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傅晋深了抱着言初回到了拍摄场地旁的休息室内。他将言初的身子放到床上,而随同的医生也就给她通过检查。但是,看见言初那张惨白的面孔,傅晋深心中却饱含了担心。随着医生的情况紧急救治,言初也终于等到再次苏醒回来了回来。“咳咳咳咳!”她深锁着眉头,都忍他将言初的身子放在床上,而随行的医生也开始给她进行检查。。...

此时,傅晋深已经抱着言初来到了拍摄场地旁的休息室内。

他将言初的身子放在床上,而随行的医生也开始给她进行检查。

可是,看到言初那张苍白的面孔,傅晋深心中却充满了担心。

随着医生的紧急救治,言初也终于重新苏醒了过来。

“咳咳咳!”

她紧锁着眉头,忍不住咳了好几声。

缓缓睁开眼,言初却觉得整个人很难受,张了张口,想要坐起来,可是却觉得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

看到言初醒了,傅晋深也注意到了她的动作,于是,男人又走了过去,轻柔地将她扶了起来。

“她怎么样了?”傅晋深又转头问身边的医生。

“我给言小姐做了检查,并没有什么严重的问题,”医生解释着,“她可能是不会水性,入水的时候被吓到了。”

听到医生这么说,傅晋深终于放心了下来,他沉着嗓音说:“知道了,你出去吧。”

“好的,傅总。”

医生很快离开了,而傅晋深却依旧在言初的床边站着,目光落在女人的身上,一直没有离开过。

他凝视着女人的面孔,开口:“不会水不会提前说吗?你知道刚才有多危险吗?”

男人的脸色不是很好,可是那语气中是满满的担忧。

言初刚醒过来,也没什么力气和傅晋深争辩。

而且,她刚才的确也害怕极了,幸好没出什么事。

注意到男人严厉的表情,言初却垂下了脑袋,表情中还带着几分委屈。

随后,便听到了女人略带沙哑的声音:“我以为没什么事的……”

她以为自己已经逐渐克服了恐惧,可是谁想到结局还是这样。

而傅晋深看着女人的表情,心却突然软了下来,也说不出什么继续责怪的话来。

他似乎很少看到她服软的一面。

“好了,我也没有怪你的意思。”傅晋深出声解释,语气也柔和了很多,“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

听着男人的话,言初没再说什么,而是听话地点了点头。

“好,谢谢。”

刚才,她是真的害怕极了。

而且,她也知道,是傅晋深救了自己。

刚才在水中的时候,她依稀间似乎看到了男人的面孔。

只是,后面她是怎么被救上岸的,言初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傅晋深微微俯身,帮着言初盖好了毯子,然后便走出了休息室。

而当他刚出去没多久之后,白悠悠便急匆匆地从外面跑了进来。

她看到言初躺在床上,立刻走到了床边。

“言初姐,你没事吧?我才走开一会儿,你怎么就溺水了呢?”

言初微微一笑:“别担心,我已经没事了。”

“那就好那就好,你待会儿可得好好休息一下。”白悠悠笑着坐到了言初的床边。

“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待会儿就可以继续拍摄了。”

可是,白悠悠却说:“可是今天下午的拍摄好像已经取消了。”

“取消了?”

“对啊,我刚才来的时候听剧组的人说的,说今天放半天假。”

听到这话,言初有些疑惑,她微微低头呢喃着:“怎么会突然放假了呢……”

正在她奇怪的时候,脑海中却突然出现了傅晋深的面容。

难道是那个男人?是因为她吗?

书评(368)

我要评论
  • ,男人&,只不

    停顿了一会儿,男人冷冽的声音再次传来,只不过,他却拒绝了言初的好意。

  • &一脸痛

    小混混一脸痛苦,不断地点头:“是是是,知道错了!放了我吧!”

  • 会儿,&她又开

    言初思考了一会儿,还是打算先送男人去医院,于是,她又开口:“能走吗?我送你去医院。”

  • 身,带&的表情

    碍于言初在场,那个小混混也不敢再嚣张,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带着一抹不甘心的表情,快步往外面跑去。

  • 下子就&本事。

    那个小混混的身子瞬间往前倾,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他是真的没想到,这么一个看起来柔弱的女人,居然有这样的本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