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从傅晋深那边逃脱了,言初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大半。也幸亏了那个副导演,不然的话她还不明白要被傅晋深纠缠不休多久呢。而当言初回短暂休息室的时候,白悠悠了买完喝的回去了。她将东西放到桌上,看见言初回去的这么晚,便又问了一句:“言初姐,你怎么比我回去也多亏了那个副导演,要不然她还不知道要被傅晋深纠缠多久呢。。...

想到从傅晋深那边脱身了,言初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大半。

也多亏了那个副导演,要不然她还不知道要被傅晋深纠缠多久呢。

而当言初回到休息室的时候,白悠悠已经买完喝的回来了。

她将东西放在桌上,看到言初回来的这么晚,便又问了一句:“言初姐,你怎么比我回来的还晚啊?”

“奥,我在路上遇到了一个……”

想到傅晋深的模样,言初到嘴边的话突然停顿了一下。

她应该用什么词形容那个男人呢?bian态?还是跟zong狂?这些词形容他好像也不是那么贴切……

看到言初愣住了,白悠悠一脸疑惑:“姐,你怎么了?想什么呢?”

“没事,东西你买了吗?”

言初一时间回答不出来,就立刻转移了话题。

“当然,白瑶姐的我也买了。”

“那正好,你给她送过去吧。”

“好啊好啊!”想要要去见大明星,白悠悠就一脸的激动。

……

看了通告单,整个下午她有好几场戏,所以休息过后,言初早早地回到了片场。

可是令她没想到的是,那个叫做傅晋深的男人,竟然还没有离开,而且还坐在了监视器的旁边。

他这是怎么回事?当自己是导演吗?

言初朝着傅晋深的方向看去,没想到那个男人竟然也朝着自己这边看了过来。

两个人实现相撞,对视了几秒之后,言初立刻就转移了自己的视线。

她看着傅晋深那副样子,根本就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而这个时候,顾辰翰笑着走到了言初的身边,他也早就发现了傅晋深对言初那种与众不同的态度。

他借着和言初对剧本的时间,在好奇心的趋势下问了一句:“言初,你和老傅怎么认识的?”

听到这个问题,言初的脸色立刻就冷了几分。

她看向眼前的顾辰翰,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听顾影帝这么说,你和傅晋深很熟?”

“不熟不熟,也就十几年的交情而已。”

“……”

言初一脸黑线,十几年交情还说不熟?

“你就说说呗,我很好奇。”

看着顾辰翰的表情,言初对他的印象立刻就改变了很多。

原来,影帝也这么八卦?

可即使顾辰翰问了很多次,言初却依旧没有回答。

“你还是自己去问傅先生吧。”

当初他和她相识的场景,她已经不想再多做回忆了。

说完,言初便走开了。

看到女人脸上冷漠的表情,顾辰翰心中却越发好奇了。

这女人的态度,和他想象中不太一样啊……

要是平时那些女人见了傅晋深,忍住不扑上去都难,这个言初却对他爱答不理的样子?

这样的场景,真是几百年都不一定遇得上啊!

想到傅晋深吃瘪的样子,顾辰翰心中就已经开始暗爽了。

那男人在商业上叱咤风云,可是对感情却是一窍不通。

就这么几分钟的时间里,顾辰翰的心中就出演了一场大戏,他现在已经忍不住想要看到傅晋深节节败退的样子了。

哎,真是想想都开心呢!

书评(160)

我要评论
  • 苦,不&,知道

    小混混一脸痛苦,不断地点头:“是是是,知道错了!放了我吧!”

  • ,不再&。

    而那个男人似乎是听到了言初的话,不再阻拦她的动作,言初也简单地检查了一下他身上的伤口。

  • “别碰&音传到

    “别碰我!”男人沙哑的声音传到言初耳边,还带着几分警觉。

  • &初才发

    听到熟悉的话语,言初才发现,原来这个人和自己来自同一个国家。

  • &难地抬

    下一个刹那,男人艰难地抬起了自己的头,那双墨黑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言初的面孔。

  • 居然有&这样的

    那个小混混的身子瞬间往前倾,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他是真的没想到,这么一个看起来柔弱的女人,居然有这样的本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