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宣传片的事,言初消化吸收了好一阵,但是不明白是也不是因为那个男人的原因,但她但是选择接受了这个结果。当然,这一次的机会也很很难得。而那部古装剧面试环节的时间,也迅速到来了。在这里几天里,言初始终窝在自己的公寓里,饱读了剧本的内容,也自己试着表演过。经了反复毕竟,这次的机会也很难得。。...

宣传片的事,言初消化了好一阵,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个男人的原因,但她还是接受了这个结果。

毕竟,这次的机会也很难得。

而那部古装剧面试的时间,也很快来临了。

在这里几天里,言初一直窝在自己的公寓里,熟读了剧本的内容,也自己试着表演过。

经过了反复的练习,她对这次的面试还是很有自信的。

只不过,另她没想到的是,她在剧组面试的现场,又遇到了余诗诗。

看来,她也是来这里面试的。

“言初姐,她这么也在啊?”

白悠悠一看到余诗诗,脸色就立刻暗了下来。

“没事,不用管她。”言初显得很淡定。

她过来是面试的,其余的人一概不管她的事。

倒是那个余诗诗,她一看到言初,就马上走了过来。

“呦,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我们言初啊,怎么,你也来面试?”

余诗诗漫不经心地瞥了言初一眼,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讨厌。

言初拿着剧本,一脸嫌弃地看了那个女人一眼。

“怎么?看不出来吗?我不来面试,难道是来探亲的?”

面对余诗诗,言初觉得自己的态度也不必太好。

余诗诗听到言初这么说,一时间忘记了反驳。

停顿了好几秒,她又扬起了脸,还一脸嚣张的样子,嘲讽似的看着言初。

“呵,你还挺嚣张的!”

“要嚣张也没你嚣张啊!”

而站在一旁的白悠悠听到言初这么说,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还真是佩服言初姐的怼人实力。

“你!”余诗诗的脸色立刻黑了下来,不过她又很快换了个态度,讥笑着说,“真是没想到,你还挺有手段的!”

“你什么意思?”言初蹙眉,不明所以。

“你还装的挺像的啊!那个宣传片的女主角,之前明明已经定我了!谁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让游戏公司那边换了人!”

听到余诗诗说的话,言初呆滞了几秒。

所以,之前那个宣传片的主角已经定好了吗?那又是什么原因让他们换了人呢?

关于这一点,言初自己也不清楚。

只不过,面对着余诗诗的话语,言初也不甘示弱。

“余小姐,你这么直白地说着你被内定的事,真的好吗?”

言初的话刚说完,余诗诗就立刻变了脸色,她刚才有说自己被内定的事吗?

一瞬间,余诗诗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慌乱,但很快缓和了下来。

“言初,你别给我转移话题!你可真是有手段啊!”

“多谢余小姐夸奖了,不过我也会替你可惜的,以后再接再厉啊。”言初假笑着回应。

这下子,余诗诗真的被言初气的没话说了,她真是没行到,言初竟然这么牙尖嘴利!

看到余诗诗一脸吃瘪的样子,白悠悠心中也在暗自高兴着。

她跟着言初往前走了一段距离,然后就立刻贴到言初身边,低声说:“言初姐,你真厉害,竟然把那个余诗诗气成这样。”

“是她的功力太弱了。”言初满不在乎地说道。

不过,对于刚才余诗诗说的话,言初心中还是在意的。

果然,那个宣传片的事,没那么简单。

书评(411)

我要评论
  • 的身上&都湿透

    现在他的身上都湿透了,伤口也流着血,不及时处理估计要出大事。

  • 看着男&物袋。

    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言初抹了抹脸上的雨水,然后又一脸可惜地望着那个倒在地上的购物袋。

  • &想要把

    言初又一次伸出手,想要把男人从地上拖起来,可是那个男人却再次躲开了她的手。

  • “别碰&带着几

    “别碰我!”男人沙哑的声音传到言初耳边,还带着几分警觉。

  • 阻拦她&他身上

    而那个男人似乎是听到了言初的话,不再阻拦她的动作,言初也简单地检查了一下他身上的伤口。

  • 混混的&间往前

    那个小混混的身子瞬间往前倾,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他是真的没想到,这么一个看起来柔弱的女人,居然有这样的本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