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半小时将近,上次还在电话那头的苏念安,了风风火火地冲到了言初的病房里。“你怎么样了?严不非常严重啊?还能站出吗?看得清这是几吗?”一连串的问题放到言初面前,她一时间还真的不明白该提问哪个,而苏念安又就轻松上手了。“究竟怎么样了?大胆说出!“你怎么样了?严不严重啊?还能站起来吗?看得清这是几吗?”。...

半个小时不到,刚才还在电话那头的苏念安,已经风风火火地冲到了言初的病房里。

“你怎么样了?严不严重啊?还能站起来吗?看得清这是几吗?”

一连串的问题放在言初面前,她一时间还真的不知道该回答哪个,而苏念安又开始上手了。

“到底怎么样了?大胆说出来!我应该承受的住.....”

看着女人满脸戏精的模样,言初只觉得一阵无语。

她朝着苏念安白了一眼,敷衍地回应:“你再这样,我没事都被你弄出事来了。”

这会儿,苏念安终于恢复了正常,她微微一笑,缩回了自己的手。

“我这不是担心你吗,你们做演员的还真的是个高危职业。”

“我也没想到,好好的威亚会突然掉下去。”

其实,面对这样的意外,言初自己都有些后怕,幸好这次伤得不重,要不然她可真得后悔死。

而且,还会被外公压回家继承公司......

看到言初的状态不错,苏念安也是放心了下来,不过联想到言初的工作,苏念安还是有些顾虑。

“小初,你真的还要继续从事演员这个职业吗?真的太危险了。”

念安是因为担心自己才这么问的,言初心里也都明白。

不过,她也不能因为这么一次小意外,就放弃了自己想做的事吧。

她轻轻一笑,带着些宽慰地说:“突然这么伤感干什么?我命大没出事,你不是应该为我高兴吗?”

看着言初这幅乐观的心态,苏念安也随之笑了出来。

“知道了,为你高兴!不过以后还是要记得帮我介绍帅哥。”

......

苏念安在旁边陪了言初一会儿,言初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正当闺蜜两人聊得起劲的时候,病房的大门又被推开了。

看到走进来的男人,言初已经一点都不意外了,除了傅晋深还有谁?

这男人,当她的病房是商场吗?怎么总是进进出出的?

而相对于言初的淡定,旁边的苏念安在看到傅晋深的那一刻,一个激灵地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那张脸上更是布满了震惊之色。

“傅......傅总......?”

傅晋深,‘傅景’集团的最高执行人,他怎么会在这里?

苏念安想,幸好她今天没穿高跟鞋,要不然肯定会吓得把鞋跟踩断!

此时此刻,苏念安已经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了,她呆呆地看着傅晋深的面孔,身子又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

这幅样子,明显是被吓到了。

而言初看着好友这么一副怂怂的样子,顿时扶额。

这女人,就不能淡定些?

“咳咳,这个是我闺蜜。”言初主动做了介绍。

傅晋深一脸平淡地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随后,他便将刚才买的东西放到了床边,向着言初嘱咐道:“先吃东西再吃药。”

“哦。”言初回应。

苏念安站在一边,却像是个透明人似的。

她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还有傅晋深那熟练的动作,整个人都一愣一愣的。

这真的是平日里她所了解的傅总吗?

书评(232)

我要评论
  • 地站起&身,带

    碍于言初在场,那个小混混也不敢再嚣张,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带着一抹不甘心的表情,快步往外面跑去。

  • 计要出&大事。

    现在他的身上都湿透了,伤口也流着血,不及时处理估计要出大事。

  • &国家。

    听到熟悉的话语,言初才发现,原来这个人和自己来自同一个国家。

  • 轻轻在&了口气

    轻轻在心里叹了口气,言初又忍不住把视线落在了那个虚弱的男人身上。

  • 却拒绝&的好意

    停顿了一会儿,男人冷冽的声音再次传来,只不过,他却拒绝了言初的好意。

  • 男人刚&头。

    不过,感觉到男人刚才对自己的警惕,言初还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