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周围的工作人员都看起来有些束手无措。导演放下自己手中的对讲,赶快往言初的方向跑去,而看见这一幕的傅晋深,心中更是一沉。他一脸凝重地跑到言初身边,唤着她的名字,却更本也没人回应。“言初?言初?”看见女人也没任何反应,傅晋深的眸中泛着寒光,他导演放下手中的对讲,赶紧往言初的方向跑去,而看到这一幕的傅晋深,心中更是一沉。。...

那一刻,周围的工作人员都显得有些束手无措。

导演放下手中的对讲,赶紧往言初的方向跑去,而看到这一幕的傅晋深,心中更是一沉。

他满脸凝重地跑到言初身边,唤着她的名字,却根本没有人回应。

“言初?言初?”

看到女人没有任何反应,傅晋深的眸中泛着寒光,他在众人的视线中,一把抱起了言初的身子,往片场外走去。

身后那些剧组的工作人员看到,真是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跟上去......

“导演,这......”

“你赶紧让人跟过去看看!”

说着话,魏楠导演更是一脸的难色,傅晋深什么身份他很清楚,可是这言初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

现在言初出了意外,看傅总的样子好像很生气,那他们剧组还能不能存活下去,这很难说。

魏楠在心中叹了口气,又打开了手机里的计算器。

他可得好好算算,要是这部剧中途停掉的话,他该损失多少钱......

而此时,傅晋深已经带着言初离开了片场。

助理林涵看到自家老板怀中抱着个昏迷不醒的女人,神情中瞬间多了几分惊讶。

“傅总,这是......”

傅晋深脸色凝重,没有回答,而是直接说:“去城中医院!”

说完,他便抱着言初上了车。

林涵虽然有些懵,但很快就照做了。

黑色的车在马路上驰骋着,车内,傅晋深环着言初的身子,脸色却越来越黑了。

终于,一行人来到了医院。

傅晋深叫来了专家团队,立刻对言初的身体情况做了一个详细的检查。

好在,检查结果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严重!

“言小姐的手臂轻微骨折,也有些脑震荡,不过并不严重,其他的身体状况都很正常。”

听到了这样的答案,傅晋深的心情瞬间放松了很多。

还好,她没事。

言初在病床上昏迷了几个小时,而在这几个小时里,傅晋深一直都是寸步不离陪伴着。

等到外面的天色暗了下来,言初才缓缓地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可是,当她刚想动一下身子的时候,却觉得一阵痛楚。

她皱着眉看向身边的男人:“我怎么了?”

“你从城墙边掉下来了你忘了?”

男人的声音很低沉,带着些责怪的意思,但更多的却是担忧。

言初闭着双眼回忆了一下,她终于记起来了。

好像是拍戏的时候威亚失灵,她从拍摄场上摔下来了!

想到这里,言初的心情突然低落了很多。

这算是她倒霉吗?怎么什么事情都能遇上?

傅晋深坐在她身边,也观察到了女人变化的神色,他也不想再责怪她,所以便温柔地出声询问。

“饿了吗?”

听到男人的话语,言初才反应过来。

“嗯......”她轻声回应。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这病床上躺了多久,不过饿了是真的。

话音刚落,傅晋深便拿出了旁边的小碗,里面放着的是他刚才让人买回来的粥。

“先吃点东西。”

“好啊。”

言初刚准备用手接过小碗,却发现自己的手裹满了纱布。

不过,傅晋深倒也没有让言初自己吃东西的意思,他拿勺子舀起粥,递到了言初的嘴边。

“吃吧。”

言初愣了愣神,但也没好意思拒绝。

书评(367)

我要评论
  • 过头,&人,手

    说完这句话,言初撇过头,又看了看那个靠在墙边的男人,手上的力道又不自觉地紧了紧。

  • 她蹲下&细细凝

    她蹲下身子,细细凝视着男人的面孔,冷峻中却带着几分苍白。

  • 言初的&面孔。

    下一个刹那,男人艰难地抬起了自己的头,那双墨黑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言初的面孔。

  • &了那个

    轻轻在心里叹了口气,言初又忍不住把视线落在了那个虚弱的男人身上。

  • 不想和&的手,

    言初也不想和他继续纠缠下去,所以松开了自己的手,然后又在他的背上踹了一脚。

  • 初看得&的伤,

    刚才言初看得不真切,现在细细看来,这个男人的确受了不轻的伤,也不知道是谁把他伤成这样的。

  • 初在场&也不敢

    碍于言初在场,那个小混混也不敢再嚣张,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带着一抹不甘心的表情,快步往外面跑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