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上次言初带着那个男人出门时后,傅晋深就始终站在窗边,仔细观察着两个人的一举一动。但是,那个女人竟然主动搭上了男人的手臂?还一副很开心的样子?两个人的笑容,在傅晋深的确却有些憎恶。他眼眸深邃,脸上的表情更是多了几分阴霾。许久之后,他一把拉上窗不过,那个女人居然主动搭上了男人的手臂?还一副很高兴的样子?。...

自从刚才言初带着那个男人出门之后,傅晋深就一直站在窗边,观察着两个人的一举一动。

不过,那个女人居然主动搭上了男人的手臂?还一副很高兴的样子?

两个人的笑容,在傅晋深看来却有些厌恶。

他眼眸深沉,脸上的表情更是多了几分阴霾。

许久过后,他一把拉上窗帘,转身进了屋。

而屋外,言初和陆亦的交流还在继续着。

刚才听到了一个很好的消息,言初脸上的笑意一直都没有停止过。

因为这个艾尼医生,真的对他们很重要。

其实,言初有个关系不错的朋友,那个朋友也是她学校里的学姐。

只是,学姐去年未婚先孕,生了个孩子,现在那个孩子生了病,而言初一直在外面打工,也是为了给孩子凑医药费。

毕竟,之前在学校的时候,学姐对言初很好,而且还给了她很大的帮助,现在学姐出事了,言初也是在尽力帮忙。

现在好不容易联系到可以给孩子治疗的医生了,言初激动些也是难免的。

“真是谢谢你了,陆亦!”她真诚地道着谢。

陆亦温暖地笑着:“不用客气,学姐也是我的朋友。”

不过,想到言初家里住着个男人,总归是有些不方便的。

所以,陆亦又好心提议道:“不过,你一个女生,家里住着个大男人也不方便,要不让你朋友去我那里住吧。”

话音刚落,言初的表情瞬间就变得僵硬了一些。

想到傅晋深之前的遭遇,她还是有很多顾虑的,所以也就拒绝了。

“不用了,反正他过几天就走了。”

“真的没关系吗?”

“没关系,不过还是谢谢你的好意,还有,谢谢你来告诉我这个好消息。”

“别太客气,我们不是朋友吗。”

“对啊,因为是朋友所以才要谢谢你啊。”言初微微一笑。

看到言初如此坦然的态度,陆亦却显得有些不自在了。

他微微抬起头,用着十分认真的眼神看到言初:“言初……其实我……”

“其实什么?”言初随口应了一句,然后又眨了眨眼睛,关切地说,“好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回去吧。”

凝视着女人脸上带着些纯真的笑脸,陆亦在犹豫之后还是点了点头:“好,那我就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嗯,晚安啦。”言初笑着朝陆亦摆了摆手,迈着步子就朝着公寓走过去。

而在言初转身进屋的时候,陆亦的视线却一直恋恋不舍地停留在她的身上。

有些话……他还是没勇气说出口。

只是,这些没勇气说出口的话,其实言初早就猜到了。

但对于陆亦,言初根本没有超出同学之外的情感,所以她也不能给予回应。

无奈地撇撇嘴,言初若无其事地回到了屋里,却看到傅晋深一脸冷漠地坐在沙发上。

这个男人刚才还好好的,现在怎么看起来脸色不太好?

虽然带着些疑惑,但言初也不敢多问,她只是淡定地从男人身边路过,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径直去了厨房。

现在,还是填饱肚子重要。

书评(236)

我要评论
  • 而那个&,言初

    而那个男人似乎是听到了言初的话,不再阻拦她的动作,言初也简单地检查了一下他身上的伤口。

  • 都湿透&了,伤

    现在他的身上都湿透了,伤口也流着血,不及时处理估计要出大事。

  • 刹那,&瞬不瞬

    下一个刹那,男人艰难地抬起了自己的头,那双墨黑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言初的面孔。

  • 住把视&上。

    轻轻在心里叹了口气,言初又忍不住把视线落在了那个虚弱的男人身上。

  • &次传来

    停顿了一会儿,男人冷冽的声音再次传来,只不过,他却拒绝了言初的好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