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这个详细介绍,起码还正常地一些。但是,云如泽依旧是一副半信半疑的样子,他了从言初躲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了些端倪。他瞄了几眼傅晋深,蹙了拧眉,又将身子凑到言初身边,出声再次询问。“小初,这究竟是怎么没事儿?”“没什么事啊,真的......”言初轻声可是,云如泽依旧是一副半信半疑的样子,他已经从言初躲避的眼神中,看出了些端倪。。...

“朋友”这个介绍,至少还正常一些。

可是,云如泽依旧是一副半信半疑的样子,他已经从言初躲避的眼神中,看出了些端倪。

他瞄了一眼傅晋深,蹙了蹙眉,又将身子凑到言初身边,出声询问。

“小初,这到底是怎么没事?”

“没什么事啊,真的......”

言初轻声回答,可她的神色中却透些许尴尬。

这舅舅,能不能不要当着别人的面问这个问题?这让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另一边,傅晋深注意到了云如泽审视的眼神,便率先开口了。

“云总你们先聊。”

说罢,他便准备主动退出屋子。

可是,看到傅晋深这么好说话的样子,云如泽却更是震惊了。

那个男人,真是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傅晋深?这人设怎么和之前不太符合?

“傅总不再多坐会儿吗?”云如泽也客气了一句。

傅晋深淡淡扬起一抹笑,回答:“没关系,以后见面的机会应该还有很多。”

云如泽:“......”

“......”听了这话,言初更是瞪大了双眼。

她一副惊讶的表情看向傅晋深,这男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在说什么?

看着言初一脸不知所措的表情,傅晋深唇角泛起的笑容却又深了几分。

而他也没再继续留在这里,转身走出了病房。

看到男人出去了,言初依旧是一副愣愣的神情,云如泽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伸手拍了拍言初的肩膀才把她唤回来。

“你和傅总到底是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真的。”

现在这样的情况,言初越是否认,云如泽就越不相信。

他叹了口气,看着在家外甥女,语重心长地提醒。

“傅晋深那样的男人,你最好和他少点焦急,他不是那个好惹的。”

“我知道,舅舅。”

言初缓缓回应了一句,眼神中的那抹光亮也逐渐暗淡了下来。

听到言初的回答,云如泽便点了点头。

“你知道就好,那你好好休息,我会安排人来照顾你。”云如泽还是很关心言初的。

“不用,我助理会照顾我,而且我也好得差不多了。”

“那好,我知道了。”

说完话,云如泽就准备离开了。

他刚站起身,言初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记得别告诉外公,我爸妈也别说。”她主要是怕家里人担心。

而云如泽也明白言初的意思,所以便答应了下来:“知道了。”

看到舅舅离开了,言初也算是松了口气。

她凝视着头顶的天花板,正准备休息一下,放在床边的手机却又响了起来。

言初拿过电话看了看,是苏念安打来的。

“言初,你在哪儿?我去你家找你没人在。”

言初定了定神,放缓了自己的音量:“我在医院。”

一听到“医院”这个词,苏念安的语气立刻变得焦急了起来。

“你怎么了?怎么会突然进医院了?”

知道苏念安担心自己,所以言初简单地描述了一下自己的遭遇,以及现在的情况。

“我没事,你别担心。”

“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等着,我马上过去!”

书评(138)

我要评论
  • 看那个&自觉地

    说完这句话,言初撇过头,又看了看那个靠在墙边的男人,手上的力道又不自觉地紧了紧。

  • 轻轻在&线落在

    轻轻在心里叹了口气,言初又忍不住把视线落在了那个虚弱的男人身上。

  • 下子就&女人,

    那个小混混的身子瞬间往前倾,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他是真的没想到,这么一个看起来柔弱的女人,居然有这样的本事。

  • 不真切&把他伤

    刚才言初看得不真切,现在细细看来,这个男人的确受了不轻的伤,也不知道是谁把他伤成这样的。

  • 冷冽的&却拒绝

    停顿了一会儿,男人冷冽的声音再次传来,只不过,他却拒绝了言初的好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