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又在商场里逛了一会儿,但是就在这么暂短的时间里,傅晋深了引得了不少女人的视线。果真,长得帅但是有好处的。“傅先生,你以后出门时的时候能不能够带个口罩?”言初都忍疯狂吐槽了一句。陆迹轻轻地侧过身,自然而然也明白言初在说什么。他轻轻地说起嘴角,用迷恋果然,长得帅还是有好处的。。...

两个人又在商场里逛了一会儿,可是就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傅晋深已经引来了不少女人的视线。

果然,长得帅还是有好处的。

“傅先生,你以后出门的时候能不能带个口罩?”言初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陆迹微微侧过头,自然也知道言初在说什么。

他轻轻提起嘴角,用着迷人的声音回应。

“怎么?你这是吃醋了?”

“我吃什么醋?我是怕你引来什么危险人物,给我带来麻烦。”

言初冷哼一声,表示并不想搭理这个男人。

傅晋深倒也不介意,他微微挑了挑眉:“那你这是关心我了?”

“请问你从哪句话听出来我在关心你了?”言初再次无语。

之前那个男人不是挺高冷的吗?现在这么一副痞痞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无奈地瞥了男人一眼,言初不禁加快了脚步。

只是,当他们准备出去结账的时候,却在前台遇上了言初的房东阿姨。

因为房东阿姨也住在附近,所以她也常常来这里的商场。

看到言初,房东阿姨立刻很热情地走了过来:“Syria,好巧啊,这是你的男朋友吗?”

幸好房东阿姨叫的是言初的英文名字,所以她隐瞒自己姓名的事情没有暴露。

不过,当言初正松了口气的时候,却突然发现有点不对劲……

男朋友?这是什么鬼?

“威尔太太,你误会了……”

倒是房东阿姨,却是一副过来人的样子,笑着拍了拍言初的肩膀。

“小姑娘不用不好意思,我懂得。”

“.…..”

看到房东阿姨看向自己和傅晋深的眼神,言初到嘴边的话却突然止住了。

现在是什么情况?

“威尔太太,真的是你误会了……”

“好了,我知道你有些害羞,不过不用不好意思。”

看着房东太太这么坚然的态度,言初突然自己这样解释是越描越黑,所以索性就不说了。

算了算了,以后等这个男人走了误会自然就解除了。

只是,当言初的脑海中突然想到傅晋深要离开时候的情景,她的眸光不禁闪了闪。

这么算来,傅晋深在她家住了也快一个月了,这些时间的相处中,言初似乎越来越习惯这个男人的存在了。

如果,这个男人突然离开的话……她会不会有些不适应?

一有了这个想法,言初立刻摇了摇自己的脑袋,让自己摒弃这个想法。

这个男人不过就是自己之前好心“捡回来”的,怎么可以有这么多留恋呢?

猜想着傅晋深的身份,言初也再一次警告自己,这样的男人,不会是好惹的。

“云深?云深?”

就在言初思绪乱飞的时候,身边的傅晋深却突然唤了好几声。

只是,因为言初不太习惯这个称呼,所以迟钝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怎么了?”

“在想什么?”男人追问。

“没事,我们去结账吧。”言初立刻转移话题。

而傅晋深也没多问,倒是言初又后知后觉地问了一句。

“刚才别人误会我们的关系,你怎么不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的?”男人反问一句,眸底划过一丝笑意,继续往前走去。

“哎,你等等我。”

言初没办法,只好跟了上去。

书评(461)

我要评论
  • 的身上&不及时

    现在他的身上都湿透了,伤口也流着血,不及时处理估计要出大事。

  • 了那个&上。

    轻轻在心里叹了口气,言初又忍不住把视线落在了那个虚弱的男人身上。

  • 了自己&然后又

    言初也不想和他继续纠缠下去,所以松开了自己的手,然后又在他的背上踹了一脚。

  • 不过,&摇了摇

    不过,感觉到男人刚才对自己的警惕,言初还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 己的头&面孔。

    下一个刹那,男人艰难地抬起了自己的头,那双墨黑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言初的面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