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言初吃过东西,傅晋深也也没走,他始终在病床边细心地地照料着她。望着男人认真地的神情,言初的眸光微闪,联想到了几年前在国外他们再次相遇时的场景。那时候,他们也算“同生共死”过的人了。但是,即便男人再怎么温柔如水,言初依旧但是再次提醒着自己,要保持清醒一些,不看着男人认真的神情,言初的眸光微闪,联想到了几年前在国外他们相遇时的场景。。...

喂言初吃过东西,傅晋深也没有走,他一直在病床边细心地照顾着她。

看着男人认真的神情,言初的眸光微闪,联想到了几年前在国外他们相遇时的场景。

那时候,他们也算是“同生共死”过的人了。

不过,即使男人再怎么温柔,言初依旧还是提醒着自己,要清醒一些,不能被这个男人所迷惑了。

所以,面对男人的很多话,言初都是出于拒绝的角度,还总是督促着他早些离开。

“谢谢傅先生的照顾,我已经联系了助理,她待会儿会过来,你先回去吧。”

对于言初的话,傅晋深却充耳不闻,他依旧在她身边坐着。

“不用,反正我很闲。”

“......”言初一脸无奈。

她望向男人的那张面孔,心情却是复杂的。

停顿了一会儿之后,言初沉了沉声音,开口。

“如果你是因为几年前我救了你,想要感谢我,大可不必这样。”

听到言初的话语,傅晋深的面色明显停顿了一下。

他蹙了蹙眉,抬起眼眸看向病床上的那个女人。

许久过后,他轻笑着反问:“如果我说不是呢?”

注意到男人唇角泛起的笑意,言初却不自觉地多了几分情绪。

她的脸色微变,口吻更为严肃了。

“那傅先生是什么意思?当年突然消失,现在又突然出现,很好玩吗?”

男人三年前的不辞而别,言初一直耿耿于怀。

所以,面对现在傅晋深一次次的出现,她却愈发生气了。

听着女人的质问,傅晋深沉了沉眉眼,眸色微深,停顿了好一会儿,才轻轻吐出一句话。

“我以为言小姐懂我的意思。”

话语间,男人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言初的身上,分秒都没有离开过。

而言初注意到男人那认真的眼神,到嘴边的话却戛然而止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的脸颊上泛起了一阵不易察觉的微红。

这会儿,傅晋深看着云念的面孔,又想到了之前傅念念交代自己的那几句话。

傅念念说,面对女生就要主动出击,不过傅晋深也不知道怎么算是“主动出击”?

不管了,先随便“出”一下吧!

显然的,男人的话,对言初来说很有效果,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了。

迟疑了好一阵,言初才终于回过神来,她躲避开自己的视线,不想继续和那个男人交流。

这个时候,白悠悠火急火燎地从外面进来了。

“言初姐,你怎么样了?”

白悠悠急匆匆地走到言初的病床边,整个人却在见到傅晋深的那一刻顿住了。

傅总......怎么会在这里?

这一瞬间,白悠悠立刻就怂了下来,说话的声音也小了很多。

“言初姐,这是......?”

傅晋深看到白悠悠来了,说:“你们先聊。”

说完,男人便迈着步子走了出去。

看到高大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白悠悠诧异着问:“言初姐,这不会是你男朋友吧?”

“不是,你别胡说!”言初否认着。

话音刚落,傅晋深却突然从外面回来了。

猛然间,两个女人都面面相觑,默不作声。

在两个人的注视中,傅晋深拿过了椅子上的外套,在离开之前又留下了一句话。

“以后可以是。”

这话一出,白悠悠瞬间就沸腾了。

“姐你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

她能说自己也不知道吗?

书评(293)

我要评论
  • 男人刚&己的警

    不过,感觉到男人刚才对自己的警惕,言初还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 倾,一&他是真

    那个小混混的身子瞬间往前倾,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他是真的没想到,这么一个看起来柔弱的女人,居然有这样的本事。

  • 男人艰&言初的

    下一个刹那,男人艰难地抬起了自己的头,那双墨黑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言初的面孔。

  • &,他摇

    碍于言初在场,那个小混混也不敢再嚣张,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带着一抹不甘心的表情,快步往外面跑去。

  • 雨水,&物袋。

    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言初抹了抹脸上的雨水,然后又一脸可惜地望着那个倒在地上的购物袋。

  • 听到熟&国家。

    听到熟悉的话语,言初才发现,原来这个人和自己来自同一个国家。

  • 声音再&过,他

    停顿了一会儿,男人冷冽的声音再次传来,只不过,他却拒绝了言初的好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