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言初一直没有反应,在下面等待的导演也逐渐失去了耐心。“言初!干什么呢?别发呆啊!”听着导演催促的话语,言初猛地一惊,也终于回过神来。即使现在的她依旧还是慌乱,但这毕竟是工...

看到言初一直没有反应,在下面等待的导演也逐渐失去了耐心。

“言初!干什么呢?别发呆啊!”

听着导演催促的话语,言初猛地一惊,也终于回过神来。

即使现在的她依旧还是慌乱,但这毕竟是工作,所以言初也没办法,只好克服心中的恐惧,将这场戏继续演下去了。

默默做了几次深呼吸,言初迈着缓慢的步伐朝着前面走了几步,她的视线落在身下的水池中,手心已经不自觉冒出了些汗。

她闭了闭眼,尽量调整着自己的状态,也让自己的表演更加自然一些。

没多久之后,言初一跃而下,随着“噗通”一声,水花四溅,她的身子也落入了水池中。

冰冷的池水在身边围绕,言初只觉得全身发冷,心中的恐惧也越来越深,而她大脑中的意识,也瞬间被汹涌而来的池水淹没,只剩下一片空白!

渐渐地,她的意识减弱,身体也随着水流缓缓下沉……

又过了几秒,导演喊了一声“咔”,表示着这场戏结束了。

可是,水面上却依旧平静,言初一直没有从水里出来。

“怎么回事?人呢?”

导演似乎感受到了些不对劲,起身往水池里看了看。

与此同时,在旁边的工作人员也都一脸疑惑地看向言初掉落的方向。

他们等了几秒,水中还是没有动静,导演开始担心起来,厉声喝道:“救生员呢?快去看看!”

下一秒,身边的几个工作人员都往水池边跑去,而傅晋深看到这一幕,心中也有了几秒钟的停滞。

那一刻,男人的眸中闪过一丝寒光,紧接着,他便立即冲到了水池边,什么也不管地扑进了水中!

在水中寻找了一会儿,傅晋深很快就看到了不远处的言初,她带着一副痛苦的表情。

只是,此刻的女人却像是全身失去了力气一般,整个身子都缓缓往水底沉下去。

意识到情况的危急,傅晋深立刻游了过去,用手臂抱住了言初的身体,将她带出了水面。

不能出事!一定不能出事!

这是傅晋深此时此刻唯一的想法。

他带着言初的身子,奋力往岸边游去,脸色深沉地可怕。

站在一边的导演看到傅晋深这样的举动,不自觉愣了愣神,然后又朝着旁边喊着:“医护人员呢?医护人员在哪里?”

导演叫来了剧组的随行医生,而言初也被傅晋深救上了岸。

“言初,醒醒,言初?”

傅晋深一边说着,一边将言初的身子躺平,可是言初却紧闭着双眼,一点反应都没有。

“傅总,还是先带她去旁边的休息室吧。”旁边的负责人提议了一句。

随后,傅晋深便起身,在众人讶异的目光中,他抱着言初往旁边休息的地方走去,而医护人员也跟了上去。

只是,后面的导演看着却依旧有些没反应过来。

傅总是什么身份啊?居然对一个女人这么担心?

“那个言初,和傅总是什么关系?”

导演忍不住问了旁边的负责人一句。

那个负责人摇了摇头:“谁知道呢。”

只是,看到傅总刚才对言初的态度,关系一定没那么简单吧?

书评(228)

我要评论
  • 己的警&惕,言

    不过,感觉到男人刚才对自己的警惕,言初还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 &她又开

    言初思考了一会儿,还是打算先送男人去医院,于是,她又开口:“能走吗?我送你去医院。”

  • 一次伸&地上拖

    言初又一次伸出手,想要把男人从地上拖起来,可是那个男人却再次躲开了她的手。

  • 伸出手&的手。

    伸出手,言初下意识想要看清男人的样子,可是就在这一瞬间,那个男人却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猛地抬起手,一把挡开了言初的手。

  • 又忍不&上。

    轻轻在心里叹了口气,言初又忍不住把视线落在了那个虚弱的男人身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