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新剧,言初这段时间一直窝在家里研读剧本,除了苏念安偶尔来串个门之外,她几乎都没怎么出去过。这次的拍摄场地,就在临城边上的影视城内,所以来去也挺方便的。到了拍摄的时间,言...

为了新剧,言初这段时间一直窝在家里研读剧本,除了苏念安偶尔来串个门之外,她几乎都没怎么出去过。

这次的拍摄场地,就在临城边上的影视城内,所以来去也挺方便的。

到了拍摄的时间,言初便带着助理去了拍摄场地,而她为了自己能专心一些,还是选择住在了剧组安排的酒店中。

“言初姐,这次可是大制作,听说影帝顾辰翰也会来。”

酒店房间中,白悠悠一边帮言初整理东西,一边激动地说。

言初坐在旁边换着衣服,然后笑道:“你消息还挺灵通,他估计待会儿就到了。”

“真的吗?那我待会儿见到影帝可不可以要个签名?”

白悠悠以前就很喜欢顾辰翰,这次能有机会见到他,她估计都能兴奋地一晚上睡不着了。

看着助理这么一副花痴的样子,言初也是无奈。

“可以,不过你可不要说是我的助理。”

“为什么?”白悠悠委屈地撅起嘴巴。

“因为我的助理,必须是一个矜持的人。”言初开着玩笑回答。

“言初姐,你又拿我开玩笑!”

言初笑着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开口:“好了,我要去导演那边了,这里就麻烦你了。”

“保证完成任务!”

离开了房间之后,言初坐电梯来到了楼下,可是却很不凑巧的,遇上了余诗诗。

她差点忘了,余诗诗也参与了这次电视剧的拍摄。

看到迎面而来的女人,言初本来是想避开的,可是谁想到余诗诗却故意挡在言初的面前。

她摘下自己的墨镜,满脸嘲讽地看向言初,语气也尽是轻蔑。

“呦,有后台的人就是不一样,竟然还真的让你进组了。”

言初秉承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也不回答余诗诗的话,想要尽快离开。

可是,余诗诗看言初不回答,更是直接扯住了她的手臂。

“言初!我在和你说话,你是聋了吗?”

感受到余诗诗手中的力道,言初微微蹙眉,立刻甩开了女人的手。

随即,她便扬起了脑袋,也用着同样的态度回击着那个女人。

“是嘛?我还以为余小姐说的是你自己呢。”

听到言初的反驳,余诗诗立刻变了个脸色。

“言初,你什么意思?”

“表面意思啊,难道余小姐听不懂中文?要我用英文给你再翻译一遍吗?哦对不起我忘了,余小姐好像大学都没毕业,可能听不懂英文吧。”

言初一连串的暴击,顿时怼的余诗诗说不出什么话来。

她看着言初这么好欺负的样子,没想到她竟然这么会说!

这下,余诗诗是真的慌乱了:“你……你怎么知道我大学……”

注视着余诗诗脸上的表情,言初唇角的笑容却更深了。

“我本来不太确定,现在知道了。”

言初只是想到自己之前在网上看到的那篇关于余诗诗的爆料贴,里面说她大学肄业,所以随口说了一句,没想到真的被她炸出来了。

而余诗诗看言初一脸淡然的样子,心中的怒火顿起!

可是想到现在是在公众场合,所以她也没太敢发脾气:“言初,你给我等着!”

撂下这句话,余诗诗便迈着大步走开了。

言初站在原地,挑了挑眉,却是一副无语的表情。

书评(388)

我要评论
  • 人的面&孔,冷

    她蹲下身子,细细凝视着男人的面孔,冷峻中却带着几分苍白。

  • 人远去&的背影

    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言初抹了抹脸上的雨水,然后又一脸可惜地望着那个倒在地上的购物袋。

  • 男人从&。

    言初又一次伸出手,想要把男人从地上拖起来,可是那个男人却再次躲开了她的手。

  • 男人沙&。

    “别碰我!”男人沙哑的声音传到言初耳边,还带着几分警觉。

  • 来,这&的。

    刚才言初看得不真切,现在细细看来,这个男人的确受了不轻的伤,也不知道是谁把他伤成这样的。

  • “你是&,可是

    “你是华人?”她出声询问,可是却没有得到男人的回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