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言初起了个早,准备好去去上班。只但是,还没等她出门时,傅晋深就走了回来。他看见女人一副要出门时的样子,皱眉头问着:“去去上班?病好了吗?”“不去上班也没饭吃啊。”言初顺口提问了一句,就再打开门走了回去。实际上,她现在的这么忙绿也是为了那个孩子的医药费。而言初起了个早,准备去上班。。...

隔天。

言初起了个早,准备去上班。

只不过,还没等她出门,傅晋深就走了过来。

他看到女人一副要出门的样子,皱眉问道:“去上班?病好了吗?”

“不上班没有饭吃啊。”言初随口回答了一句,就打开门走了出去。

其实,她现在这么忙碌也是为了那个孩子的医药费。

而听了言初的话之后,傅晋深也没多说什么。

他透过窗户看向屋外的言初,她,真的这么缺钱吗?

下一秒,傅晋深已经走近卧室,然后拿出了那台被他“征用”的电脑。

他输入一条链接,里面就跳出来了一个对话框,而傅晋深则在对话框中打上自己想要传达的话,很快就得到了回复。

“情况如何?”

“人已找到,现在被关在临城的山庄里。

“好。”

…….

简单联系了几句之后,傅晋深关上了对话框,眉眼变得深沉了许多。

傅家那边的人,他已经联系上了,按照正常情况,他早就已经可以回去了。

而且,现在他身上的伤并没有什么大碍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想在这里多住几天。

就当是鬼使神差吧,傅晋深浅浅一笑,合上了电脑。

时间又过了好几个小时。

等到言初下班回来的时候,外面的天早就暗了下来。

只不过,和以往不同的是,这天言初回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家的餐桌上摆满了美食,而且都十分可口诱人的样子。

看到这些吃的,言初更是惊讶了:“这些都是哪来的?”

说这话,她将自己的视线望向了坐在一边的傅晋深。

只是,当她看到男人那个眼神的时候,心中已经猜测到了什么。

“这些不会都是你叫的外卖吧?”

男人并不说话,但算是默认了。

“我就说嘛,你也不会做。”

不过,看到满桌的美食,言初差点吐血了,两个人有必要叫这么多吃的吗?

而且……这个男人现在身无分文,这些都是花了她的钱吧?

前几天,言初怕傅晋深自己在家里饿死,所以给了他一些钱,可是没想到他用得这么快。

而看到言初这么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傅晋深却有些不满意。

他轻咳了咳,傲娇地扬了扬脖子。

“不想吃就算了。”

“吃吃吃,我正好饿了。”言初说完,直接在傅晋深身边坐了下来。

这些花的可都是她的钱,她凭什么不吃?

虽然有些心疼,但言初还是发现,傅晋深的眼光还是不错的,而且,这些菜大多都符合她的口味。

言初把桌上的美食都尝了个遍,心情也好了不少。

吃到一办,傅晋深的声音却突然传来了过来。

“你那天,为什么会救我?”

男人的声音很好听,言初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抬起头来看向坐在自己身边的人。

“什么?”

她刚才只顾着吃东西了,所以反应慢了些。

傅晋深倒也不着急,他无奈地摇了摇头,重新问了一遍。

“我说,你那天为什么会来救我?”

她就这么一个女孩子,见到那种小混混难道都不害怕的吗?

终于听清楚了问题,言初拿过纸巾擦了擦嘴,回答:“我也不想啊,谁叫我正好路过呢,不小心就英雄救美了。”

“英雄救美?”傅晋深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我这是在夸你好看。”

“.…..”

男人的脸上多了几条黑线。

书评(144)

我要评论
  • 到了言&初的话

    而那个男人似乎是听到了言初的话,不再阻拦她的动作,言初也简单地检查了一下他身上的伤口。

  • 道又不&自觉地

    说完这句话,言初撇过头,又看了看那个靠在墙边的男人,手上的力道又不自觉地紧了紧。

  • 起了自&地盯着

    下一个刹那,男人艰难地抬起了自己的头,那双墨黑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言初的面孔。

  • 一会儿&了言初

    停顿了一会儿,男人冷冽的声音再次传来,只不过,他却拒绝了言初的好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