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无疑问,《沧海素月诀》是水系功法。让雁千惠不解的是,在检查并灵根的时候,为什么只检查并出了水灵灵根也没检查并出雷灵根呢?但是这样也很不错,等她正式直接加入蓬莱仙宗后,弄一本雷系功法修练,遇上敌人的时候有出其不意的效果。想起这里,雁千惠也已不再纠结了,脑海不过这样也不错,等她正式加入蓬莱仙宗之后,弄一本雷系功法修炼,遇到敌人的时候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毫无疑问,《沧海月明诀》是水系功法。让雁千惠疑惑的是,在检查灵根的时候,为什么只检查出了水灵根没有检查出雷灵根呢?

不过这样也不错,等她正式加入蓬莱仙宗之后,弄一本雷系功法修炼,遇到敌人的时候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想到这里,雁千惠也不再纠结,脑海里将《沧海月明诀》第一层的口诀重复了一遍之后,便开始按照口诀要求盘膝于床上,开始运转功法。

她之前虽然没有修炼过炼气术,但修炼剪燕诀也算有几年了,而且《金肌玉骨功》也是一种炼体性质的炼气术,所以体内还是有些许真元的。

此时,这点真元在意念的作用下,开始在经脉中缓慢地运行了起来……在不知不觉中,月亮升起来了,银色的月光洒入窗棂之中,照在少女的身上,就像是在身上披了一层轻纱……一个小时之后,雁千惠睁开双眼,目光中带着几分疑惑,她思忖了片刻,用手在身上的几个穴道上按了几下,目光终于变得难以置信了起来——就在刚才,她竟然已经将沧海月明功第一层练成了。

她修炼的《金肌玉骨功》虽然已经达到了第一层,但那是系统给的福利,《沧海月明诀》却是和它完全不同的功法,虽然也有相通之处,但修炼方式完全不同,不可同日而语。

按照她之前的估计,修炼这套炼气术怎么也得有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够打下基础,但无论如何她也没有想到,竟然第一次修炼就成功了。

有点儿小恍惚,也有点儿小得意,忽然,窗外传来了绑子声,她微微一怔,脑子顿时清明了几分……天赋她是有的,但修炼速度这么快,很有可能是修行系统的原因。

可惜系统不会说话,雁千惠在脑海中又回忆了一遍第一层的修炼方法,确定自己没有修炼错误之后,她准备睡觉了。

【任务:明日你即将远行,途中生死莫测,及时掌握一些强大的力量是当务之急,努力将《沧海月明诀》炼气术修炼到第二层吧!奖励:《金肌玉骨功》升华】。

“唔,新的任务就等着新的一天开始吧。”雁千惠嘟囔了一句之后,钻进被窝里便呼呼大睡了起来。

……

雄鸡一唱天下白,当第二天鸡鸣的时候,雁千惠就精神抖擞地起来了。为了行动方便,她将头发在脑后扎成了一个长长的马尾,身上穿着李太守送的武士服,长剑背在身后,包裹也斜系在背后,匕首绑在小腿上……真正沉的东西都放在系统的储物仓库里。

砰!砰!砰!

“千惠!走了吗?”

她刚一走出门,外面就响起林婉茹的声音和敲门声。

“刚要走呢,婉茹姐,什么事?”雁千惠打开门问道。

“还好赶上了。”

林婉茹脸上露出了笑容,双手将一个大包裹递了上来:“我妈连夜做的肉包子。”

“这怎么好意思?你们留着自己吃吧。”雁千惠连忙推辞。

“得人恩惠千年记,你把房子和地都委托给了我们,也解决了我家的大问题。我妈说了,祝你一切顺利。不过,如果外面有什么不好,你就回来,你这个家,我们帮你守着。”林婉茹执着地将包裹塞进雁千惠的怀里,迅速地转身离开。

“哎……谢谢林婶!”雁千惠无奈地抱住包裹,扬声谢了一声之后,便拎着包裹前往太守府。

……

“千惠!千惠!”

离太守府大门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看见李静香站在门口向她挥手,雁千惠连忙加快脚步跑到近前:“我没来晚吧?”

“没来晚没来晚。你知道我们怎么去仙门吗?猜不到吧?我们是要飞去的。”

李静香兴奋地拉着她来到门房,桌子上有一个大大的包裹,“今天早上厨房包的肉包子,一咬满嘴肉,可好吃了。”

两份肉包,一样的馅,不一样的感情!

雁千惠心中有几分感慨,但口头上还是要谢的,李静香没那么复杂,李太守也是为了自己的女儿,雁千惠上辈子是不婚主义者,没有结婚,更没有孩子,她体会不到做父母的感觉,但这并不妨碍自己成为一个旁观者,她能够理解这份感情。

将包裹收好,两个人来到院子里,李罡风招募的那些弟子陆陆续续地来到了院子里,一张张小脸上满是期待的神色。

“你刚才说是要飞去仙宗?”雁千惠小声问道。

“是啊。”

“怎么飞?”

“我也不知道。”

答案很快揭晓,在李太守的陪伴下,李罡风来到了院子里相互作别,这个时候李太守父女也不能有什么互动,李罡风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什么东西,就那么随手一甩……霎时间,雁千惠觉得手里多了一件东西,凝目望去,却发现是一只叠得整整齐齐的纸鹤。

就在这个时候,李罡风喝道:“每个人都在脑海中存想手中纸鹤的模样,然后喝一声‘疾’,手上再捏出这个印诀。”

“疾!”

“疾!”

……

有的少年心中着急,没想多长时间便大喝一声,结果……自然什么也没有发生。

雁千惠却并没有慌张,而是先在脑海里仔细地将那只纸鹤的框架勾画出来,然后才一点点儿的填充,当整只纸鹤在她的脑海中完全形成的时候,猛然大喝一声,手上捏出一个印记,指向那只纸鹤——“疾!”

雁千惠脑海里微微一震,在这一刻,她感觉着像是有某种力量将她和那只纸鹤联系了起来。

“激发成功的人听好了,这只纸鹤上面已经有了你们的精神烙印,你们可以对它进行任何动作尝试,从今天开始,他们就是你们抵达宗门之前的福利,但一定要注意安全。”

“大!”

旁边的李静香突然喊道,众人都下意识地向她望去,只见一道白光飞出她的手心,眨眼间化作一只高度几乎可与人等高的巨大仙鹤。

众人的眼中都露出惊喜、羡慕的神色,有几名少年也同样在脑海中构画出纸鹤的形状,但在他们施展法诀召唤出纸鹤的时候,体形却远比李静香小,而雁千惠迟疑了一下,手掐法诀,在心里说一声:“大!”

书评(208)

我要评论
  • 发出劲&法小成

    女孩刚才施展的剑法正是剪燕剑法中的绝技‘燕子三抄水’。燕子三抄水的难点在于同时发出劲力均衡的三剑,攻击一个或者多个目标,说得简单,但做起来可大为不易,能够做到这一点,就算是剑法小成了。

  • 自幼父&前病故

    这个女孩也是命苦,自幼父母双亡,仅有的一个奶奶也在不久前病故。

  • 晚时分&在地上

    当雁千惠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幸好现在天气暖和,而且她的身体一向强壮,否则就这么躺在地上,非出毛病不可。

  • 武者,&知所以

    “亏你还是个武者,剑法小成就欢喜得不知所以了,连最起码的警觉性都没了。”

  • &自己的

    而且每一次动作,都能够感觉到有一股力量贯穿自己的每一颗细胞般,让自己的动作更加的协调有力……雁千惠知道,这是系统给予的《金肌玉骨功》的作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