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言初的戏份拍完,天了快黑了,因为第二天一大早除了戏,因为导演也放她早点儿回家去短暂休息了。言初坐在短暂休息室里揉了揉肩膀,身边的化妆师也在帮她卸着妆。上次上午拍了一场打戏,言初不小心撞到了手臂,现在的恐怕也瘀青了。但是,当演员是自己不喜欢的事,是自己的言初坐在休息室里揉了揉肩膀,身边的化妆师也在帮她卸着妆。。...

等到言初的戏份拍完,天已经快黑了,因为第二天一早还有戏,所以导演也放她早点回去休息了。

言初坐在休息室里揉了揉肩膀,身边的化妆师也在帮她卸着妆。

刚才下午拍了一场打戏,言初不小心撞到了手臂,现在估计也淤青了。

不过,演戏是自己喜欢的事,也是自己的本职工作,言初也就没怎么放在心上。

等到卸完妆,言初也准备换上自己的便服了。

可是她刚起身,就看到余诗诗正朝着自己的方向走过来。

她看到言初,冷哼了一声,然后在她的身边坐下,对旁边的化妆师说:“我的专属造型师不在,你来给我化妆。”

“好的,诗诗姐。”

那个化妆师知道余诗诗难缠,所以立刻应了一声。

言初也不想多搭理余诗诗,就自顾自地进去换衣服了,而她的手臂上,的确出现了一块不小的淤青。

白悠悠看到言初受伤了,立刻就心疼了起来。

“言初姐,你都受伤了。”

“就这点淤青,没事的。”

言初笑着,表示并不在意。

而她们的对话,也很快传到了余诗诗的耳中。

听到言初受伤了,她别提有多开心了。

她转头看向言初,佯装着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

“言初啊,你说你就一个小配角,这么拼干什么?”

“诗诗姐你也好像也是配角吧?难道你演戏的时候都是敷衍了事的?”言初出声反驳。

面对余诗诗一次次的恶言相向,她也并没打算一直忍下去。

“言初!你什么意思?”

余诗诗听到言初这么说,立刻气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而那个化妆师也被她吓了一跳,手中握着的化妆刷瞬间就掉在了地上。

“真是的!化个妆都不会!”余诗诗又把气撒在了化妆师的身上。

说着话,她已经走到了言初的面前,一脸怒目圆睁的模样看向她。

“言初,你们公司都不想管你吧,就随便给你配了个助理,出门连辆车都没有!就你这样的地位,还敢和我叫嚣?”

面对余诗诗讽刺的话语,言初却依旧是一脸淡然。

她轻蔑一笑:“我以为,‘叫嚣’这个词,一直是在形容你才对。”

“言初!你…….”

就在余诗诗想要继续反驳的时候,休息室的门口却传来了男人的声音。

此刻,屋内的争执瞬间就止住了,而余诗诗和言初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望向了门口。

只是下一秒,言初的脸又沉了下来。

傅晋深这个男人……是阴魂不散吗……

那些吐槽的话,言初没敢说出来,而余诗诗看到别人来了,立刻就变了个脸色。

这下,言初第一次感受到了余诗诗当演员的专业性,这变脸也太快了吧?

“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顾影帝你们来了啊。”

“嗯,我带朋友随便逛逛。”顾辰翰随口回答了一句。

不过,此刻傅晋深的目光早就略过了眼前的余诗诗,落在了不远处的言初身上。

注意到男人的视线,言初却撇开视线,走到了一边。

傅晋深他们来了也好,正好转移了余诗诗的视线,自己也不用被炮轰了。

而且,趁着这个空隙,言初迈开步子就走了出去。

白悠悠刚才被顾辰翰吸引了视线,所以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言初已经走出了休息室的大门。

“言初姐,你等等我啊……”

书评(458)

我要评论
  • 起了自&地盯着

    下一个刹那,男人艰难地抬起了自己的头,那双墨黑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言初的面孔。

  • 以松开&了一脚

    言初也不想和他继续纠缠下去,所以松开了自己的手,然后又在他的背上踹了一脚。

  • 人远去&上的购

    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言初抹了抹脸上的雨水,然后又一脸可惜地望着那个倒在地上的购物袋。

  • 于是,&口:“

    言初思考了一会儿,还是打算先送男人去医院,于是,她又开口:“能走吗?我送你去医院。”

  • &却没有

    “你是华人?”她出声询问,可是却没有得到男人的回答。

  • 轻轻在&线落在

    轻轻在心里叹了口气,言初又忍不住把视线落在了那个虚弱的男人身上。

  • 声音再&。

    停顿了一会儿,男人冷冽的声音再次传来,只不过,他却拒绝了言初的好意。

  • &,不再

    而那个男人似乎是听到了言初的话,不再阻拦她的动作,言初也简单地检查了一下他身上的伤口。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