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着一抹淡笑,傅晋深终于等到松绑了言初的手。言初望着男人的身子缓缓地挪开,她突然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揉了揉自己被抓得生疼的手腕,言初一脸被人嫌弃地看向傅晋深。“好了,我先走了,傅先生也早点儿回家去短暂休息吧。”说着话,言初立刻就迈着步子往自己家门口走去,言初看着男人的身子缓缓移开,她突然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含着一抹淡笑,傅晋深终于放开了言初的手。

言初看着男人的身子缓缓移开,她突然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揉了揉自己被抓得生疼的手腕,言初一脸嫌弃地看向傅晋深。

“好了,我先走了,傅先生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说完话,言初立即就迈着步子往自己家门口走去,可是身后的男人却径直跟了上来。

“感谢的话听不到,言小姐请我进屋喝杯水总可以吧?”傅晋深微微一笑。

可是,言初却还是一脸冷漠的样子:“那我给你转账,要喝水自己去楼下便利店买。”

“……”

没有回应女人的话,但傅晋深依旧是一副不愿意离开的模样。

面对着男人那副认真的表情,还有那“真挚”的目光,言初瞬间就没了办法。

算了,喝水就喝水吧,又不是什么大事!

言初看傅晋深那么执著,只好默认了,而那男人也跟上了言初的脚步。

没走多久,言初就拿出了包中的钥匙,打开了自家公寓的大门。

她进了屋后,直接就走向了厨房,从里面倒了杯纯净水给傅晋深。

“好了,喝了就快走吧。”她立刻就下起了逐客令。

可是,那个男人却充耳不闻,直接参观起了言初的房子。

房子不是很大,但屋子里的装饰,却和三年前在国外的感觉很相似。

想到言初资料上的背景,傅晋深却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紧接着,他便随口问了一句:“临城云家的大小姐,就住在这里?”

这话一说完,言初的眉头就不自觉地蹙了起来,她的心中瞬间戒备了起来,用着一抹警觉的目光看向那个男人。

稍稍愣了愣神之后,言初似乎也猜到了,这个男人肯定是查了自己的详细资料,要不然怎么会知道她的家庭背景?

瞬间,言初的脸色变了变。

“这和你有关系吗?”

面对言初的质问,傅晋深唇边的笑意却加深了几分。

“不过也是,三年前我遇到你的时候,也没想到你和云家有那样的关系。”

三年前傅晋深遇到言初的时候,她就只是住在一个小公寓里,每天还要为了赚钱所奔波,一点都不像是个千金大小姐的样子。

可是,傅晋深随口说出来的一句话,却让言初的眸中染上了几分阴沉。

回想起三年前的点点滴滴,言初的心中一阵,倏然瞪大了双眼。

而她的说话的语气,也瞬间冰冷了下来。

“傅先生,你水喝完了吗?喝完了就可以走了!”

她再一次催促着。

但傅晋深不以为意,反问道:“言小姐就是这么招待客人的?”

“傅先生好像是不请自来的吧?”言初的嘴上也丝毫不认输,直直地瞪着那个男人。

放下手中的杯子,傅晋深却含着笑一步步走向了言初的方向。

“你……干什么?”言初警惕地后退了几步。

她抬头看着渐渐逼近自己的男人,心中多了些慌乱,这个男人的身高还是很明显的。

这可是她的家!难道这男人还敢乱来?

书评(163)

我要评论
  • &,现在

    刚才言初看得不真切,现在细细看来,这个男人的确受了不轻的伤,也不知道是谁把他伤成这样的。

  • 人,手&紧了紧

    说完这句话,言初撇过头,又看了看那个靠在墙边的男人,手上的力道又不自觉地紧了紧。

  • 才对自&初还是

    不过,感觉到男人刚才对自己的警惕,言初还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 了那个&男人身

    轻轻在心里叹了口气,言初又忍不住把视线落在了那个虚弱的男人身上。

  • ”她出&人的回

    “你是华人?”她出声询问,可是却没有得到男人的回答。

  • 伸出手&一瞬间

    伸出手,言初下意识想要看清男人的样子,可是就在这一瞬间,那个男人却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猛地抬起手,一把挡开了言初的手。

  • 他继续&了自己

    言初也不想和他继续纠缠下去,所以松开了自己的手,然后又在他的背上踹了一脚。

  • 再嚣张&,他摇

    碍于言初在场,那个小混混也不敢再嚣张,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带着一抹不甘心的表情,快步往外面跑去。

  • 了,伤&处理估

    现在他的身上都湿透了,伤口也流着血,不及时处理估计要出大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