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辰翰带着傅念念离开了了,言初却但是一头雾水。只但是,他们几个人攀谈的画面,站在附近的余诗诗却看得一清二楚。她凝望着言初的面孔,眼眸中饱含了杀气。啊没想起,那个言初竟然这么有手段!和影帝的关系很不错也就罢了,竟然和傅总的妹妹也说说笑笑的!但是只不过,他们几个人交谈的画面,站在附近的余诗诗却看得一清二楚。。...

顾辰翰带着傅念念离开了,言初却还是一头雾水。

只不过,他们几个人交谈的画面,站在附近的余诗诗却看得一清二楚。

她凝视着言初的面孔,眼眸中充满了杀气。

真是没想到,那个言初居然这么有手段!和影帝的关系不错也就罢了,居然和傅总的妹妹也说说笑笑的!

不过,即使她背后有什么人,她也会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过来。”

余诗诗眼神一个示意,身边的助理立刻跑了过来。

助理俯下身子,余诗诗狠厉的看了言初一眼,又凑到助理耳边,像是在交代着什么。

可是,余诗诗的话刚说完,助理的脸色就变了。

“诗诗姐,这样不好吧?”助理也有些为难的样子。

“有什么不好的?你只要照做就行!”

余诗诗冷哼一声,瞪了身边的助理一眼,那个助理实在是没办法,只好点头走开了。

......

剧组的拍摄还是照常进行着,傅晋深也会偶尔过来看几眼,不过比起之前,他出现的次数减少了很多,这可让言初放心了。

那男人估计之前也只是一时兴起,不出现倒是好的。

所以,言初这几天在剧组的心情都好了不少。

助理白悠悠看到言初的状态不错,笑着问:“言初姐,你今天好像很开心啊。”

“没有吧?”

“怎么没有?这么明显我都看出来了。”

“好了,下午还要拍打戏,我和武术老师去沟通一下。”

言初找了个理由,迅速离开了现场,白悠悠却看得愣愣的。

不过,想到下午的那场戏,需要拍摄言初和敌人对打,最后掉下城墙的画面,好像还挺难的,她确需要好好准备一下。

接下来的时间里,武术老师指导了一下言初的动作,导演也很细心地给她讲解画面的呈现,以及具体的走位。

前面的戏份,言初表现得很不错,动作也很流畅,到最后的时候,需要她吊着威亚拍摄身体掉落的画面。

对于拍古装戏而言,吊威亚也是很常见的事情,所以言初也没太紧张。

而此时,许久没出现的傅晋深竟然又到了现场。

他看到站在城墙上的言初,不急皱了皱眉,而她身边的工作人员正在帮她穿威亚。

“好了,机器都准备!这个镜头最好一次过!”

导演一声令下,拍摄开始了,言初拿着手中的剑,和敌人对打着,而她的人也一步步退到了墙边。

此时,镜头推进到了敌人向着言初冲锋的画面,而言初也因此往城墙下摔落!

感受到身体瞬间往下坠落,言初也做出了相应的表情。

可是,令众人都没想到的是,那个原本会把言初掉在空中的威亚,却突然急剧下降,根本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怎么回事?”

导演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太对劲,立刻站了起来。

刹那间,言初的身体垂直摔了下来,听到声音,在场的工作人员也瞬间慌乱了起来。

虽然那边已经铺上了防护垫,但是对重力的缓冲几乎起不到什么作用!

在触地的那一刻,前所未有的疼痛席卷了全身,她想要动动身子,却丝毫使不上什么力气。

下一秒,躺在地上的女人已经昏厥了过去!

书评(385)

我要评论
  • “你是&声询问

    “你是华人?”她出声询问,可是却没有得到男人的回答。

  • 初还是&无奈地

    不过,感觉到男人刚才对自己的警惕,言初还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 一次伸&她的手

    言初又一次伸出手,想要把男人从地上拖起来,可是那个男人却再次躲开了她的手。

  • 言初撇&上的力

    说完这句话,言初撇过头,又看了看那个靠在墙边的男人,手上的力道又不自觉地紧了紧。

  • 混混的&女人,

    那个小混混的身子瞬间往前倾,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他是真的没想到,这么一个看起来柔弱的女人,居然有这样的本事。

  • &的背影

    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言初抹了抹脸上的雨水,然后又一脸可惜地望着那个倒在地上的购物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