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正逢旱季,因为过了一整晚,这个城市的雨还在不停地地从空中飘飘扬扬着。但是,这一次言初学者乖了,在出门时之后,她给自己准备好了一把伞。而此时的傅晋深,早已了起了床,正靠在旁边的餐桌上喝着咖啡。“好了,你就乖乖的在家里……”突然听见言初甜甜的声音,傅晋深的不过,这次言初学乖了,在出门之前,她给自己准备了一把伞。。...

现在正值雨季,所以过了一整晚,这个城市的雨还在不停地从空中飘落着。

不过,这次言初学乖了,在出门之前,她给自己准备了一把伞。

而此时的傅晋深,早就已经起了床,正坐在旁边的餐桌上喝着咖啡。

“好了,你就乖乖在家……”

突然听到言初甜甜的声音,傅晋深的背影微微一僵,这女人是在和他说话?

只是,刚当他转身准备接话的时候,却看到那个女人正拿着一个手机,像是在打电话的样子。

“.…..”

所以,她这是在和谁说话?

听到这么亲昵的话语,男人那深邃的眼眸中,不自觉地透出了一阵暗光。

而言初刚转身,也看到了那个正看向自己的男人。

注意到男人的脸色,言初却一脸的疑惑:“怎么了?”

“没事。”

丢下冷冷一句话,傅晋深转过身,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言初看到男人这幅样子,只觉得莫名其妙。

这男人是吃错什么药了?

微微撇了撇嘴,言初穿上鞋子准备出门,可是傅晋深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等等!”

“又怎么了?”言初无奈回头。

“晚上买牛肉。”

原来就这么一件小事啊,言初点点头:“知道了。”

想吃牛肉又不是什么大事,有必要弄得这么严肃吗?

言初默默在心里吐槽了一句,然后还是照常出了门。

想到家中的男人,言初的表情却是复杂的。

这么一段时间以来,她似乎已经适应了有这个男人存在的日子。

只是,还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他的房租……到底什么时候兑现?

而现在正坐在公寓沙发上的傅晋深,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难道是有人在诅咒他?

傅晋深的眉头不经意地蹙起,停顿了好一会儿之后,他又拿过电脑,准备和那边的人联系。

他刚传送了一条消息,那边的人就立刻回复了过来,也说明了现在的局势。

“傅栾那边已经出手了。”

“那父亲呢?”傅晋深追问。

“情况不太好。”

“知道了。”

……

合上电脑的那一刻,傅晋深的脸色已经变得阴沉很多,他垂下视线,看着自己身上已经好得差不多的伤口,脸上的表情却变得不悦起来。

现在的信息,他基本已经清楚了,而且傅家那边,也需要他尽快回去。

只是……

男人的手指轻点着,看着刚才言初离开的方向,像是沉思了很久。

不知不觉中,时间又到了晚上。

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傅晋深知道,那个女人快回来了。

他又和之前一样买了不少吃的,只是,坐在餐桌边的他,脸色却显得十分严肃。

从刚才到现在的一个小时里,他一直等待着言初回来,可是门口却没有一点动静。

想到女人今早出门前打的那个电话,傅晋深立刻露出了一副不满的表情。

难道她今晚不回来了?

默默地猜测着,傅晋深的思绪,却被一阵响亮的电话声打断了。

这些天里,房间里的电话从来没响过,这次会是谁?

傅晋深走过去,接起电话,电话中却传来恐惧的声音。

“别过来!别过来!”

书评(166)

我要评论
  • 着血,&计要出

    现在他的身上都湿透了,伤口也流着血,不及时处理估计要出大事。

  • 然后又&。

    言初也不想和他继续纠缠下去,所以松开了自己的手,然后又在他的背上踹了一脚。

  • ,只不&过,他

    停顿了一会儿,男人冷冽的声音再次传来,只不过,他却拒绝了言初的好意。

  • 他是真&这样的

    那个小混混的身子瞬间往前倾,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他是真的没想到,这么一个看起来柔弱的女人,居然有这样的本事。

  • 地抬起&手,一

    伸出手,言初下意识想要看清男人的样子,可是就在这一瞬间,那个男人却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猛地抬起手,一把挡开了言初的手。

  • &放了我

    小混混一脸痛苦,不断地点头:“是是是,知道错了!放了我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