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让余诗诗吃瘪很爽,但言初自己是一脸懵,她更本就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辆车。么,这是外公的手笔?但是说外公确实很有可能会会这么做,但他起码在买之后也会和自己说一声啊……如果,这辆车究竟是怎么回事?望着言初站在原地有些呆愣,那个司机难道,这是外公的手笔?。...

虽然让余诗诗吃瘪很爽,但言初自己也是一脸懵,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辆车。

难道,这是外公的手笔?

虽然说外公的确很有可能会这么做,但他至少在买之前也会和自己说一声啊……

那么,这辆车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言初站在原地有些呆愣,那个司机师傅又开口了。

“小姐,请您上车吧。”

言初转头看了看在旁边围观的人群,然后又将师傅拉到了一边,小声开口:“师傅,你认错人了吧?”

“您是言初言小姐吧?”

“是啊……”

“那就没认错人,这车的确是您的。”那个师傅肯定地说。

可是,言初却更是迷惑了。

她拧着眉头,继续追问了一句:“师傅,这车是谁让你开过来的?”

“是傅总。”

昨天傅晋深听到了余诗诗和言初的对话,所以他当晚就给言初定了辆车。

一听到“傅”这个字,言初的心中也明朗了很多。

那位“傅总”……估计就是傅晋深吧?

“师傅,你先把车开走吧,我不需要。”

可是,那位师傅却很执着。

“言小姐,这是傅总特地吩咐的,我要是自己把车开走了,不好交代啊。”

“没事的,你就说我自己不想坐车好了。”

“言小姐,你别让我为难啊……”

发现自己实在是说服不了司机师傅,言初最终还是放弃了。

算了,她还是自己去找傅晋深说清楚吧。

“悠悠,你先回酒店吧,我有点事。”

话音刚落,言初就转身走回了片场,而白悠悠站在原地,却是一头雾水。

此时,在剧组的专属休息室内,傅晋深正坐在顾辰翰的椅子上,气定神闲地喝着咖啡。

而顾辰翰站在一边,身边的助理正在帮他整理戏服。

看着椅子上男人一副淡然的样子,顾辰翰却疑惑了。

“你这几天怎么一直往我们片场跑?”

“上班时间顺便路过。”

“.…..”

听到这样的回答,顾辰翰的额头上立刻多了几条黑线。

大哥啊,你上班的地方完全和这里是反方向好不好?

不过,虽然顾辰翰这么问,他也猜出了大致的理由,是因为那个叫做言初的女人吧?

这不,想到曹操曹操就到了。

正好这个时候,言初风风火火地从外面走了进来。

“顾老师,傅晋深在吗?”言初礼貌性地问了一句。

顾辰翰点点头,用手指了指里面正坐着的那个男人。

看来,是有好戏看了。

和刚才面对顾辰翰的态度不同,言初一看到傅晋深,脸色立刻就变了。

她快步走到男人面前,出声质问:“傅晋深,让人把车收回去!”

“那个本来就是送你的。”

“我不需要!”

“可它现在已经是你的了,随你怎么处置。”

“我说了,我不需要!”

言初再次强调了一遍,也不等傅晋深回应,直接转身走了出去。

顿时,傅晋深的眸中暗光流转,面色更是阴沉了几分。

而两人之间的对话,也全部被顾辰翰看在了眼中,他扬起嘴角,颇有兴趣地看着傅晋深那微变的脸色。

他还是第一次见傅晋深送东西送不出去的情况……

不错不错,这女人有魄力!

书评(192)

我要评论
  • 细细凝&人的面

    她蹲下身子,细细凝视着男人的面孔,冷峻中却带着几分苍白。

  • 过头,&看那个

    说完这句话,言初撇过头,又看了看那个靠在墙边的男人,手上的力道又不自觉地紧了紧。

  • 个男人&成这样

    刚才言初看得不真切,现在细细看来,这个男人的确受了不轻的伤,也不知道是谁把他伤成这样的。

  • 心里叹&线落在

    轻轻在心里叹了口气,言初又忍不住把视线落在了那个虚弱的男人身上。

  • 刹那,&己的头

    下一个刹那,男人艰难地抬起了自己的头,那双墨黑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言初的面孔。

  • 男人从&却再次

    言初又一次伸出手,想要把男人从地上拖起来,可是那个男人却再次躲开了她的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