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超市出后,两个人顺道去买了些夜宵,接着回了言初住的地方。现在的的这个小公寓,是言初归国后买下的,虽然面积并不大,虽然平常住住但是很很不错的。并且,言初还特意托熟人从国外定做了家具,那些设计图是言初自己的想法。“哎?我太久没回来,你是也不是现在的这个小公寓,是言初回国之后买下的,虽然面积不大,但是平时住住还是很不错的。。...

从超市出来之后,两个人顺路去买了些夜宵,然后回到了言初住的地方。

现在的这个小公寓,是言初回国之后买下的,虽然面积不大,但是平时住住还是很不错的。

而且,言初还专门托人从国外订做了家具,那些设计图也是言初自己的想法。

“哎?我太久没过来,你是不是又重新装修过了?”

说着话,苏念安走到了客厅里,又很顺势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这些天她比较忙,所以有一段时间没来过言初家里了,所以现在看着公寓中的装饰,觉得有些陌生。

“没有,只是换了些家具。”

“我说呢,感觉一下子就不一样了,我们小初初的眼光就是好。”苏念安还不忘讨好一下言初。

“好了,别油嘴滑舌了,先吃东西吧。”

言初将买的美食都放在了桌上,而她自己则是拿着购物袋准备先去厨房整理一下东西。

“好,那我就不客气咯。”

“说的你好像什么时候客气过一样。”

“你给我留点面子嘛。”

……

到了复面当天,言初早早地起了床。

因为白悠悠家里有些事,所以这次去游戏公司的时候,只有言初一个人。

只不过,令言初感到惊讶的是,这次游戏公司的人态度全都转变了,比起之前的冷漠,现在个个都面带着笑意,说话也很温柔。

带着疑惑的表情,言初被人带到了一个房间的门口。

“言小姐,我们的面试官就在里面,您请进去吧。”

“好,谢谢。”

言初皱了皱眉,这个面试间和之前好像不太一样,不过在犹豫了几秒之后,她还是推门而入了。

缓缓走了几步,在偌大的办公室内,她只看到了不远处那个背对着自己的男人。

那个人,就是今天的面试官?

不过,既然是面试,为什么要背对着她?

看着男人高大的背影,言初率先开口了。

“你好,我是今天来参加面试的言初。”

话音刚落,那个男人便转过了身来,富有磁性的声音在房间中响起。

“言小姐,别来无恙。”

在听到声音的那一刻,言初猛地抬起头来,一下子就看到了那张英隽的面孔。

男人的唇角淡然地扬起,薄唇勾勒出一道完美的弧度,而那双如星空般深邃的眼眸,正一瞬不瞬地盯着这个站在自己眼前的女人。

与此同时,言初在看到眼前这个男人的时候,面容中也多了几分惊愕。

怎么会是他?那个三年前消失的男人!

只不过,这抹情绪很快就被她隐藏了起来,而她的脸上,也挂上了假笑。

“先生说笑了,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

“是吗?”

傅晋深看着言初的笑容中,更是多了些戏谑之意。

而言初也淡然应对,她点点头,继续问道:“当然,请问您是今天的面试官吗?”

面对言初的问题,傅晋深却像是没听到似的,迈出了步子渐渐靠近言初。

“不过,我还是觉得言小姐你长得很像我的一位故友。”

听到这个称呼,言初不自觉地抿了抿唇,但她依旧佯装着没有任何波动的样子。

“那可能是先生您认错了。”

书评(192)

我要评论
  • &却没有

    “你是华人?”她出声询问,可是却没有得到男人的回答。

  • 小混混&摇晃晃

    碍于言初在场,那个小混混也不敢再嚣张,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带着一抹不甘心的表情,快步往外面跑去。

  • 现在他&处理估

    现在他的身上都湿透了,伤口也流着血,不及时处理估计要出大事。

  • 边,还&带着几

    “别碰我!”男人沙哑的声音传到言初耳边,还带着几分警觉。

  • 身子瞬&本事。

    那个小混混的身子瞬间往前倾,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他是真的没想到,这么一个看起来柔弱的女人,居然有这样的本事。

  • 可是那&。

    言初又一次伸出手,想要把男人从地上拖起来,可是那个男人却再次躲开了她的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