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着男人的问题,言初的神情看出来很简单轻松,貌似傅晋深,整个人看出来有些严肃认真。轻轻抬头,她对上男人的双眸,眉眼间又多了几分笑意。“怎么?傅先生是被我深深的感动到了吗?”言初顽皮地问了一句。实际上,当年遇上傅晋深的时候,言初是迟疑过的,但最后但是可以选择微微抬起头,她对上男人的双眸,眉眼间又多了几分笑意。。...

回答着男人的问题,言初的神情显得很轻松,倒是傅晋深,整个人看起来有些严肃。

微微抬起头,她对上男人的双眸,眉眼间又多了几分笑意。

“怎么?傅先生是被我感动到了吗?”言初调皮地问了一句。

其实,当初遇到傅晋深的时候,言初也是犹豫过的,但最后还是选择救了他。

而且,她也清楚,那个只会趁火打劫的小混混,实力应该也是不堪一击的。

事实证明,她猜对了。

对于言初的话语,傅晋深也很快做出了回答。

“是,感动到想要以身相许了。”

男人视线低垂,看着言初的表情,嘴角上也挂着一丝笑意。

而看到这抹迷人的微笑,言初差点都沉沦了,她微微一顿,一时间竟然忘记了反应。

她明明是想要调侃傅晋深一句的,可是现在却有了被那个男人反将一军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迟疑了一会儿,言初才缓过神。

她放下手中的筷子,起身,像是要转移话题的样子。

“我吃饱了,你待会儿记得收拾一下。”

听了这话,傅晋深也没拒绝,而是低着头继续用餐。

只是,现在的他少了刚来这里时的冷漠,唇角间时不时多出来的笑容也显得十分柔和。

当他收拾完东西,准备回卧室的时候,却发现言初已经拿上了自己的包,好像又要出门的样子。

“你又要去哪儿?”

不会又是去见什么朋友吧?

后面的这句话,傅晋深没有问出口,只是他的眼神却显得有些凌厉。

“冰箱里东西没了,我们光吃不用补货啊?”言初一副无奈地看向男人,“现在正好商场还没关门,我去买点东西。”

说完,言初就往门口走去。

只是这一次,傅晋深却径直跟了上去。

“我和你一起。”

听到这话,言初转过头有些吃惊地看向男人:“你能出门?”

之前的一段时间里,傅晋深一直待在公寓里,而言初也猜出了大概,他这样可能是要躲避那些对他不利的人。

只是,现在这个男人居然主动提出要和她一起出门?

和言初相比,傅晋深的神情却显得很轻松:“当然。”

算了,既然他都这么说了,言初也不好再拒绝。

再说了,多了一个帮自己拎东西的人,何乐而不为呢?

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门,来到了公寓附近的商场中。

言初推着购物车,在商场里选购东西,而傅晋深跟在她身边,也完全没把自己当外人,看到有兴趣的就往购物车里放。

看着渐渐堆起来的货品,还有那些商品的价格,言初更是一脸无语的表情。

这男人怎么专挑贵的拿?

“傅晋深!”

“怎么?”男人一脸无辜地回头。

“这些东西的价格你看了吗?”

“当然。”

听到这么理所当然的回答,言初更是无奈了。

“傅晋深,我们的预算有限!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败家?”

听到这句话,傅晋深拿着商品的手刹那间一顿,也没将那个东西再放进购物车里。

不过,“败家”这个词,他怎么听着那么顺耳呢?

书评(400)

我要评论
  • 倾,一&倒在了

    那个小混混的身子瞬间往前倾,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他是真的没想到,这么一个看起来柔弱的女人,居然有这样的本事。

  • 说完这&道又不

    说完这句话,言初撇过头,又看了看那个靠在墙边的男人,手上的力道又不自觉地紧了紧。

  • 男人从&。

    言初又一次伸出手,想要把男人从地上拖起来,可是那个男人却再次躲开了她的手。

  • 心里叹&,言初

    轻轻在心里叹了口气,言初又忍不住把视线落在了那个虚弱的男人身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