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一个多小时后,言初终于等到被通知进来面试环节了。只但是,这个面试环节时间只持续的了几分钟,言初就一脸严肃认真地从里面出了。而看见言初出,白悠悠立马走过去的再次询问。“怎么这么快啊?言初姐,面试环节的怎么样了?”言初蹙了拧眉,正想提问的时候,余诗诗却从她们身只不过,这个面试时间只持续了几分钟,言初就一脸严肃地从里面出来了。。...

等了一个多小时之后,言初终于被通知进去面试了。

只不过,这个面试时间只持续了几分钟,言初就一脸严肃地从里面出来了。

而看到言初出来,白悠悠立刻走过去询问。

“怎么这么快啊?言初姐,面试的怎么样了?”

言初蹙了蹙眉,正想要回答的时候,余诗诗却从她们身边走过。

她看到言初的面容,眼神中尽是厌恶。

随即,她嘲讽似地开口。

“有些人啊,就是走个过场,自己什么实力还不清楚吗?”

这话,明显是说给言初听的。

不过,言初也不示弱。

“我什么实力自己很清楚,不过也希望诗诗姐清楚自己的实力。”

“你!”

听到这话,余诗诗的脸瞬间黑了下来,整个人更是哑口无言。

而言初说完这些话,根本没有给余诗诗反应的时间,直接就迈着步子离开了,白悠悠姐赶紧跟了上去。

“言初姐,你刚才太帅了!”白悠悠一脸崇拜的样子。

言初挑了挑眉,也不谦虚:“那你以后会发现我更帅的。”

两个人聊着天,刚才的阴霾瞬间消失不见了。

当她们走到公司前台的时候,却发现一群穿着正式的人正一排排地站在那里,像是要迎接什么重要来宾。

“我这衣服行吗?”

“我头发乱吗?”

“你们都给我认真点!别给我出错了!”

看着一群人都是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言初和白悠悠也很识相地加快了脚步,想要尽快离开这里。

“言初姐,他们是在等什么人吗?”

“可能是有什么大人物要来吧。”言初随口猜测着,又拿出手机准备叫车回去。

两个人在聊天的途中,已经坐上了扶梯,准备下楼。

与此同时,一群人也正从公司的大门口进来,一前一后地登上了扶梯,往楼上前进着。

其中,一张冷峻的面孔异常地引人注目。

而他,便是那个三年前不辞而别的男人,傅晋深。

只是,此时言初的视线一直盯在自己的手机上,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来人。

扶梯缓缓地移动着,就在两个人即将要擦肩而过之时,男人眼睛的余光却在不经意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瞬时间,傅晋深的面色一怔,立刻回过头,看着那个站在扶梯上的女人离自己越来越远。

这个背影,会是她吗?

“云深!”他脱口而出。

可是,这个名字一出,那个女人却丝毫没有反应。

难道是他看错了?

随着女人的离开,傅晋深眼眸中的影子越来越远……

是她吧?他心中的那个声音,一直在期望着,是她!

带着几分深沉的面色,傅晋深转头看向了身边的人。

“刚才那个女人,是公司里的员工吗?”

那个公司的负责人听到傅晋深的问题,迟疑了好几秒。

他看了看大门口,那个女人已经离开了,而他刚才也没怎么注意到。

“好像不是本公司的员工,如果傅总想要知道那个女人的身份,我可以替您去问一下。”

“嗯。”

傅晋深应了一声,缓缓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书评(91)

我要评论
  • 言初又&地上拖

    言初又一次伸出手,想要把男人从地上拖起来,可是那个男人却再次躲开了她的手。

  • 惕,言&摇了摇

    不过,感觉到男人刚才对自己的警惕,言初还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 想要看&了言初

    伸出手,言初下意识想要看清男人的样子,可是就在这一瞬间,那个男人却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猛地抬起手,一把挡开了言初的手。

  • 边,还&带着几

    “别碰我!”男人沙哑的声音传到言初耳边,还带着几分警觉。

  • 眼眸一&地盯着

    下一个刹那,男人艰难地抬起了自己的头,那双墨黑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言初的面孔。

  • 语,言&来这个

    听到熟悉的话语,言初才发现,原来这个人和自己来自同一个国家。

  • 在他的&。

    言初也不想和他继续纠缠下去,所以松开了自己的手,然后又在他的背上踹了一脚。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