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明白为什么,言初意外发现这段日子余诗诗尤其不喜欢找自己麻烦,不时就回来“反胃”她几句。但是言初了尽量避免出现在避免出现和那个女人碰上了,可她们当然在一个剧组,偶尔会会有对手戏,想不遇到都难。这天,言初又拍了一下午的戏,其中除了不少武打的动作,因为等她结虽然言初已经尽量在避免和那个女人遇上了,可她们毕竟在一个剧组,偶尔还会有对手戏,想不碰到都难。。...

不知道为什么,言初发现这段日子余诗诗特别喜欢找自己麻烦,时不时就过来“恶心”她几句。

虽然言初已经尽量在避免和那个女人遇上了,可她们毕竟在一个剧组,偶尔还会有对手戏,想不碰到都难。

这天,言初又拍了一上午的戏,其中还有不少武打的动作,所以等她结束的时候,身上已经酸痛的不行了。

好在,言初下午的戏份排得比较晚,她也可以趁着中间的时间休息一下了。

“悠悠,你去打车,我们今天去外面吃。”

“真的吗?我们终于不用吃盒饭了!”

白悠悠欣喜地说着,已经自觉地拿出了手机。

这些天一直陪着言初姐待在剧组,那些盒饭都吃腻了。

说完话,言初换下了戏服,正准备去外面吃点东西,而这时,一辆黑色的车却突然停在了片场的门口。

“哇?这谁的保姆车啊?”

“这车可不便宜啊!我之前在网上看过,这是新款,几百万呢!”

“太让人羡慕了吧?这车到底是谁的啊?”

“这应该是顾影帝的吧,我们剧组除了他还有谁这么豪气啊。”

一看到豪车,剧组的一些工作人员就忍不住开始讨论了起来。

不过,言初却对这东西没什么兴趣,她现在可只想去吃点东西,刚才消耗太大了。

只是不巧的是,还没等言初略过人群走出去,余诗诗竟然刚巧从外面过来了。

而当她看到旁边那辆保姆车的时候,也是一脸的惊讶。

随即,她又把视线落在了言初的身上,眼神中更是带着嘲笑。

“看什么看?这种级别的车,可不是你这种人能坐得起的!现在知道你和别人的差距了吧?”

余诗诗扬起下巴,满脸的不屑。

听了这话,白悠悠有些气不过了。

她站在言初身后,气鼓鼓地瞪着余诗诗,嘴中还吐槽着。

“这车又不是她的!有必要这么嘚瑟吗?”

白悠悠的话,言初自然也听得很清楚了。

她扬了扬眉,笑着反问:“悠悠,刚才有人在说话吗?我怎么只听到了苍蝇叫?”

言初这话一出,在场几个人都瞬间变了脸上。

白悠悠是一脸的愉悦,而余诗诗的脸色却很难看。

“言初!你居然敢骂我!”

“诗诗姐你听错了,我骂的是苍蝇,难道你是?”

这一瞬间,余诗诗被言初怼的哑口无言,刚才的气势也少了一半。

言初也不想再在这里和这个无聊的女人浪费时间,准备离开了。

与此同时,刚才那辆车里却突然走下来了一个人,而那个人刚巧不巧地就来到了言初的面前。

“言小姐,请上车吧。”那个人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话一出,在场的一群人都目瞪口呆,其中当然还包括刚才嘲笑言初的余诗诗。

这豪车……居然是言初的?

“不是吧?这车是言初的?”

“这言初到底是什么背景啊?一个新人居然买得起这种车?”

附近的几个人又开始窃窃私语了起来,而余诗诗瞬间就有了种被打脸的感觉。

她看着那个男人对言初毕恭毕敬的样子,心中的怒火烧得更旺了,手心也不自觉地攥紧了些。

书评(432)

我要评论
  • ,言初&又忍不

    轻轻在心里叹了口气,言初又忍不住把视线落在了那个虚弱的男人身上。

  • 初才发&国家。

    听到熟悉的话语,言初才发现,原来这个人和自己来自同一个国家。

  • 声音再&。

    停顿了一会儿,男人冷冽的声音再次传来,只不过,他却拒绝了言初的好意。

  • 眼眸一&瞬不瞬

    下一个刹那,男人艰难地抬起了自己的头,那双墨黑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言初的面孔。

  • 会儿,&你去医

    言初思考了一会儿,还是打算先送男人去医院,于是,她又开口:“能走吗?我送你去医院。”

  • 了,伤&不及时

    现在他的身上都湿透了,伤口也流着血,不及时处理估计要出大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