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小时后,傅晋深回了‘傅景集团’的办公居住室中。他坐在办公居住桌边,面前是新交上去的财务报表,但是,现在的他的心思完全他不在这些东西上面。不明白过了多久,办公居住室外传来了敲门声,傅晋深也终于等到回过神来了。“进去。”这句话说着,林涵就拿着一份文件走入了他坐在办公桌边,面前是新交上来的财务报表,可是,现在他的心思完全不在这些东西上面。。...

一个小时之后,傅晋深回到了‘傅景集团’的办公室中。

他坐在办公桌边,面前是新交上来的财务报表,可是,现在他的心思完全不在这些东西上面。

不知道过了多久,办公室外传来了敲门声,傅晋深也终于回过神来了。

“进来。”

这句话说完,林涵就拿着一份文件走进了办公室。

“傅总,这是言小姐近几年的资料,还有她的个人档案。”

说着话,林涵已经将文件放到了傅晋深的面前。

“好,你先出去吧。”

傅晋深摆摆手,已经拿过了文件。

林涵点点头,便退出去了。

可是,有一点他还是觉得有些奇怪,他跟了傅总几年,从来没见他对一个女人这么感兴趣过。

他倒是有些好奇了,这个“言小姐”,到底是何方神圣?

而傅晋深看到助理离开了办公室,他便细细地拿着文件看了几遍。

上面有着言初详细的个人资料,她这几年去了哪里,都做过什么事情,文件上都写的一清二楚。

看着上面成排的文字,傅晋深更是觉得这个女人有趣了。

不自觉地,男人的唇角扬起一抹浅淡的笑容,手中的那份文件也迟迟没有放下。

……

另一边,言初面试完之后准备回公司了。

出租车上,助理一脸好奇地询问着刚才言初面试的那些细节。

“言初姐,面试官都问了你什么问题啊?你觉得怎么样?”

听到白悠悠的问题,言初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这次面试估计是成不了。”

其实,从刚才余诗诗的话语中,言初就已经有所察觉了,这次女主角的面试,余诗诗早就势在必得了。

而且,现在她刚回国,没什么名气,接不到什么好的工作也正常,言初也没怎么放在心上,以后再努力就行了。

可是,看着言初一脸泰然的模样,白悠悠却不淡定了。

“什么嘛,言初姐你明明演技那么好!甩了那个余诗诗好几条街!那个导演真是没眼光!”白悠悠嘟着嘴,忍不住吐槽了几句。

言初笑了笑,劝解道:“可是,人家至少有人气啊,你也知道,这个圈子流量有多重要。”

“我也知道啊……不过,言初姐,你以后的名气一定比她大!”白悠悠一脸不服气的样子。

看着助理“护犊子”的样子,言初倒是觉得挺有趣的,也有点暖心。

“好好好,那我努力。”

“我们一起努力!”

两个人随便聊了几句,白悠悠的情绪也平静了下来。

只不过,还没等两个人下车的时候,白悠悠却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她接过电话听了几句,脸上立刻就转变成了一副吃惊的表情。

言初看她表情不太对,便问:“怎么了?”

“宣传片那边……说要重新面试……”

“重新面试?”

听到这句话,言初也很惊讶。

他们那边不是内定了余诗诗了吗?怎么又要复面了?

“姐,我们要答应吗?”

思考了一会儿,言初点点头,让白悠悠答应了下来。

虽然她不知道这次面试的意义在哪里,不过,有这个机会还是不错的。

书评(401)

我要评论
  • 音传到&分警觉

    “别碰我!”男人沙哑的声音传到言初耳边,还带着几分警觉。

  • 现在他&处理估

    现在他的身上都湿透了,伤口也流着血,不及时处理估计要出大事。

  • 人的面&。

    她蹲下身子,细细凝视着男人的面孔,冷峻中却带着几分苍白。

  • 悉的话&来这个

    听到熟悉的话语,言初才发现,原来这个人和自己来自同一个国家。

  • 就在这&的手。

    伸出手,言初下意识想要看清男人的样子,可是就在这一瞬间,那个男人却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猛地抬起手,一把挡开了言初的手。

  • 背上踹&了一脚

    言初也不想和他继续纠缠下去,所以松开了自己的手,然后又在他的背上踹了一脚。

  • ,言初&地检查

    而那个男人似乎是听到了言初的话,不再阻拦她的动作,言初也简单地检查了一下他身上的伤口。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