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这一次的出乎意料,言初在医院里住了好几天。本来,她也可以早点儿出院回家的,但是傅晋深那男人却非常强烈要求,说要等她完全康复治疗了才也可以出院回家。这些天里,大都都是白悠悠照料的言初,而傅晋深也会经常会出现。而言初和傅晋深之间的关系,好像突然发生了些巧妙地的变化。她对那个男原本,她可以早点出院的,可是傅晋深那男人却强烈要求,说要等她完全康复了才可以出院。。...

因为这次的意外,言初在医院里住了好几天。

原本,她可以早点出院的,可是傅晋深那男人却强烈要求,说要等她完全康复了才可以出院。

这些天里,大多都是白悠悠照顾的言初,而傅晋深也会时常出现。

而言初和傅晋深之间的关系,似乎发生了些巧妙的变化。

她对那个男人并没有之前那么讨厌了,她也并不排斥他的到来了。

又是一个晴天,言初正躺在病床上看着视频,病房外却突然进来了一个许久没见过的面孔。

“舅舅,你怎么来了?”

言初看到来人,立刻坐正了身子,眼神中更是透着讶异。

这个从外面进来的人,就是言初母亲的弟弟,她的亲舅舅,云如泽。

云如泽看到躺在病床上的言初,还有她绑着纱布的胳膊,表情立刻严肃了下来。

“怎么?你受伤了难道还想瞒着我?”

“我又不是这个意思,不过你怎么知道我在医院?”

言初提出了自己的疑惑,她思考了几秒,脑中又突然闪现过一个想法。

“我知道了,肯定又是外公让你派人盯着我的吧?”

言初思前想后,能做出这样事情的人也只有自己的外公了。

云如泽也不否认:“嗯。”

听到这个回答,言初的语气又变得无奈了起来。

“我就知道......不过你可别和外公说,我怕他担心。”

“现在知道怕外公担心了,之前不让你进娱乐圈你还不愿意,现在弄成这样!”云如泽的语气中尽显严厉,“你要是真出什么事,我怎么和你外公交代?”

云如泽带着些质问的语气,但那话语中却都是对言初的担忧。

此时,言初也微微低下了脑袋。

“舅舅我知道错了......不过你也别担心,我现在不是没事吗?你不要告诉外公好不好?”

话语间,言初已经抬头看向了云如泽,语气也带着些撒娇的意味。

而看到自家外甥女这幅样子,云如泽也生不起气来。

他微微叹了口气,顺着言初的话点了点头:“知道了,但你以后一定要注意点知道吗?”

如果以后言初再遇上什么意外,他一定会带她回去的!

“我知道了,舅舅最好了。”

言初眨巴着眼睛,说的话也软软糯糯的,和怼别人的时候完全不是一种风格。

就在两个人交谈的时候,病房的门再一次被打开了,而这次走进来的,正是傅晋深。

看到来人,言初和云如泽都愣住了。

言初心生不好,做着各种表情想要让傅晋深出去,可是却已经来不及了。

而云如泽看到傅晋深,眸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

这个男人,他是认识的,可令他疑惑的是,言初怎么会认识傅晋深的?

“小初,这是?”

“他是进来问路......”

“我是阿初的......”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回答,却让病房中的气氛更为尴尬了。

傅晋深都叫言初“阿初”了,怎么可能只是“问路”的关系?

“言初,好好说!”云如泽又严厉了几分。

言初没办法,只好垂着脑袋,沮丧着回答:“他是我......朋友吧......”

书评(293)

我要评论
  • &初在场

    碍于言初在场,那个小混混也不敢再嚣张,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带着一抹不甘心的表情,快步往外面跑去。

  • 的背影&上的购

    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言初抹了抹脸上的雨水,然后又一脸可惜地望着那个倒在地上的购物袋。

  • 男人刚&摇了摇

    不过,感觉到男人刚才对自己的警惕,言初还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 的伤口&。

    而那个男人似乎是听到了言初的话,不再阻拦她的动作,言初也简单地检查了一下他身上的伤口。

  • 初看得&不真切

    刚才言初看得不真切,现在细细看来,这个男人的确受了不轻的伤,也不知道是谁把他伤成这样的。

  • 言初也&纠缠下

    言初也不想和他继续纠缠下去,所以松开了自己的手,然后又在他的背上踹了一脚。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