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思考了一整晚,言初也没想好要怎么面对自己傅晋深。虽然,她但是鼓足勇气勇气走出来了房间。算了,就当作什么都也没突然发生过,照旧做个早餐吧。言初在心中默默的心里想,但是当她走到客厅的时候,却意外发现那里空无一人。傅晋深去哪儿了?“傅晋深?”言初望着周围,想找寻男人但是,她还是鼓足勇气走出了房间。。...

思考了一整晚,言初也没想好要怎么面对傅晋深。

但是,她还是鼓足勇气走出了房间。

算了,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照常做个早餐吧。

言初在心中默默想着,可是当她走到客厅的时候,却发现那里空无一人。

傅晋深去哪儿了?

“傅晋深?”

言初望着周围,想要寻找男人的身影,可是却一无所获。

难道那个男人自己出门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这倒也是稀奇。

言初正疑惑着,眼眸一转,又注意到了放在餐桌上的那张纸条。

瞬时间,言初的身子一怔,那颗心似乎沉了下来。

她迈着脚步缓缓走过去,一下子就看到了纸张上那行云流水的字迹。

“这段时间,谢谢你的照顾。”

简单的一句话,却很清楚地表明了立场。

这句话,应该是傅晋深留下的吧?除了他,不会有别人了。

言初细细看了看上面的字,脑袋里“嗡”地响了一下,而那只拿着纸张的手也不自觉地攥紧了些。

所以,那个男人是不辞而别了吗?

在迟疑了几秒之后,言初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浅淡的笑意,只是,那抹笑意中却夹杂着一丝嘲讽之意。

紧接着,她的神情中又多了几分苦涩。

她站在原地许久,拿着纸张的手一直没有放下。

过了许久之后,女人冷冷一笑,直接将那张纸条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一个月前,她救了他一次;昨晚,他也救了她一次。

这样,应该算是扯平了吧。

一整个上午的时间,言初都坐在自己家的沙发上,连饭都忘了吃。

直到旁边的手机铃声响起,才终于将她拉回了神。

言初拿过手机,是学姐打来的电话。

“好,我马上过去。”

言初听到学姐焦急的声音,立刻应下了。

学姐的孩子突然进了急诊,现在她在国外孤身一人,找不到旁人帮忙,所以才联系了言初。

而言初知道学姐很着急,所以没多想,拿着自己的东西就赶到了医院。

这时候,孩子已经被推进了病房,而陆亦也过来了。

“孩子怎么样子了?”

“已经抢救过来了……”

许又清心疼地看着旁边的孩子,眼眶中也含着泪水。

“学姐,别太着急,抢救回来就好了。”

言初拉过许又清的手,轻声安慰。

紧接着,她又从包中拿出了一个信封。

“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希望学姐你不要拒绝。”

“言初,你…….”

“现在孩子的病比较重要,学姐你要是真的不好意思,以后慢慢还就行了。”

言初展开笑容,给予对方一个安慰。

想到孩子的情况危急,许又清也没有推脱:“我知道了,真是谢谢你们。”

说着话,她朝着言初和陆亦深深地鞠了一躬。

这次孩子的医药费不便宜,她也知道,他们凑到这些钱也不容易。

“学姐,你不用太客气,之前的时候你也帮了我很多。”

之前许又清帮助过自己的事情,言初一直牢记在心中。

“对啊,我们都是朋友。”陆亦也轻声安慰着。

书评(228)

我要评论
  • 人和自&国家。

    听到熟悉的话语,言初才发现,原来这个人和自己来自同一个国家。

  • 下子就&这样的

    那个小混混的身子瞬间往前倾,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他是真的没想到,这么一个看起来柔弱的女人,居然有这样的本事。

  • 是是是&,知道

    小混混一脸痛苦,不断地点头:“是是是,知道错了!放了我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