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女人坚定不移的表情,傅晋深的心中却多了几分很沉重。但是,他但是再次靠近了着她,声音也看起来更加慵散随便。“我想我所以会承认错误人……”就这么几秒钟的时间内,男人与言初之间的距离越发近了,而言初也下意识地往退后了几步,想离这个男人远一些。但是不过,他还是继续靠近着她,声音也显得更为慵懒随意。。...

看着女人坚定不移的表情,傅晋深的心中却多了几分沉重。

不过,他还是继续靠近着她,声音也显得更为慵懒随意。

“我想我应该不会认错人……”

就这么几秒钟的时间内,男人与言初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了,而言初也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想要离这个男人远一些。

可是,即使是这样,她的心中却早就已经明白。

他的确是傅晋深,那个曾经与她相识的人!

也是那个,不辞而别的人……

即使言初再嘴硬,她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眼看着男人一步步的靠近,言初逐渐不淡定了起来,她的眼神也开始变得闪躲。

不过,她还是一直在心中告诉自己,要淡定!

紧接着,言初便抬起了头,正视着傅晋深的眼眸,反问道:“认不认识有那么重要吗?认识怎么样?不认识又怎么样?”

以往的种种,她早就不放在心上了,过去如此,今后也亦是如此!

“如果先生您不是面试官,那我就不打扰了。”

说完这句话,言初便转过身,想要离开房间。

可是,下一秒,傅晋深就迈着长腿跟了过来。

还没等言初打开房间的门,傅晋深便伸出了长臂,握住了言初的手,顺势将她的身子抵在了门上。

顿时,言初猛地抬起了头,朝着男人质问。

“你到底想做什么?”

男人的眼底划过一丝笑意,而他的手指也轻轻捏住了女人的下巴,喃声道:“我想做什么?言小姐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傅晋深,你快放开我!”

言初想要挣开男人的舒服,那声名字便脱口而出。

可是,在听到自己叫了傅晋深名字的时候,言初自己都有了片刻的呆滞。

随即,房间内响起了男人的笑声。

“不是说不认识吗?现在想起我叫什么名字了?”

“记不记得有那么重要吗?你快放开我!”

她隐忍着脾气,就在爆发的边缘。

但傅晋深听了这话,反倒是将手中的力量又加重了些。

他垂着眼眸,凝视着女人的面孔,笑道:“言初,不是骗我说叫什么云深吗?”

就是因为这个名字,害的他好找。

“谁还没个笔名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言初冷哼一声,撇开了自己的脸颊。

看着女人倔强的面孔,傅晋深的话语中多了几分温柔。

“现在终于知道承认了?那我是该叫你阿深呢,还是阿初呢?”

“叫言小姐比较好,谢谢。”言初依旧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是吗?言小姐。”

“傅先生,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

“当然。”

傅晋深淡淡一笑,也松开了控制住言初的那只手。

而趁着傅晋深分心的时候,言初立刻就推开了男人的身子,转身就打开门跑了出去。

随着“砰”的一声,大门又重新被关上,言初离开了,傅晋深则是淡然地站在原地。

此时,男人的脸上带着一抹颇有深意的浅笑。

他看着那扇紧闭的大门,眸中含着的笑意更是撩人心弦。

他,终于找到她了。

书评(286)

我要评论
  • 混混的&他是真

    那个小混混的身子瞬间往前倾,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他是真的没想到,这么一个看起来柔弱的女人,居然有这样的本事。

  • 也不敢&的表情

    碍于言初在场,那个小混混也不敢再嚣张,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带着一抹不甘心的表情,快步往外面跑去。

  • 听到熟&国家。

    听到熟悉的话语,言初才发现,原来这个人和自己来自同一个国家。

  • 带着几&分苍白

    她蹲下身子,细细凝视着男人的面孔,冷峻中却带着几分苍白。

  • 轻轻在&住把视

    轻轻在心里叹了口气,言初又忍不住把视线落在了那个虚弱的男人身上。

  • 刹那,&,那双

    下一个刹那,男人艰难地抬起了自己的头,那双墨黑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言初的面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