落处走出了一个年轻男人,穿着时髦,头发也被挑染成了栗色,看起来帅气而张扬。

边说着边向安幕然吹了吹口哨。

安幕然皱了皱眉,没想到这种富人的聚会场所也会有这种看起来像小混混的男人。

佘玉丽佯装怒气地推了男人一把,娇笑道:“去去去,安杰,你可别打她的主意啊,她可是我们周二公子的新婚妻子,才结婚几个月,正是新婚燕尔呢。”

“哎哟,我去!”李安杰极度惋惜地摊了摊手,“表姐,这么个如花似玉的美人怎么会嫁给周奕安那个花花公子啊,真是可惜啊,我可听说周奕安最近一直都和楚曼盈打得火热啊,媒体也经常拍到他们进出酒店的画面,唉?”李安杰突然像想到什么一样,奸笑着低头附在安幕然的耳边调笑道,“你和周奕安该不会是有名无实的夫妻吧?”

第3章 受辱

2020-11-22

书评(199)

我要评论
  • 仰头闭&瞎了眼

    安幕然仰头闭上了双目,须臾才颤抖的说道:“好,好,好!我安幕然真是瞎了眼了,居然会认识你们这一对狗男女,你们听好了,我在这里诅咒你们不会有好结果!”

  • 了个白&的男人

    “都说了没有,我真的是走错了车子!”安幕然直接翻了个白眼,是不是长得好看的男人都这么自恋?

  • 长腿,&美的面

    她僵硬地侧过脑袋向身旁的人看去,首先入眼的是两条被深灰色西装裤包裹的笔直长腿,顺着长腿一路而上,安幕然便看到了一张几乎完美的面容。

  • 一杯冰&下浇了

    但还没碰到江尹鑫的衣袖,一杯冰冷的红酒就从她的头顶“哗啦”一下浇了下来。

  • ,你是&微微勾

    “怎么,你是在和我玩欲擒故纵吗?”男人嘴角微微勾起,但眼中却冰冷一片。

  • 白苏沂&去,从

    白苏沂举着手中的空杯子,面上满是恶毒的嘲弄:“安幕然,你若是还想要点脸面,就赶紧从这里滚出去,从此以后都不要来纠缠尹鑫。”

  • 发现男&欲下车

    发现男人的目光停在了不该停留的地方,安幕然只觉得脸上一热,立即怒视着面前的男人,低吼一声:“流氓!”说罢,便欲下车逃走。

  • 惚的安&声:“

    神思恍惚的安幕然随便上了一辆车子,对着司机低吼一声:“随便带我到哪里,只要能离开这个地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