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两个人从商场里出的时候,外面又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望着被雨水打湿的地面,言初摇了摇摇头,只得在心中默默的叹了口气。上次出的很急,他们两个人都也没带伞,但是现在的天空中的雨越下越大,现在的明显是回不去了。虽然商场离公寓离,但淋着雨走回家去肯看着被雨水打湿的地面,言初摇了摇头,只好在心中默默叹了口气。。...

等到两个人从商场里出来的时候,外面又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

看着被雨水打湿的地面,言初摇了摇头,只好在心中默默叹了口气。

刚才出来的比较急,他们两个人都没有带伞,可是现在天空中的雨越下越大,现在明显是回不去了。

虽说商场离公寓不远,但淋着雨走回去肯定是会湿透的,所以站在商场门口思考了一会儿,言初最后还是决定,两个人打车回家。

“算了,我去叫辆车吧。”

而对于这个提议,傅晋深也是赞同了的,他点点头,倒是自己主动说:“我去吧。”

而言初也没矫情,就这么站在原地等待着。

不过,这里打车可比国内难了不少,所以过了好一会儿的时间傅晋深才打上车。

“我们上车吧。”

说着,傅晋深已经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然后挡在了言初的头顶。

感受到男人的动作,言初不经意地抬起了脑袋,回过头看向他。

“你……”

而傅晋深则是打断了她的话,用手臂揽住了她的肩膀。

“快走吧。”

只是,这说话的声音中却带着极尽的柔意。

言初微微一愣,在停顿了几秒之后回过神,然后点点头。

就这样,言初在傅晋深的臂膀中,上了那辆车。

狭小的车厢中,放着一首爵士乐,言初和傅晋深坐在后座,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窗外的雨不停地拍打着车窗。

此刻的空气中,似乎夹杂着一种不同寻常的气味。

没多久之后,车子驶到了言初家的公寓门口,她拿出现金付钱,而傅晋深则是和之前一样,揽着女人的臂膀和她一起往屋里走着。

只是,感受着男人身上传来的温度,言初却有些不自在。

她尴尬地转过头,支支吾吾地说:“雨不大,我自己走就行了……”

简单的一句话,却完全被傅晋深否决了。

“拿好东西,别乱动。”

听着男人不容拒绝的声音,言初只好乖乖闭上了嘴,然后窝在男人的臂膀下,渐渐往屋里走着。

好在,外面的雨并没有那么大,看着男人的样子,言初也稍稍放了心。

三分钟的时间不到,两个人就回到了公寓中。

言初放下手中的东西,赶紧去洗手间找了毛巾,然后递到了傅晋深的面前。

“擦干。”

想到刚才两个人之间的互动,言初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还挺绅士的。

而傅晋深看到言初的模样,也提醒了一句:“你也一样。”

他将眼神落在言初身上,示意着她也该换身衣服了。

虽然刚才傅晋深将她保护的很好,但还是抵不过雨水的洗礼,言初的身上还是零零散散被淋湿了几块。

“那我先去洗澡,你等我一下。”言初擦了擦头发,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随即,男人的唇角泛起一抹笑容,轻轻点了点头。

“好。”

只是,在关上那扇门之后,言初却突然意识到了有些不对劲。

她说的这句话,怎么这么有歧义?

想到这里,女人的面颊上不禁多了一丝红晕。

书评(271)

我要评论
  • 起了自&地盯着

    下一个刹那,男人艰难地抬起了自己的头,那双墨黑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言初的面孔。

  • 轻轻在&上。

    轻轻在心里叹了口气,言初又忍不住把视线落在了那个虚弱的男人身上。

  • 地站起&的表情

    碍于言初在场,那个小混混也不敢再嚣张,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带着一抹不甘心的表情,快步往外面跑去。

  • 处理估&大事。

    现在他的身上都湿透了,伤口也流着血,不及时处理估计要出大事。

  • 个男人&。

    言初又一次伸出手,想要把男人从地上拖起来,可是那个男人却再次躲开了她的手。

  • &间往前

    那个小混混的身子瞬间往前倾,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他是真的没想到,这么一个看起来柔弱的女人,居然有这样的本事。

  • 声音再&了言初

    停顿了一会儿,男人冷冽的声音再次传来,只不过,他却拒绝了言初的好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