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时间后,言初洗完澡从肥皂洗手间里走了出。她擦着头发,脸上带着几分疲倦,缓缓地晃荡到了客厅里,却意外发现傅晋深正厨房里忙着什么。鉴于这个男人的厨艺,言初立刻走了过去的,就看见傅晋深正望着一锅未明物体在深入研究些什么似的。“这是什么?”言初指了指那锅她擦着头发,脸上带着几分疲惫,缓缓晃悠到了客厅里,却发现傅晋深正在厨房里忙着什么。。...

一段时间之后,言初洗完澡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

她擦着头发,脸上带着几分疲惫,缓缓晃悠到了客厅里,却发现傅晋深正在厨房里忙着什么。

鉴于这个男人的厨艺,言初马上走了过去,就看到傅晋深正看着一锅不明物体在研究些什么似的。

“这是什么?”言初指了指那锅东西,询问。

“姜汤啊。”傅晋深理所当然地回答着。

听到这个答案,言初却愣了好几秒。

她又仔细看了看那锅里的东西,显然有些欲哭无泪了。

这水里的确放了几块姜,而且还是一整块的那种。

不过,她倒是很好奇,这“姜汤”的做法,他到底是跟谁学的?

言初默默叹了口气,然后在心里已经有了个明确的想法,看来以后,还是不能让这个男人进厨房了。

“你先去洗澡吧,我来弄。”

言初说着,就一脸嫌弃地将傅晋深推出了厨房。

“我不是做好了吗……”

“是是是,不过你还是先去洗澡吧,免得感冒了。”

傅晋深没办法,直接被言初推到了洗手间门口,而言初回到厨房之后,看着那一锅加了几块姜的水,满脸都是无奈的神情。

算了算了,还是她自己来吧。

言初将厨具清洗了一下,准备重新煮点东西。

没过多久之后,傅晋深也洗完了澡,从屋里出来了。

因为之前傅晋深要留下来住,所以言初特意出去给他买了几件换洗的衣服。

虽然那些衣服不贵,但穿在傅晋深的身上,却一下子有了种上档次的感觉。

不得不说,颜值大于天啊!

言初看着缓缓走向自己的男人,不禁有些失神,不过她还是很快缓了过来。

刚才傅晋深去洗澡的时候,她已经重新准备了姜汤,另外还给他们每人煮了一碗面。

“过来吃东西吧。”

言初的声音一出,傅晋深也不急不缓地渐渐靠近着,而且他还真的饿了。

吃过东西之后,两人准备休息,言初也自动向飘窗的方向走过去

只是,傅晋深的声音却突然传了过来。

“你去睡卧室。”

听到这句话,言初的脚步停住,她侧过身子,一脸好奇地看向那个男人。

“傅先生现在居然这么好心?”

男人并不说话,则是主动走到了飘窗边。

而言初也没有拒绝男人的好意,不管怎么样,当然还是床睡得舒服。

看着女人进了卧室,傅晋深也坐在了窗边。

此时,屋外的雨还是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越来越大的雨声,在傅晋深的耳边徘徊,他靠在墙边,整个人有着一种慵懒的感觉。

这么轻松的感觉,是他很久没有感受过的。

只是,这样的氛围没过多久,就被开门的声音打破了。

听到声音,傅晋深抬起头,又看到换了睡衣的言初正朝着自己的方向走过来。

“还不睡?”他微微抬头,随口问了一句。

“最近天气转凉,给你加条毯子。”

说着话,言初便走到了傅晋深的身边,将手中的绒毯放在了一边。

“谢谢。”

男人的话音刚落,言初就不自觉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男人皱眉。

“没事,只是很少听到傅先生说‘谢谢’。”

下一秒,言初便转过身,朝着自己的卧室走去。

书评(252)

我要评论
  • “你是&”她出

    “你是华人?”她出声询问,可是却没有得到男人的回答。

  • 了,伤&计要出

    现在他的身上都湿透了,伤口也流着血,不及时处理估计要出大事。

  • 她蹲下&峻中却

    她蹲下身子,细细凝视着男人的面孔,冷峻中却带着几分苍白。

  • 看那个&自觉地

    说完这句话,言初撇过头,又看了看那个靠在墙边的男人,手上的力道又不自觉地紧了紧。

  • 混混的&的没想

    那个小混混的身子瞬间往前倾,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他是真的没想到,这么一个看起来柔弱的女人,居然有这样的本事。

  • 细细看&了不轻

    刚才言初看得不真切,现在细细看来,这个男人的确受了不轻的伤,也不知道是谁把他伤成这样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