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暂休息了一段时间,言初完全恢复了许多,烧了退了,但是身体还有些虚弱无力。因为不能够去工作了,因为她和店里的老板打了一个电话请假一天,而那个老板也很贴心地叮嘱她要好好的短暂休息。算了,就当给自己放天假吧。言初默默的心里想,了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准备好看会儿电视,而傅晋因为不能去工作了,所以她和店里的老板打了一个电话请假,而那个老板也贴心地嘱咐她要好好休息。。...

休息了一段时间,言初恢复了许多,烧已经退了,可是身体还有些虚弱。

因为不能去工作了,所以她和店里的老板打了一个电话请假,而那个老板也贴心地嘱咐她要好好休息。

算了,就当给自己放天假吧。

言初默默想着,已经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准备看会儿电视,而傅晋深则是坐在她的身边。

刚才,傅晋深借了她的电脑,好像一直在研究什么,不过言初也没多问。

只是,她刚坐下没多久,屋外的门铃却响了起来。

言初本来想起身去开门,可是傅晋深的动作却快了她一步,直接走到了门口。

他打开门,看到的是一个男人的身影。

“你是谁?”

看到傅晋深,那个男人在不经意间皱起了眉头,一脸疑惑的模样。

而傅晋深看到来人,态度也不是很好,他沉着眉眼,反问:“你又是谁?”

瞬时间,两个人视线碰撞在一起,那眼神中像是带着几分敌意。

那个男人也没有回答傅晋深的问题,而是继续追问道:“你到底是谁?怎么会出现在……”

男人的话还没说完,在客厅内听到声音的言初就已经走了过来。

她看到两个人像是在对峙的样子,急忙走到了他们身边,打断了男人的话。

“陆亦,你怎么来了?”

她的真名,差点就要被说出来了。

而这个叫做陆亦的人,是言初的同学,他们认识已经好多年了,关系也算熟悉。

听到言初的问题,陆亦才收回了自己的视线,态度也稍稍柔和一些。

“我刚才去店里找你,发现你不在,电话也打不通,所以过来看看。”

“这样啊……”言初点点头。

不过,陆亦的疑问还在继续:“这个男人是谁?他怎么会出现在你家?”

“他啊……他是我的房客。”

言初用眼神瞥了一眼身边的傅晋深,随口给他找了个称呼。

只是,当傅晋深听到“房客”这个称呼的时候,眼神却微微闪烁了一下。

这个称呼,他似乎不太满意。

但言初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而是直接拽住了陆亦的袖子,对着他说:“好了,我们先去外面聊吧。”

说完,她就直接带着陆亦出去了,而傅晋深站在门口,看着离开的两人,神情却变得严肃了起来……

屋外,言初和陆亦面对面站着。

“言初,他真的是你的房客?”陆亦明显不是很相信。

而言初看到男人的眼神,也知道这样的烂借口骗不过他,所以……她又重新找了借口!

“其实,他是我的一个朋友,他来这里孤苦伶仃没地方住,所以我就收留了他几天。”

其实,言初也知道,关于傅晋深的事她不能透露太多,所以她又开始找别的话转移话题。

“对了,刚才我没看手机,让你担心了,实在是不好意思。”

面对言初诚恳的态度,陆亦也没有多想,只是点点头:“没事,我听店长说你生病了,现在怎么样了?”

“已经好多了。”

“那就好。”陆亦点点头,他展露开笑容,带着点兴奋地说,“我来也是想告诉你,我联系到艾尼医生了!”

“真的吗?那太好了!”

听到这个消息,一像冷静的言初也忍不住激动了起来。

下一秒,她立刻拽住了陆亦的胳膊,一脸笑意的模样。

而这个画面,正好落入了傅晋深的眼中。

书评(340)

我要评论
  • 语,言&初才发

    听到熟悉的话语,言初才发现,原来这个人和自己来自同一个国家。

  • 边,还&带着几

    “别碰我!”男人沙哑的声音传到言初耳边,还带着几分警觉。

  • 句话,&言初撇

    说完这句话,言初撇过头,又看了看那个靠在墙边的男人,手上的力道又不自觉地紧了紧。

  • 言初思&?我送

    言初思考了一会儿,还是打算先送男人去医院,于是,她又开口:“能走吗?我送你去医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